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1673章 被擒(3)

時間:2019-10-18作者:黃楓雨天


“孽畜,你休想騙我,納命來。”孤月說完,就想動手。


“慢著。”葉雄一揮手,急道:“你不相信我,可以問水月,她最清楚。”


“我是絕對不會相信你的鬼話的。”


孤月哼了一聲,殺氣大盛。


葉雄臉色大變,急道:“你殺了我,就不怕水月恨你一輩子嗎?”


聽葉雄這樣說,孤月頓時就猶豫了。


葉雄正鬆了口氣,卻見孤月突然抬頭,說道:“哪怕水月真的懷了你的孩子,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我先把你殺了,孩子我們自己會養。”


“孩子一出生就沒了父親,那麽可憐,你就忍心嗎?”


“我就是一出生沒了父親,有什麽不忍心的,習慣就好。”


孤月說完,釋放出強大的氣勢,一掌朝葉雄拍過來。


強大的威壓,讓周圍的空氣,都幾乎凝固起來。


“打就打,我還怕你不成?”


葉雄見忽悠不成,咬咬牙,施展《梵聖功》,再變身不破金身。


半空出現一個巨大的佛像虛影,隨著葉雄一掌拍出,那佛像虛影也跟著一掌拍出。


“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孤月冷哼一聲,氣勢加強了兩成。


轟!


兩鼓攻擊相撞,強大的威壓,蔓延出去,周圍變成一片廢墟。


葉雄的身體,就像被狂風卷過一樣,一連退出了幾百米,這才停了下來。


饒是他變了身,那冰雪之氣,依然刮得他牙齒咯咯,身體發寒。


好恐怖的風雪元氣。


“居然能扛住我一擊了,果然有點手段,但是你以為這樣就能跟我抗衡,笑話。”


孤月身體的氣勢,又上升了一層,恐怖之極。


“這女人的氣息,看樣子至少有金丹中期,跟她硬撼,隻有死路一條。”


“但是,不打的話,也隻有死路一條。”


葉雄自言自語,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麽辦才好。


就在這一瞬間,孤月的攻擊已經來到麵前,暴雪風雪夾雜著毀天滅地的殺氣,洶湧而來。


葉雄身體急促後退,險險躲過一擊。


孤月一擊不中,第二擊又來,根本就不給他有喘氣的時間。


葉雄狼狽不堪地躲著,幾個來回之下,他的身體已經弄出不少的傷。


孤月那些風雪攻擊之中,風就像利刃一樣,把在他的衣服上,劃出不少的口子,如果不是他有不破金身,早就遍體鱗傷了。


“老妖婆,你殺了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葉雄一邊躲一邊破口大罵。


“我連人都不怕,還怕你變成鬼?”孤月冷哼一聲,道:“哪怕你真的變成鬼,我也可以再殺你一次。”


“我死了,水月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你等著水月恨你一輩子吧!”


“哪怕她恨我一輩子,我也不會放過你。”


孤月說完,再次氣勢洶洶地殺過來。


葉雄目光落到她臉上,發現她目光並沒有望著自己,頓時奇怪地看著自己的身體。


原來,自己在剛才的打鬥之中,衣服已經被撕碎得不成樣子,露出結實的胸肌。


他情急之下,突然將身上的衣服一扯,全部扯斷,然後,將自己的褲子也脫了下來,隻穿著一條褲叉。


“救命啊,孤月仙子非禮我,救命啊!”葉雄破口大叫。


孤月連忙躲過目光,又是氣又是怒。


“無恥之徒,我今天非殺你不可。”


她身上的氣勢,攀登到了一個讓人不敢抗禦的地步。


葉雄咬咬牙,吼道:“來啊,你來殺我啊,我脫光光給你殺。”


說完,他作勢要將最後剩下的褲叉給脫下來。


孤月見狀,連忙扭過頭去,不敢看他,怒道:“孽畜,無恥,我非殺了你不可。”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她還是不敢看葉雄的身體,隻是靠著感覺,一掌擊過去。


原來是個純潔的老妖婆啊!


葉雄連忙化成一道殘影,轉眼之間,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孤月不敢看葉雄,等了片刻,沒見他吱吱喳喳說個不停,頓時舉目望去,眼前哪裏還有葉雄的影子。


“想從我手裏逃走,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非殺你不可。”


孤月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朝其中一個方向逃去。


……


葉雄一口氣逃出幾十公裏,隻穿一連褲叉,就差點沒裸奔了。


見後麵沒有人追來,他這才鬆了口氣,落到森林之中,大口地喘氣。


他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套衣服穿上,嘴巴不停地罵著。


“這老妖婆,實力估計比愛羅莎都不差,還好是個老處女,不然小哥就完蛋了。”


他剛鬆了口氣,半空之中,一道冷冷地聲音傳來。


“你真的逃掉了嗎?”


葉雄頭皮炸開,正想逃跑,突然發現身體不能動彈了。


他這才發現,手腳不知道什麽時候被冰封住,孤月已經出現在了他麵前。


陰魂不散啊!


葉雄想哭了,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老妖婆手裏。


“你不是很能逃嗎,我現在就看看,你還怎麽逃。”孤月傲慢地說道。


到現在這份上,葉雄反而平靜了下來。


經過幾次逃走,現在他基本已經斷定了,他根本無法從孤月手中逃走,既然這樣,何不想辦法說服她。


孤月手中一道白光閃過,就像蛇一樣,落到葉雄手上,等他反應過來,手上已經纏了一條繩子。


這繩子通體雪白,帶著涼絲絲的感覺,他用力掙一下,發現白繩紋絲不動。


“別白廢功夫了,這繩子是雪蠶絲所鑄,哪怕是金丹修士被綁住,也休想逃掉。”


“前輩,你綁著我,這是準備去求證水月肚子裏是不是懷了我的孩子嗎?”葉雄問。


如果她想殺自己,現在動手就行了,根本就不動多此一舉,所以,葉雄突然間感覺有了活下去的機會。


“就這樣殺你,太便宜你了,我決定將你押往水國,交給水王發落。冰樓之死,水月脫不了幹係,把你交出去,正好洗脫水月的罪名。”孤月說道。


葉雄鬆了口氣,雖然他被帶回水國,可能下場會更慘,但是至少自己現在不用死,隻要不死,就有逃脫的機會。


問題是,怎麽樣才能從老妖婆手裏逃掉。


“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孤月看了他一眼,冷冷說道:“我勸你死了這條心,沒有人能從我手裏逃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