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1194章 第1188 揭穿身份(5)

時間:2019-11-17作者:黃楓雨天


“女施主,請跪下。”老僧吩咐。


楊心怡沒有絲毫猶豫,跪了下去。


“看看牆上,你看到了什麽?”老僧吩咐。


楊心怡看向那堵牆,可惜上麵什麽都沒看到。


“大師,我什麽都沒看到……”


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道金光亮了起來。


楊心怡低頭一看,發現口袋裏麵,剛才在地上摘到的佛像發出一道道金光。那些金光照在牆上,上麵突然浮現出一個虛元的佛像。


佛緣,施贈,佛像。


幾乎一瞬間,楊心怡全都明白了。


所謂佛緣,就是佛念,佛性。


佛的理念就是普渡眾生,化解災難。


眼睜睜看著數十名僧人在麵前受苦受難,熟視無睹,談何佛緣?


佛是一種緣份,有些人離佛很近,就像住在他們心裏一樣;很多人,哪怕每天吃素念經,也不一定有佛念。


關鍵在於一個字:心。


“女施主,你與福有緣,問出你的問題吧,佛會為你解答的。”老僧說道。


“大師,我想知道優曇花的下落。”楊心怡連忙說道。


老僧前一刻臉上還掛著笑意,下一刻笑容就僵住了。


“女施主,可否問另外一個問題?”


半晌之後,老僧這才說道。


“我就想知道優曇花的下落。”楊心怡堅決地說,她目光望著他:“大師,你曾經說過,隻要是有佛緣的人,你就回答任何一個你知道的問題,你不會反悔吧?”


老僧睜開眼睛,仰天長歎,半晌才說道:“那你可知,老僧發過一個誓言,絕對不會向任何人透露優曇花的下落,否則立地圓寂?”


楊心怡身體一震,她萬萬沒有想到,老僧發了這麽一個誓。


一邊是自己的誓言,另一邊是對優曇花的誓言,難怪老僧難以抉擇。


“大師不用說了,打擾,告辭!”楊心怡說完,轉身就走。


打探優曇花還有很多渠道,那怕再困雄,她也不想為了得到一個消息,而讓一名得道高僧失去生命。


“女施主請留步,菩提伽耶,千佛寺。”


楊心怡轉身,發現麵前的高僧身體一陣元氣擴散出去,他的容貌迅速枯槁起來,片刻之間,就成一具沒有生氣的屍體。


說出優曇花的消息,立地圓寂。


“大師。”楊心怡大吼。


葉雄聽到楊心怡大叫,連忙跑進來,發現高僧已經圓寂了。


“老公,高僧曾經下過誓言,不能說出優曇花的下落,不然就是圓寂的下場,我沒想到……”楊心怡哽咽起來。


“心怡,高僧說出優曇花的下落了嗎?”慕容如音急問。


“他說了,就在……”


“心怡,別說了,咱們回去再說。”


葉雄打斷他的話,突然咣的一聲,黑劍直接就架在布魯的脖子上。


“先生,你這是幹什麽,有話好好說,我上有老下有小……”


“別裝了,你早就知道高僧的事情,故意引我們過來的是不是?”


葉雄打斷他的話,冷冷地問。


“大哥,老板,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麽。”布魯急連解釋。


“你以為把修為壓住,我就不知道你是名修真者嗎?”葉雄冷哼一聲,對慕容如音說:“把他控製住,他有半點逃跑念頭,馬上把他殺了。”


慕容如音知道葉雄受傷未愈,不能使用元氣,當下抽劍架在布魯脖子上。


葉雄將劍收起來,這才說道:“你身上的疑點太多了,第一,你精通英文跟華夏文,隨便都能找到一份非常好,又舒服的工作,但是你卻寧願當印度教先知的跑腿,你圖什麽?開始,我還以為你是為了教義,是真誠的教徒,但是後來我發現你不是。雖然你裝成一副貪財的樣子,但是對於一名修士來說,錢已經是身外之物,你這樣做,更加證明你的別有用心。”


“我真的不是什麽修士,隻是個凡人,求求你放了我。”


“真的嗎?”


葉雄冷笑一聲,突然一劍刺過去。


這一劍沒用元氣,如果對方不使元氣護住身體的話,這一劍能將對方穿胸而過。


眼見這一劍就要刺進布魯的胸膛,突然一鼓元氣從布魯身上湧出,將葉雄的劍封住。


“你還有什麽話說?”葉雄冷笑。


布魯臉上不停地變幻著,似有思考著對策。


“想逃跑?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我們三人之中,隨便一個,你都逃不了。”


“大哥,就算我是修士,這也不能說明什麽吧?”布魯依然說道。


“你到底是什麽人?”葉雄厲聲喝問。


“我就是一個普通的……”


脖子一緊,慕容如音的劍壓下去,割破他脖子的皮膚。


“是不是我說了,你們就放過我一馬?”布魯問道。


“這要看看你的誠意。”葉雄不置可否。


“好吧,其實我跟你們一樣,是來找優曇花的,但是我找了十年,都沒有找到優曇花的下落。開始幾年,我是自己一個人找,但是一無所獲。之後我就決定利用別人,所以我潛伏在印渡教先知旁邊。這名先知在當地非常出名,如果有外來人找打探什麽線索,一般都會找到他身上;我就能從中得知,有什麽人來找優曇花。”


“印渡教的人對尋找夢曇花的人非常反感,一般情況下,馬上逐出境,如果不出境,就會想辦法除掉。但是來尋找夢曇花的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等印渡教的人無法除掉之後,我就帶他們去見信僧。”


“信僧,就是這位高僧?”葉雄指著已經圓寂的那名高僧問。


“他是佛門四聖僧之一,叫信僧。佛道流傳,佛門四僧,智,勇,仁,信,是佛祖釋迦牟尼的使者,如果世上真有優曇花,連這四人都不知道的話,那就不可能存在了。”


“但是四聖僧修為驚人,而且封口如瓶,想從他們口中得到消息,比登天還難。後來,我無意之中打探,得知四僧之一的信僧居住於此,而且他說過,如果誰能與佛有緣,就回答對方一個自己知道的問題。”


“所以你就將尋找優曇花的人帶到信僧麵前,看看有沒有佛緣,詢問出優曇花的下落?”葉雄插嘴


“我這五年來,帶了很多的人過來,從來沒有人擁有佛緣,甚至連所謂的佛緣是什麽都不知道。”


布魯目光落到楊心怡身上,他真的非常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麽不一樣,憑什麽讓信僧以死回答她的問題。


楊心怡非常傷心,她怎麽也想不到,自己無意之間害死一名佛門之中,最得高望眾的高僧。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