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154.第154章 妹妹(二更)

時間:2019-07-10作者:黃楓雨天


七年了。


足足七年沒見親妹妹葉洋洋了。


離家去當兵的時候,葉洋洋還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身體還沒發育,整天粘在自己後麵,像個跟屁蟲一樣。


沒想到一轉眼,她就長這麽大了。


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屬於高挑纖細型,氣質很安靜,像個鄰家女孩一樣。


她就站在那,一動也不動,像一雕像一般。


跟母親死之前,調皮搗蛋的性格,天地差別。


可以想象,母親死後,自己被一紙調書調去部隊,十一歲大的女孩就像完全沒有了主心骨,可見她的日子是怎麽過的。


看著那個安靜清冷的身影,葉雄眼淚流了下來。


當年一怒之下,七年來,除了來墓地探望過母親,從來沒踏進那個家門。


自己倒是瀟灑,可苦了妹妹。


她一個人孤苦伶仃呆在那個繼母的家,得受多少欺負啊!


此刻他真的很想上去跟她相認,隻是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跟她說什麽。


她會怪自己嗎?


會恨自己嗎?


這種種情緒,讓他根本就邁不開腳。


他隻能遠遠地看著妹妹的身影,從側麵可以看出,她長得很漂亮,就像她小時候一樣漂亮精致。


呆了半晌,葉洋洋踏著小碎步離開了,臨走前,葉雄分明看到她眼睛裏的淚水。


山邊停著一輛車子,注視著她走進車子離開,葉雄這才走到墓前。


“媽,不孝兒子來看你了……”


將花放到地步,葉雄心潮洶湧。


七年前。


江海集團被媒體爆出一件醜聞。


集團董事長葉遠東被狗仔隊拍到跟一位過氣的女星董旋在酒店開房,引出了外遇的話題。


豪門外遇的話題,在京城是常有事,但是接下事情,讓事態進一步發展。


葉遠東的結發妻子沈夢如,在新聞登出的第二天,在一場車禍中死亡,死亡的原因,可能是過度疲勞。據媒體報道,沈夢如死之前的一個小時,曾經跟丈夫在公司吵架,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這場吵架,影響了她的心情,導致分神開車,出了車禍。


一個多星期之後,媒體再次報道,葉遠東兒子葉軍闖進公司董事會,將正在開會的葉遠東暴打一頓,父親關係徹底破裂。


三天後,葉軍消失在公眾視線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葉遠東也隻字不提。


一年後,葉遠娶了過氣女星董旋,重新組織家庭。


董旋隨婚帶了一個女孩回來,改名叫葉同同,後來兩人又生了一個女兒,叫葉念。


七年過去,這件當初轟動一時的新聞,也漸漸被遺忘了。


“何叔,開車吧。”葉洋洋說道。


“七年了,風雨不變,小姐是我老何這輩子見過最真誠的人。”何叔感歎:“太太都過世這麽久了,隻有你永遠忘記不了她。那個同同,跟你差遠了。”


“何叔,在她麵前不要亂說,聽到了沒有,不然她又得找你麻煩了。”葉洋洋擔心地問。


“我就發發勞騷而已,那個小魔女,我可不想惹。”何叔說道。


“何叔,謝謝你每個星期抽時間陪我,不然我都不方便來看媽媽。”


“舉手之勞而已,老爺吩咐過,讓我聽從你的派遣。小姐,現在去哪?”


“回學校。”


“不回家嗎?”


“那個家,能呆得了嗎?”


車子在第一中學門口停了下來,葉洋洋下車,朝學校裏麵走進去。


“站住。”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洋洋沒有停下,繼續往前走。


一個頭發染成紫紅色,身上穿著非主流皮夾的女孩走了過來。她身後跟著幾名同樣另類打扮衣服的女生,擋住了她的去路。


“葉洋洋,我問你話呢,聾了?”帶頭的女孩說道。


“葉同同,你到底想怎麽樣?”葉洋洋轉過身問。


“叫姐姐,你的教養哪去了?”葉同同怒道。


“我沒有姐姐,隻有哥哥。”葉洋洋冷冷道。


“哥哥?”


葉同同大笑起來,拍了拍她那精致的臉蛋,笑道:“誰不知道你哥哥執行任務的時候掛了,殉職信都送回家了,我還親眼見過,你是不是想他想瘋了。”


“我哥哥沒死,他不會死。”葉洋洋大聲說道。


“醒醒人,別自欺人了。”葉同同捏著她的臉蛋。


“別碰我。”葉洋洋躲開。


啪,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頓時五根手指痕出麵在她臉上,高高地腫了起來。


“葉洋洋,我警告你,阮小彬是我的男朋友,你敢跟我搶,我不會讓你好過。”葉同同狠狠地說。


“阮小彬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憑什麽打我?”葉洋洋怒道。


“我管你那麽多,反正別再讓我看到阮小彬在你身邊,我絕對饒不了你……瞪什麽瞪,有種回去跟爸投訴啊,看看他是信你,還是信我?”


眼淚在眶裏打轉,葉洋洋捂住臉,咬著牙不讓眼淚流下來。


她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怯懦的一麵。


絕對不能。


“嘖嘖,真可憐,沒爹疼,娘死了,哥哥也死了,如果我是你,就跑到樓頂,跳下去死了算了,省得留在這世界上可憐。”葉同同嘲笑。


“我哥哥不會死的,總有一天,他會回來找我,保護我。”葉洋洋緊緊地捂著臉。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為逼死了我,就可以得到葉家的財產嗎,休想,在法律上,我占葉家財產的份額,永遠比你多得多。”


“臭婊.子,看我怎麽收拾你。”


葉同同被激怒,正想繼續動手,一位女生走了過來,連忙拉住她說:“同同,老師來了,別亂來。”


看到麵前走來的教導主任,葉同同連忙收手,臉麵裝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葉同同,你在幹什麽,又在欺負女生嗎?”陳主任怒問。


“主任,我是好學生,從來不欺負別人。”葉同同轉過身,狠狠地瞪了葉洋洋一眼,說道:“洋洋,告訴老師,你的臉怎麽了,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打的?”


葉洋洋捂著臉,一雙眼睛死死瞪著葉同同,一溜煙跑回宿舍。


“主任,她是同父異母的妹妹,我哪裏舍得打她。”葉同同嗬嗬笑。


“少油腔滑調。”陳主任指著她的頭發,怒道:“把頭發給處理了,不然別想進學校。”


“是,今晚馬上去弄。”葉同同點頭哈腰。


葉洋洋小跑回宿舍,整個人撲到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從床底下,摸出一張照片,上麵是她小時候跟哥哥的照片。


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


葉洋洋忍不住哭喊。


“哥,你為什麽還不回來,洋洋快來撐不下去了。”


(求推薦,評論,誰有散錢打賞一個,占個粉絲位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