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948章 照片裏的人是他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948章 照片裏的人是他


“你怎麽出去那麽久?去哪裏了。”雲若兮靠在葉梟炴懷裏,抬著頭眼神直勾勾勾地望著他深邃的黑眸,“不會是外麵有情人了吧?”


葉梟炴低頭,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聲音從齒縫中擠出,“雲若兮,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討厭,不理你了,我去吃飯了,不正經的糟老頭子。”


她馬上從他懷裏掙脫出來。


雲若兮並沒有如願以償的走遠,葉梟炴馬上拉住她,雙手捧著她的臉頰,低頭一個吻落在她被口罩蓋住的唇瓣。


“居然說我是糟老頭子,我看你是真的欠收拾了。”


他嗓音沙啞的說道,黑眸定定地睨著她。


“我感冒了,還咳嗽,你這樣隔著口罩親我會被我傳染的。”雲若兮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可是我不介意被你傳染。”


他理直氣壯的說道。


她沒好氣的翻了個大白眼,“走吧!不介意先生。”


“好的,不介意先生的太太。”


葉梟炴牽著她的手往餐廳走去。


他們進了餐廳,葉君爵和藍惠美已經坐在那裏。


“父親,母親。”葉梟炴和他們打招呼。


“快快坐下,你這是出去哪裏了?現在陸霆驍那個弟弟口口聲聲說要對付葉家,你沒事就不要到處亂跑了。”


藍惠美緊張的說道。


她害怕葉梟炴遭到不測。


“我出去看了小元,他住在醫院裏,加上甯玥被關在安全屋,大家又在找平麵圖紙,他一個人呆在醫院裏肯定會無聊,然後我去之後見到了麒麟,回家的路上順帶把他送回去。”


葉梟炴和他們解釋去了一趟醫院主要做了什麽事。


“小元住院為什麽麒麟天天跑去那裏?那孩子也不怕醫院細菌多,萬一又生病了該怎麽辦呢!姐姐還不得急壞。”雲若兮擔心沈諾彥的身體。


藍惠美也同樣擔心沈諾彥,“也不知道那個孩子在想什麽,好像從小就很黏小元,隻要有機會見到就不肯離開。”


她說到外孫眼裏盡是溫柔。


“誰說不是呢!”


雲若兮笑著搖搖頭。


葉梟炴端著碗幫她盛湯,然後把湯吹涼放在她手邊,“先喝點湯潤潤喉,待會兒再用餐。”


“好,謝謝老公。”雲若兮說道。


葉君爵整個用餐過程沒有說過一句話,他的心情非常沮喪,在想陸霆驍弟弟萬一找上門來,他該如何應對?


晚餐結束後,葉梟炴和雲若兮說了一聲要出門,他就出門去了醫院。


用過晚餐的葉柏仡坐在沙發上,看葉梟炴留下的報紙。


看到一半,病房的門被推開,葉梟炴推門走進來。


“爸爸,你怎麽又來了?”


“我手機漏在你病房了沒有拿走。”葉梟炴說道。


他沒有覺得葉梟炴說的話有任何的漏洞可以捕捉。


“手機漏在這裏為什麽不早點打電話過來,我可以讓弗萊克給你送去。”葉柏仡放下報紙,看著弗萊克,“幫爸爸找手機。”


葉梟炴拿開抱枕,“不用找,就在這裏。”


葉柏仡看了一眼弗萊克,“你先出去。”


今晚葉梟炴過來找手機明擺著就有點不對勁兒,他過來應該是有其他的事。


“我今晚的主要任務不是過來找手機的,是有其他的事想和你說。”


葉梟炴說明了他今晚過來醫院的真正用意。


“你想說什麽?”葉柏仡等他說出實情。


“我問你,今天你和弗萊克說的那張照片是怎麽一回事?”葉梟炴提到了他隱瞞的照片一事。


“關於照片這件事我有些話要和爸爸說清楚。”葉柏仡見被拆穿了隱瞞,沒打算繼續否認。


葉梟炴輕輕頷首,“嗯,你說。”


“照片裏出現的人你答應我千萬別去找他的麻煩。”


葉柏仡強烈要求他能夠同意。


麵對兒子的提示,葉梟炴已經猜到了什麽。


“我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麽,或者犯了什麽錯誤,為什麽要勸我不能針對他?”


他沒有答應葉柏仡的提議。


“爸爸,還是等你看完照片再說吧!”葉柏仡起身朝著病床邊走去,拉起枕頭從下麵抽出一張照片,“這就是我不想交給你看的照片。”


葉梟炴接過照片,他低頭看著照片裏的人。


“怎麽會是他?”他抬起頭看著葉柏仡,“把話說清楚,這照片的內容到底是什麽意思?”


“爸爸,照片的內容沒什麽意思,隻是我想和你說這張照片是姑父為了幫助麒麟調查信息站,他的信息站有人被暗殺了,姑父的意思是去做個調查,但是照片是那戶家庭提供的,當時的環境看來,景暮騫根本不是過去殺人的。”


葉柏仡的手指指著照片裏麵的他和葉梟炴做出解釋。


“你說他不是過去殺人的,那麽是過去幹什麽的?”


葉梟炴把照片甩在茶幾上。


“爸爸,整件事其實很好理解,如果他真的要殺人,身上不可能那麽幹淨,連一點血跡都沒有,還有出現在那戶人家的時候,他們的表情明顯是放鬆,不是警惕的。”


葉柏仡希望葉梟炴不要先入為主。


當年景暮騫和媽媽之間的關係,讓爸爸感到恨之入骨,這些他能夠理解,即便過去這麽多年了,這個誤會依然沒有消除。


“這些隻是你的猜測,何況你怎麽肯定景暮騫不是壞人呢?”葉梟炴不同意兒子的解釋。


“你不同意沒有關係,這件事還是要經過媽媽的看法,她要是認為景暮騫沒有犯錯,那麽你也無話可說不是嗎?”


葉柏仡繼續說道。


葉梟炴突然覺得有點說不過兒子,“你這是要和我唱反調嗎?”


“當然不是,我不想和你鬥嘴,而且景暮騫對於我來說是個外人,你才是我爸爸。”葉柏仡試圖做出強烈的解釋。


他希望葉梟炴放下對聶梓禦的偏見。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上次好像你在別墅單獨見過他,所以你們之間到底密謀了什麽,隻有你們自己心裏麵清楚。”


葉梟炴揭穿了葉柏仡見過聶梓禦一事。


“爸爸,你派人跟蹤我嗎?”他不敢置信的反問道,表情透著失望。


“並不是,這些隻是弗萊克的匯報,而且我有權利知道你的日常。”


葉梟炴實話實說。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