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1679章 聽鬆軒(1)

時間:2019-10-18作者:黃楓雨天


冰三重似乎對這依山傍水的酒樓很熟悉,進去之後,店老板左一聲三爺,右一聲三爺,差點沒跪著說話。


店老板安排風景最好,空氣最好的靜寂小包廂給三人吃飯。


冰三重對這種奉迎非常受用,特別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麵前,感覺十分有麵子。


可惜孤月一直都態度不鹹不淡,葉雄更是一直都在翻白眼。


“三爺,這是您禦用的閣樓,沒有任何人來過,我每天都派人來打掃,天天盼星星盼月亮,今天總算把你盼來了。”店老板點頭哈腰地說道。


金丹修士太有地位了,在哪都是大爺,動動手指,都能將這聽鬆軒給毀了。


走進吃飯的樓閣,冰三重四下看了一下,轉身問:“孤月,你覺得這裏怎麽樣?”


“隨便就行了。”孤月淡淡地說道。


“店家,把我以前留下的菜譜,都給上一份,弄好吃一點,孤月仙子是第一次來。”


“三爺你放心,我一定讓咱們這裏最好的大廚給你們弄,你們先坐一下。”


店老板說完,這才彎著腰走了出去。


冰三重走到桌邊,拉一張椅子坐下,正想跟孤月說什麽,突然發現葉雄這個電燈泡在旁邊,當下說道:“孤月,咱們好久沒見麵,聊的事情挺多,這小子在旁邊聽著不方便,讓他滾遠一點吧?”


滾你麻痹,葉雄內心罵道。


“不用了,這小子太猾頭,我怕他給逃了。”孤月道。


“你有雪蠶索,還怕他逃了不成?”冰三重笑道:“再說,就算他逃,能逃得過咱們兩大金丹修士?”


“這家夥在半路說出他身懷《混沌歸元功》的事情,現在有很多人對他虎視眈眈,不排除有其餘的金丹修士會過來將他抓走,還是將他留在身邊經較穩妥。”孤月說。


既然她都這麽說,冰三重也不好再將葉雄趕出去。


隻是這麽一個大燈泡在身邊,著實讓他很不爽。


葉雄掃了眼冰三重,再看看孤月,已經將兩人的關係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郎有情,女無意,這冰三重也夠苦逼的。


如果孤月對他有意思,可以把自己趕出去,拉著雪蠶索就行了,也不怕自己逃了。


她將自己留在這裏,就是不想跟他單獨相處。


“孤月,這次回皇城,咱們再去一趟望江樓如何?”冰三重問。


“族裏還有事情要處理,如果不是為了水月的事情,我也不會急著離開。送他給水王之後,我還要急著趕回族裏呢!”孤月說道。


葉雄在旁邊站得久了,走到桌子旁邊,想坐下來。


“誰讓你坐了?”冰三重瞪了他一眼。


葉雄嘴角抽了抽,又走到牆邊站著。


“去一趟望江樓,花不了多少時間。”冰三重目光落到孤月臉上,繼續說道:“還記得嗎,咱們第一次見麵就在望江樓,我這輩子都不會忘……”


“我終於失去了你,在擁擠的人群;我終於失去了你,當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榮。”


葉雄挨在牆上,突然大聲地唱起了歌。


“你閉嘴?”冰三重大怒。


“我隻不過是唱個歌而已,招誰惹誰了?”葉雄翻翻白眼,繼續唱了起來:“啊……,我終於失去了你,在擁擠的人群中……”


冰三重氣得肺都快爆了,如果不是要帶他回去水國,他真恨不得一掌滅了這個混蛋。


他什麽歌不唱,偏偏唱這樣的歌詞,這是故意罵自己,一輩子都追不到孤月嗎?


“你再敢唱,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信不信?”冰三重怒道。


“三王爺,別跟他一般計較。”孤月還巴不得葉雄搗亂,省得她又得聽那麽肉麻的話。“咱們吃飯,他愛唱,讓他唱個夠。”


冰三重壓住內心的怒氣,瞪了葉雄一眼。


接下來,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冰三重一直都想聊能跟孤月增進關係的話,偏偏葉雄這個大燈泡在身邊,他怎麽都說不出口,那怕說出口,孤月也不鹹不淡地轉移話題。


沒多久,飯就上桌了,滿滿的一桌,十分豐盛。


那些菜有素有肉,看得葉雄口水都流了下來。


可惜,冰三重根本不可能讓他過來吃,看得葉雄心裏一陣陣煩躁。


他索性拿出竹笛,坐在地上,吹了起來。


這一次,他吹的是《凡心大動》,那歡快的笛音,瞬間從洞管傳出去。


這是一首歡快,自由,瀟灑不羈的曲子,跟他此刻的處境完全不同,在竹笛的吹奏下,別有一番悠幽的感覺。


透過笛聲,他在謾罵,傾訴著不公。


孤月吃了片刻,突然放下筷子,將葉雄手上的雪蠶索解開,隻綁住一隻手。


“笛聲吹得那麽幽怨,好像虐待你似的,過來吃點東西了吧!”


她居然能聽到自己曲中表達的意思?


葉雄大喜,連走過去,一屁股在她身邊坐下來,笑道:“多謝孤月前輩,你真是個好人,比起一些道貌岸然的人好多了。”


冰三重的臉黑了,如果不是孤月在身邊,他早就發作了。


“孤月前輩,一會我給你幾首曲子,是我家鄉最好聽的,你一定會喜歡。我這幾天也想清楚了,我不怪你,要怪就怪在咱們立場不同,就算你不抓我,也會有道貌岸然的人來抓我,相比起來,被你抓住,我覺得反而是種福氣。”葉雄一邊吃菜一邊說道。


這話說得很有藝術,也很容易接愛。


“你明白就好。”孤月點了點頭:“要怪就怪在你殺了冰樓,如果你不是殺了冰樓,我也不會抓你。通過幾天相處,我發現你這人,也並不是十惡赦的人。”


“我哪是什麽十惡不赦的人,如果不是冰樓幾次想廢我,要讓我身敗名裂,我也不會殺他。”葉雄道。


冰三重在旁邊看著,又是嫉妒又是恨,臉色有些寒了。


葉雄明明是個囚犯,但是他發現孤月跟他說話,比跟自己說話還要暖,這讓他很受傷。


“此刻前去水國,見到水王的時候,好好說話,水王是個明事理的人,如果你表現得好,或許還有一絲生機。”孤月叮囑。


“孤月前輩,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葉雄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