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1014.第1014章 第1011 少婦魅力

時間:2019-10-10作者:黃楓雨天


“敢笑話我,看我怎麽教訓你。”


葉雄撲過去,抓她癢癢,楊心怡最怕的就是撓癢癢,頓時癢得翻倒在床上。


玩了一會,楊心怡突然不說話了。


“老婆,怎麽了?”葉雄問。


“想寶寶了。”楊心怡幽幽歎了口氣:“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狠心,寶寶還那小,就扔下他一個人在家裏。”


“不是有保姆嗎,兩個保姆可是我們高薪聘請回來的,可比你專來多了。”葉雄安慰。


“保姆畢竟是外人,不是她們的孩子,自然不會像自己孩子一樣對待。”楊心怡說道。


葉雄走過去抱住她:“順利的話,咱們很快就能回去,不早了,乖乖睡覺吧!”


“我要你抱著我睡。”楊心怡撒嬌。


“好好,抱抱。”


葉雄抱著她,讓她腦袋枕在自己手臂上。


每次這樣,楊心怡就會很快就睡去,她說這樣很有安全感。


等她睡著之後,葉雄這才慢慢移開兩個身位,兩人中間空著。


剛睡一會,突然楊心怡動了一下,葉雄知道惡靈醒了。


“誰讓你睡床上了?”惡靈剛醒就從床上跳起來,怒道:“馬上滾下去,睡地板。”


“要睡地板你去睡。”葉雄沒好氣地說。


“不想睡地板,你不會開間雙人房,誰讓你開單人房了?”惡靈怒道。


“夫妻之間不開單人房開雙人房,這不是有病嗎?”


“你開房的時候用的是身份證,又不是結婚證,誰知道你們是夫妻?”


“我跟心怡說沒見過你,不知道你的存在,如果開雙人房,你讓我怎麽解釋?”葉雄壓了一肚子氣,站起來咆號。


“夫妻就不能住雙人房?”


“除非沒感情的。”


惡靈憤怒地瞪著他,葉雄也瞪著她,兩人大眼睛瞪小眼睛。


“不睡是吧,好,我去睡地板,反正這身體楊心怡也有份,沾了地氣活該她倒黴。”


惡靈說著,就準備下床,到地板睡。


葉雄一腳將旁邊的椅子踢飛,砸在牆上四分五裂。


“我睡地板,行了吧,草。”


看著剛才還是自己老婆的女人,轉眼之間就變成另外一個凶巴巴的女人,這巨大的落差,讓葉雄心裏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他連這個房間也不想呆了,開門出去,狠狠地將門關上。


離開酒店,葉雄一個人在大街上閑逛。


午夜的城市,大街上隻有廖廖少數人,這個時間段還有大街上走的人,要麽是醉生夢死,要麽就是生不如死。


不知道有沒有像自己這樣的倒黴鬼。


見旁邊有一間酒吧,裏麵傳來強勁的音樂,葉雄鬼使神差地走進去。


音樂跟酒能釋放自己的心情,沒那麽憤怒。


午夜十二點,正是酒吧最高潮的時候。


舞台上,好幾名穿著閃光暴露衣服的女人在台上拚命地扭著屁股,場下喝了酒,散發著荷爾蒙的男人發起一片片吆喝。


葉雄找個角落,要了半打啤酒喝起來。


剛喝片刻,一名衣著暴露的***美女走到葉雄麵前,笑道:“帥哥,一個人喝酒這麽寂寞,要不要小妹陪陪你?”


說話的時候,她故意眨眨那化妝得像鬼一樣的眼睛,擠擠胸口那雙豪.乳。


“我身上的錢不超過一百塊,如果你要陪的話,隨便。”


****美女的笑容瞬間僵住,切了一聲:“原來是個窮光蛋,老娘沒時候陪你這個**絲,自己回去打飛機吧!”


這就是人性,葉雄已經看透了。


換在以前,他還會掙口惡氣,好好裝一下逼,現在他連裝的心情都沒有了。


喝了兩杯啤酒,葉雄心情鬆了不少,正準備回去,突然一個熟悉人影走進酒吧。


惡靈從外麵走進來,那不俗的氣質,立刻吸引很多男人的注意。


結婚之後,楊心怡身上已經有了少婦魅力,一舉一動,自然而然流露著風情。


那發自骨子裏的少婦風情,絕對不是未經結婚的女人所能擁有的氣質,這種女人對於泡吧獵豔的男人來說,遠比那些濃裝豔抹的女人要強百倍。


“美女,一個人還是來找人,哥對這裏很熟悉,要不要帶你玩?”


“美女,想喝什麽酒,今晚你的消費,我全包了。”


“美女,需要幫什麽忙嗎?”


馬上就有幾名男子迎上去,熱情地打招呼。


葉雄身影一晃,已經擋在他們麵前,冷冷說道:“全都給我滾。”


“小子,你混哪的,知不知道我是誰……”


話沒說完,葉雄飛起一腳,將他踢飛出五六米,撞翻七八張吧台這才停下來。


這一下,把所有人都震住了,一腳將人踢飛那麽遠,他們哪見過這麽狠的角色。


剩下的人,不敢再打楊心怡主意,全身躲得遠遠。


葉雄這才轉過身,壓住怒氣對惡靈說:“咱們之間有約定的,這是我老婆的身體,我希望你自重。”


“我隻是無聊,出來逛逛,不行嗎?”惡靈淡淡地說道。


“如果是你的身體,我沒意見,但這是我老婆的身體。”葉雄怒道。


“不就是來喝杯酒,至於那麽緊張嗎?”惡靈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來,向酒保招了招手。“給我來杯果子酒,要低度的。”


酒保領命而去。


“我發覺你這個人好霸道,隻許你來酒吧喝酒,就不許我們女人來酒吧?”惡靈這才將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現實社會就是這樣,男人去酒吧泡妞,可以說是談生意,如果跟女人發生關係發現,回去可以解釋是逢場作戲。


如果少婦去酒吧,必定是有問題的女人,要麽是感情不順,要麽是跟老公吵架,這種受傷的女人最容易失控,也是最容易拿下的,這也是為什麽楊心怡剛進來,就吸引那麽多男人的原因。


女人一旦走錯一步,得到的是家庭破裂的下場,她們根本就不可能像男人一樣理氣直壯地說:我隻是逢場作戲。


“你到底想怎麽樣?”葉雄壓住怒氣問。


“沒想怎麽樣,被你砸椅子,惹得心情不順,想出來透透氣。”惡靈說。


“哼,你不順心,我還更不順心,換作是你,前一刻這個男人還是你老公,下一刻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你會有什麽感想?”葉雄反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