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1028.第1028章 第1025 美人計(1)

時間:2019-10-10作者:黃楓雨天


晚上九點。


戒律站在一家酒店門口,望著裏麵出出入入的男男女女,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麽辦。


師傅讓他盯著葉家,一有葉雄消息馬上聯係他。


剛才他聽到那個女的打電話,她極有可能去見葉雄,所以他一直跟著。


誰知道她一直在繞圈子,先是陪姐妹吃飯,然後去逛街,最後進了這家酒吧!


戒律從小在山上長大,隻是偶爾下一次山,對山下情況不太了解,全都是在手機上看到的,他知道這是酒吧,是男人跟女人喝酒尋歡作樂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原本他是不能進去的,但是他考慮到這個女的這麽狡猾,極有可能會在裏麵見葉雄。


“阿咪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隻要佛在胸中,就沒什麽好畏懼的。”


戒律雙手作什,輕喃一句,然這才走了進去。


酒吧裏麵的音樂聲非常大,震得人的耳朵都快聾了。


周圍的人很多,男男女女,燈紅酒綠。


音樂聲,喝酒聲,尖叫聲交織在一起,詮釋著醉生夢死四個字的含義。


戒律目光落到中間的舞台上,那裏有一名舞女在跳著鋼管舞,她身上衣服穿得極少,堪堪擋住最重要的部位。


她繞著鋼管扭著水蛇一樣的身體,將鋼管夾在雙腿間,一上一下地磨擦著,嘴裏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啊咪陀佛,世風日下。”戒律雙手合什,輕輕念叼。


突然,那舞女的桃花眼不知道怎麽回事,落到戒律身上,好像發現新大陸一像,一邊磨擦著雙腿,一邊朝他拋媚眼。


全場人的,目光大多數都在舞女身上,見她朝男人拋媚眼,當下順著她的眼睛方向望著,想看看到底是什麽人,能讓這舞女青睞。


“居然是和尚。”一個酒客大叫起來。


“我靠,連和尚都來泡酒吧,太牛了。”一名女酒店說。


“會不會是假和尚?”


“你們看他頭頂,那裏可是燒著三個點,不是和尚是什麽?”


酒吧裏全都是好事的人,紛紛望過來,當看清楚戒律頭上的疤之外,全都哄笑起來。


“我隻聽說,現在的和尚都是手拿蘋果手機,開著小轎車,來泡酒吧還是第一次見。”


“你沒見過大蛇拉尿,泡酒吧算什麽,和尚叫.妓我都見過。”


“和尚有很多種,這個肯定是花和尚。”


麵對周圍的流言蜚語,戒律雙手作什,念了一句阿咪陀佛,準備離開。


周圍的人突然紛紛掏出手機,要給戒律拍照。


和尚泡酒吧,這是多罕見的事情,發朋友圈再好不過。


戒律嚇一跳,要是被師傅知道自己來這些地方,非狠狠訓斥自己一頓不可。


“不準拍,誰讓你們拍了,把手機收起來。”


“你們怎麽能這樣,人家來酒吧就一定是尋歡作樂,你們不許人家來找人?”


突如其來的一個女孩子,擋在戒律麵前,喝斥周圍的人。


戒律看了眼麵前的女孩子,隻見她穿著白色緊衣連衣裙,穿著時尚而不惹火,麵容周正,個性十足。


他正準備詢問這女孩子是什麽人的時候,女孩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小聲在他耳邊說:“不想做網紅的話,趕緊跟我走。”


就這樣,戒律被女孩拉著走出酒吧,走到馬路邊。


“多謝女施主幫忙。”戒律作什。


小芳這才有機會打量麵前這個小和尚,發現他五官端正,居然是個帥小子。


這家夥,不會真的還是處男吧?


“不用謝,路見不平,撥刀相助而已。”小芳揮了揮手,裝成一副女俠的模樣。“對了,你怎麽會在酒吧,不會真的去泡酒吧吧?”


“不是,不是,女施主誤會了,我隻是去找人。”戒律連忙說道。


“找什麽人,要不要我幫忙,我對這酒吧很熟。”小芳問。


“不用了,我在這裏等她出來好。”


“小和尚,你叫什麽名字?”


“小僧法號,戒律。”


撲哧,小芳笑了起來,花枝亂顫,胸前她那雙最引以為傲的波滔洶湧著。


“好有趣的法號,還好你不是叫戒色。”


“小僧下麵還有一個小師弟,叫做戒色。”


哈哈,小芳笑彎了腰,直不起身。


彎腰的時候,她的領口恰好對著戒律,那雙又白又大的人間凶器,在路燈的照射下,若隱若隱,散發著致命誘惑力。


戒律哪曾見過這些,頓時眼睛就挪不開。


小芳直起腰,發現春光乍泄,連忙拉了一下衣領,臉色發紅地說:“小和尚,再見。”


“女施主,再見。”


小芳轉身離開,剛走到馬路邊,突然一輛麵包車在她麵前停了下來。


嘩啦啦,從車上走下兩名赤膀大漢,一左一右夾著小芳,強拉到車上。


“你們是什麽人,想幹什麽?”小芳驚叫起來。


話還沒說完,就被兩名大漢夾上車子,揚長而去。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戒律身體淩空躍起,如同大鵬展翅,瞬間擋在麵包車麵前。


開機的司機看著從天而降的和尚,嚇了一跳,連忙急刹。


“阿咪陀佛,放開女施主,不然小僧不客氣。”


“死禿驢,不知死活,撞過去。”為首的大漢喝道。


車子當下繼續前去,想要撞開戒律。


戒律右手頂在車頭,車子就像遇到一堵牆,分毫前進不得。


司機加大油門,車尾揚起一道黑煙,最後麵包車活生生熄火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幾位若不放下這位女施主,休怪小僧不客氣。”戒律作什。


“鬼啊!”


幾名小混混,哪見過這麽狠的人,單手就將一輛車子封住,太逆天了。


當下,小混混將小芳推落地上,倒著車子,呼嘯離開。


“大師,如果不是你,我肯定完蛋了。”


小芳眼淚朦朧,撲到戒律身邊,將他抱住,嗚嗚地哭起來。


等戒律反應過來,一具柔軟的身體已經死死抱住他,碩大的****壓在他胸口上。


戒律腦子頓時轟的一下,半晌沒能反應過來。


他從小在山上長大,連女人都沒見過多少,更別提跟女人擁抱。


這也太香豔了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