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武道戰神第702章 不要臉

時間:2020-04-07作者:邪九幽


“聽說你,在聚妖廣場上,僅憑一拳就碾殺了南宮星?”


黑色玄服青年恍然開口道,語氣極為的輕浮傲慢。


“是又如何?”葉長空淡淡的開口道。


“不如何,隻想告訴你,我所在的家族,也是出自暮雲山那片偏遠地域,並且,我與南宮世家有婚約在身。”


黑色玄服青年話語至此,眸光驟然間變得鋒利了起來。


身上更是有金色的能量氣芒,驟然間綻放而出。


一股極為凶悍的氣息,頓時間便是朝著葉長空滾滾撲來。


“原來是來替南宮星尋仇的。”


葉長空麵色微一沉,不死元力、不死雷炎之力,在這一刻也皆都咆哮而起。


使之周身瞬息間有雷炎氣芒翻湧,將之那迎麵撲來能量氣息壓迫給化解。


“尋仇談不上。”


“隻是作為南宮世家的女婿,知曉南宮星被你所殺,卻依舊無動於衷的話,有些說不過去而已。”


“那些閑言碎語,挺煩的。”


黑色玄服青年話語落下後,不再與葉長空多說什麽,身形突然暴動而起。


他沒有過多的花俏,直直衝襲向葉長空,其速度不可謂不快。


在其衝襲向葉長空的途中,更是有著一股凶悍的能量在其拳間噴湧開,使之拳間氤氳起了金色的拳芒,正麵朝著葉長空轟去。


葉長空望著那暴衝而來的身影,眸光微微一眯。


能夠入天虛聖院內院的妖孽,果真就沒有一個簡單的角色。


不過,也就如此而已。


麵對那正麵轟擊而來的金色拳芒,葉長空也沒有避讓,直接作出了正麵迎擊回應。


燃血秘術、燃火秘術在對方身形暴動的一瞬,便是運轉爆發而起。


使之身上原本翻湧著的雷炎氣芒,所震蕩散發出的氣息變得更加狂暴凶猛了。


昂!~


拳出,有龍吟爭吼聲起,凝聚著狂龍拳芒的右拳對轟了上去。


隻不過,這一記狂龍拳拳芒之中,所凝聚著的力量,比原來不知要凝煉渾厚多少。


使之所具有的威力,也遠非兩個月前可比的。


那凝化而成的雷炎真龍,更加的顯實逼真,就真如同一拳轟出九條繚繞赤色雷霆光焰的真龍般。


砰!~


轟!~


轟鳴爆響聲,將四方大片山地都震得顫動,殺伐能量相互碰撞後,所掀起的能量餘波,更是肆意朝著八方翻湧。


不過在兩人如此正麵的碰撞撼擊下,黑色玄服青年顯然不是葉長空的對手。


在這轟鳴爆響聲,以及那肆意的殺伐能量餘波震蕩而出時。


黑色玄服男子的麵色瞬間大變,身形更是被葉長空這一拳,所蘊含的凶悍力量給震擊得向後暴退了十多步。


而黑色玄服男子還未穩住倒退的身影,葉長空便是已經主動欺身而來。


然後,又是一記狂龍拳朝著黑色玄服男子轟了過去。


黑色玄服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想要閃躲,卻是已經來不及了,唯有狠得一咬牙,凝拳進行回擊。


兩人間的交手,在雙方所具有的實力差距下,便是瞬間置換了位置。


原本搶占了先機率先展開攻勢出手的黑色玄服男子,立刻便是變得被動了起來。


咚!~


又是一聲沉悶的爆響聲而起,黑色玄服男子又一次的被震退。


葉長空卻是絲毫不給予對方喘息的機會,身形再次的欺身而上。


兩人間的這場切磋比試,才剛剛開始,黑色玄服男子就遭受到了葉長空如此的壓製。


而此刻,又何止是那黑色玄服男子心頭在狂顫。


正立在不遠處,觀戰的邵雲軒那另外四人,麵上更是浮現出了震驚之色來。


黑色玄服男子雖是他們這行人中最墊底的,但所具有的實力,他們卻是再清楚不過了。


“這小子當真是不簡單,徐帆竟會如此的被壓製。”


“二等中期人皇修為,就能如此壓製徐帆,倘若擁有三等人皇後期修為,豈不是都能與邵學長一較高下了?”


其中一位北陽學宮的青年,更是不由如此的道了聲。


“著實是不簡單,天賦和潛力遠在我之上。”邵雲軒恍然開口道:“不過還好,目前隻具有著二等中期人皇的修為,楊澤應該就能好好的將他收拾一番。”


邵雲軒自認,若是隻具有二等中期人皇修為的話,根本無法像葉長空這樣,能夠壓製住那名為徐帆的黑衣玄服男子。


“可惜了,入了滄瀾學宮,“天賦、潛質哪怕再妖,也注定無法成長起來。”


邵雲軒搖了搖頭,又道了聲。


他們僅僅隻是天虛聖院內院六大學宮中,第一批前來滄瀾學宮打頭陣之人而已。


後邊將會有更多更強的其它學宮中的青年人物,前來滄瀾學宮對葉長空、聶焱進行挑戰。


徐帆,隻不過是他們北陽學宮裏處於最為墊底層次的三等後期人皇而已。


麵對那些比徐帆,不知要強橫出多少的三等後期人皇學員的挑戰。


從今日之後,直到學宮大比開始前,葉長空的絕大多數時間,怕是都得在床上躺著度過了。


在天虛聖院內院六大學宮裏,不想滄瀾學宮好過的人,可是不在少數。


邵雲軒這幾人對話間,葉長空和聶焱兩人各自的戰鬥依舊在持續著。


咚~咚~咚!~


葉長空以經完全將徐帆給壓製住了。


徐帆遭受到葉長空如此狂猛的攻勢,身形更是一退再退。


現在的他,哪有出手還擊的機會,如此被動的招架迎擊已經都快要支撐不住了。


通過這兩個月特訓,讓葉長空對體內各種力量的多種掌控皆都達到了至極。


使之讓狂龍拳這門天階中品的武技,從葉長空的手上施展而出,都讓人感覺是一門天階絕品的武技般。


無論是所蘊含的殺伐力量,還是所帶有的洶湧氣勢,都極為的強勢。


嘭!~


當葉長空第十九記狂龍拳轟出,徐帆終於招架不住葉長空那狂猛的攻勢了。


整身形被擊得震飛了出去,而不是被震退!


“能夠接下我十九拳,也算不錯了。”


葉長空望著那吐血倒飛出去的徐帆,身形再次欺壓而上。


想要繼續出手,給予徐帆帶來重創一擊。


邵雲軒這些北陽學宮學員,如此上門前來挑釁,所帶有的目的葉長空自是也能猜測得到。


無非,就是打著同輩間切磋比鬥之名,想要將他和聶焱硬生生的拖垮,不讓他和聶焱能夠安心的在滄瀾學宮裏修煉。


對方既然打著如此目的而來,葉長空自是不會讓他們安然的離開滄瀾學宮。


就算聖院中同輩相爭,沒辦法下死手,如何也得讓這些人好好的吃上一番苦頭。


讓他們,以及天虛聖院那六大學宮的人明白,他滄瀾學宮不是那麽好來挑釁的。


不過,正是在葉長空身形即將追上那倒飛出去的徐帆時。


突然之間,便是有一道劍光朝著葉長空斬來。


出劍之人,正是邵雲軒剛才口中所言的能夠好好將葉長空收拾一頓的楊澤。


這突然斬來的一劍,自是逼得葉長空不得不放棄對徐帆的追擊,從而進行閃避。


“說好的一對一,卻在我與人交手時進行偷襲,這算什麽意思?”


葉長空身形停了下來,目光冷冷的掃向楊澤和邵雲軒。


剛才那一劍,看似是在阻攔他繼續出手重傷徐帆,實際上卻是奔著他而來的。


若非他反應快即停手進行了閃避,這一劍怕是當場就會將他的整條右臂給斬斷。


“不是偷襲,隻是阻你而已。”


“反到是你,徐帆既已經輸了,又為何要下如此狠手?”


邵雲軒的這番話語,顯然是有意顛倒是非,惡人先告狀。


“他開口認輸了?”


葉長空眸光變得更冷了。


“輸沒輸,你難道看不出來,非得他親自開口才算?”


邵雲軒冠冕堂皇的道:“而且徐帆被你最後那一拳擊飛出去後,根本就來不及開口認輸。”


葉長空聞言後,恍然間便是笑了起來:“你北陽學宮之人,難道都是這般不要臉皮的嗎?”


知道,與對方如此爭辯下去根本沒什麽意義。


對方打著什麽樣的心思,葉長空也是心知肚明。


既然對方都如此的不要臉了,他還有什麽好說的。


噌~!


有寶劍出鞘的聲音響起,開天重劍出現在了葉長空的手中。


“要我說,幹脆你們全都一起上得了,反正你們都已經不要臉了。”


葉長空將開天重劍,直接指向了邵雲軒,極盡諷刺的道。


接連遭受到葉長空如此的冷言嘲諷,邵雲軒、楊澤以及另外兩位北陽學宮青年,隻覺麵頰一陣滾燙,麵色不可謂是立刻變得難看至極。


對方,何止是在諷刺他們不要臉。


更是還欲想要,一人戰他們所有人。


被一個二等人皇,如此拿劍指著,換做任何一個四等人皇武者,都會感受到深深的恥辱感吧。


“同門切磋,欲想要下狠手不說,還如此羞辱我等。”


邵雲軒自是忍受不了這種挑釁和羞辱,當即便是沉著臉道:“今日我本不想出手,但,若是不給你點顏色瞧瞧,日後我等在天虛聖院中,還有何等顏麵見人!”


在其話語聲響起的同時,身上更是驟然間有磅礴的能量氣芒翻湧而起。


雙手猛地一握,一對雙刀出現在了分別出現在了左右手中。


因為陸滄瀾有言在先,高於葉長空兩重修為境界著,不可主動向葉長空出手。


徐帆敗後,他原本是打算讓楊澤來好好教訓葉長空一番的。


可現在,葉長空這般的羞辱於他們,剛好給了他親自出手對付葉長空的一個很好的借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