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1039.第1039章 第1036 坦露心聲(1)

時間:2019-07-10作者:黃楓雨天


“華姐,心怡傷勢還沒完全好,我明天還要辦正事,別喝酒了。”葉雄建議。


杜月華看著楊心怡,後者說:“又不是喝很多,就喝一兩口,華姐去吧,別管他。”


“那就喝一點吧,我也想喝點,好久沒碰過酒了。”


杜月華說完走到儲物房,拿了瓶名貴洋酒出來,冰的。


“華姐,我來吧!”


楊心怡將洋酒接過來,倒了三杯。


“你這身體,能喝酒嗎?”葉雄阻止,隻讓她倒一小杯。


“華姐,祝你身體健康,永遠美麗。”


楊心怡正想喝,葉雄把她們倆的酒按住,說道:“這是高度酒,連菜都沒吃,空著肚子喝,不要命了?”


“阿雄說得對,先吃菜,時間長著呢!”杜月華附和。


“瞧我,太激動了,還是先吃菜吧!”楊心怡連忙說道。


當下三人動筷子吃了起來。


這桌菜是葉雄花了很多心思做的,色香味俱全,兩女胃口大開。


“阿雄,咱們敬華姐一杯,幹了。”楊心怡再次舉酒。


“幹什麽,你以為這是白開水,大家隨意。”葉雄連忙喝住她。


楊心怡那點心思如果他都猜不出來,那他在龍組那麽多年白混了。


她還不是希望自己跟華姐喝多了,酒後表白或者亂性,然後跟華姐之間感情加深。


等他跟華姐之間關係變深,自己就多一份牽絆,不會跟她去修真界。


“你隨便,我跟華姐先幹了。”


楊心怡說著,一口就將小半杯洋酒吞下去。


哪知道她還沒吞下去,就拚命嗆起來,眼淚都嗆出來了。


這可是高度烈酒,她一個平時連啤酒不會喝的人去喝這個,還一口幹,不是找嗆嗎?


“都說你了,你就不聽,不能喝就別喝唄。”


葉雄連忙抽出紙巾,心疼地幫她擦著臉。


杜月華在旁邊看著,默默地將自己那杯酒一飲而盡。


酒入愁腸,化成心酸痛楚,誰人知?


“抱歉,華姐,我不知道這酒這麽厲害,讓你笑了。”楊心怡酒氣上臉,滿臉通紅。


“這酒本來就很高度,不是一般人能喝的。”杜月華強笑道。


等楊心怡緩和下來,葉雄這才坐下來。


“阿雄,敬華姐一杯,你還沒祝賀人家呢!”楊心怡說道。


葉雄想了一下,站起來,將杯中酒倒了滿滿一杯,淩空朝杜月華致敬。


“華姐,祝你越來越漂亮,生意越做越好,早日找到自己另一半。”


葉雄說完,舉起杯,一飲而盡。


杜月華身體刹那間顫了一下,酒杯差點沒掉下來,臉色變得很難看。


“你們慢慢吃,我去一趟洗手間。”杜月華喝完酒之後,轉身快速離開。


楊心怡把筷子拍在桌麵上,目光緊緊地望著葉雄。


她根本就沒想到,葉雄會這麽狠心,說出這樣的話。


葉雄這句話,把她後麵所有計劃全部廢掉了。


“你怎麽能說出這樣的話,你知道這樣華姐會多傷心嗎?”


楊心怡擔心杜月華出事,急匆匆地跑上樓了。


葉雄放下筷子,走到沙發上坐下來,心裏鬱悶得很。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心為什麽會變得這麽狠,仿佛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自從那次武功被廢,離家大半年,踏上修真之路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心性就變了。


變得果斷,有主見,也變得冷血。


換在以前,哪怕他有心放手杜月華,也不會說出這麽狠的話,隻會委婉地說。


但是現在,他不由自主地說出了口。


他覺得如果自己做得不夠絕,楊心怡還會繼續想心思,阻止自己跟她去修真界。


長痛不如短痛,既然這樣,做一個負心漢又如何?


坐在沙上,葉雄胡思亂想,腦子亂糟糟。


足足等了十幾分鍾,菜都快涼了,兩女還在上麵沒下來。


葉雄從沙發上站起來,上樓去找兩女。


杜月華的房間在哪他很清楚,直接走過去敲門。


半響之後,楊心怡這才打開房間門,眼睛責怪地望著她。


“心怡,你出去一下,我有些話想跟華姐說。”


楊心怡有些擔心,猶豫著沒有出去。


“出去吧,我們很快就下去。”葉雄聲音中含有不容反抗的語氣。


“警告你,不許再說傷人的話。”楊心怡走到他身邊小聲提醒,這才轉身帶上門。


杜月華坐在床上發呆,見葉雄進來,頭也沒抬,就像沒了魂似的。


看著她這模樣,葉雄心裏真是很心疼。


“華姐,真的對不起。”他走到杜月華身邊坐下來。


“咱們之間隻是性伴侶,你情我願,你不想要我,我大不再找一個男人。”杜月華回道。


葉雄知道她這是賭氣,像她這樣的女人想找一個男人太容易了,如果他想找,早在自己失蹤大半年的時候已經找了。


“心怡有沒有跟你說過,她要去另外一個世界?”葉雄問。


杜月華點點頭。


“那你應該知道,我遲早會跟她去的,到那個世界之後,我是不會再回來的,也就是說,咱們無論是做情人或者是做朋友,隻有一年時間。”葉雄繼續說道。


杜月華沉默著,她也知道這些事情。


“心怡的心思我很清楚,她不想我跟著去,想讓我留下來照顧這個家,而這個家在她離開之後,需要一個女人,你是她的最佳選擇。所以她想盡辦法,搓合我跟你在一起。但我是不可能讓她獨自一個人去那個世界,麵對未知危險的。”


葉雄像是電視之中的獨白,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杜月華始終埋著頭,沒有抬起來。


“華姐,是我辜負了你,我在這裏向你說聲對不起,你要恨就恨我吧。”


“我這樣做,隻是為了你好,並不是想拋棄你。像你這樣成熟漂亮的女人,沒有幾個男人不想得到你,我也不例外。”


“但是我不能太自私,因為一年之後我還是會離開,那時候你隻會更傷心。”


“我這樣做目的隻有一個,給你自由,我不能為了一己私欲,把你的前途擔誤了。”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要恨就恨我吧!”


葉雄獨白一大堆,杜月華即沒抬頭,也沒說話,不知道她是什麽心思。


無奈之下,葉雄準備離開。


正在這時候,杜月華突然喊住他:“阿雄,你等一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