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920章 信息站有消息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920章 信息站有消息


“你一直幫著那個男人對付小元,難道你就一點也不顧念你們的情分嗎?”


白靖擎問道。


甯玥坐在那裏看著他們笑了,“我和葉柏仡有什麽情分?在他的眼裏我是個出賣色相,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下賤女人,你們別給我戴高帽。”


她對白靖擎的評價做出了及時的反駁。


白瑋宸聽著甯玥說的話,認為她對葉柏仡應該是沒有任何感情。


“小叔叔,既然她不肯說,那麽我們自己去抓。”白瑋宸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白靖擎。


甯玥沒有再說什麽。


他們自己去找的話的確比什麽都強,隻要不找她的麻煩就行。


“既然沒什麽需要問的,那麽我就回去了。”甯玥站起來。


女警走上前,對著白瑋宸和白靖擎恭敬地低了低頭,“總統,總理,如果沒有什麽要審的,人我就先帶走了。”


“去吧!”白瑋宸沒有強留甯玥。


她離開後,白靖擎從座位上站起來。


“看樣子沒有任何線索了。”


他感到一籌莫展。


“有沒有線索我不知道,但是她一個字也不肯透露,相信是不願意說出陸霆驍弟弟的部署。”白瑋宸跟著站起來。


他們走出了審訊室,沒能如願的從甯玥嘴裏套出消息,兩人很快離開了警察局。


醫院裏,葉柏仡躺在病床上。


沈諾彥推門走進去,他嬉皮笑臉的坐在病床邊,“小元哥哥,我給你帶來了好消息,你想聽嗎?”


“什麽好消息?”


葉柏仡靠著床頭反問道。


他把手伸入褲袋中,把一隻u盤交給葉柏仡。


“喏,這就是我說的好消息。”沈諾彥說道。


弗萊克看著那隻u盤,橫豎很不出來拿是什麽好消息。


“麒麟小少爺,你這個說法有點籠統。”


他吐槽道。


葉柏仡看著沈諾彥遞過來的u盤,他想到了一件事,“你是說你找到了那個家夥的正麵照?”


沈諾殿笑著點點頭,“沒錯。”


“弗萊克,快拿本子過來。”葉柏仡衝著他喊道。


弗萊克馬上遞上本子,他順手接過沈諾彥拿在手裏的u盤。


u盤插入本子端口,葉柏仡很快看到了一張照片,距離不算近,但是能夠看清楚五官。


“沒想到你的信息站還是有點用處的。”他關掉電腦,拔掉u盤,“有了信息站,以後無論做什麽事起碼我們會有一定的勝算。”


沈諾彥坐在病床邊雙手抱臂,“說到信息站,它何止是有點用處,分明是很大用處好嗎?”


他對葉柏仡的吐槽感到心疼。


“不就是辦成了一件事嗎?你不要驕傲,驕兵必敗沒聽過嗎?”葉柏仡的手拍了拍沈諾彥的手臂,“一定要努力增長見識與閱曆,這樣才能夠報效g國。”


聞言,沈諾彥鼓著腮幫子,黑眸睨著葉柏仡,“說來說去就是為了讓我發揮作用,那麽酬勞呢?為什麽小元哥哥奸商本性仍然沒有改變呢?”


葉柏仡一巴掌排在他的小腦瓜上,冷冷地說道,“你說誰是奸商本性,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就不要說。”


“我看我說的都是大實話。”沈諾彥嘻哈一笑。


弗萊克沒有想到這麽快就找到了陸霆驍弟弟的真麵目。


“小少爺,麒麟小少爺,這麽一來,我們是不是馬上能揪出他躲藏在什麽地方?”弗萊克看著他們倆,想知道陸霆驍弟弟身在何處?


“沒那麽簡單,他的正麵照是有了,但是我們誰也不能確定這是第幾號替身?那個男人狡猾如狐狸,想要抓住談何容易?”


葉柏仡不敢掉以輕心。


弗萊克走到床尾後麵站定,“按照你們這麽說,事情比想象中棘手對嗎?”


“不知道,一切還得看機緣。”葉柏仡佛係的說道。


沈諾彥聽到他說的話,心裏除了一陣著急,還有焦慮。


“看樣子,我們需要盡快找到他。”


“但願我們的運氣爆棚,這樣才能馬上找到他。”


“小少爺,你也不用這麽快就打退堂鼓,誰知道呢?萬一真的被你找到了呢?”


弗萊克安慰葉柏仡。


“好了好了,小元哥哥,你們聊的有點過線了,你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養好身體,這麽一來等到甯玥待產的日子將近了,起碼你可以分出一點心去照顧她和寶寶。”


沈諾彥比較關心甯玥和她肚子裏那個未出世的寶寶。


“等到她生完寶寶得馬上離開,沒有機會留下,寶寶必須留在葉家。”葉柏仡告訴他關於甯玥與寶寶的安排。


“哦,原來如此,屆時外公和外婆有的忙。”


沈諾彥說道。


“你別說那些事,我問你你出來姑姑和姑父知道嗎?”


他表情嚴肅的問沈諾彥。


“當然知道,要是不知道哪裏會讓我出門,你當家裏的那些司機和傭人很聽我的話嗎?”他氣呼呼地說道,“你錯了,他們聽的是給他們發工資的那個人的話,除了我爹地和媽咪,他們甚少聽我的,起碼在出門這件事上,絕對不會聽從。”沈諾彥一副有苦說不出口的小表情。


弗萊克聽到他的吐槽,看著他露出同情的目光。


“麒麟,你的存在對我姑姑來說是最重要的,勝過他們的性命。”


“唉,我寧願當一坨臭狗屎,這樣我就能夠自由自在的長大。”沈諾彥歎息的搖了搖頭。


“臭狗屎?”葉柏仡冷笑道,“嗬嗬,虧你想的出來。”


“那有什麽辦法呢?我也不想這麽說,這不是開開玩笑嘛!”


他笑著趴在病床邊,看著葉柏仡撒嬌。


弗萊克看到他趴在病床上的畫麵,再看一眼他對葉柏仡撒嬌的樣子,身子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這波偽狗糧他吃了。


眼前的沈諾彥就好像傲嬌的貓兒,慵懶的躺在那兒。


弗萊克為了避免“殺傷指數”太高,他默默地退出了病房,來到走廊上放在口袋裏的手機響起了鈴聲。


“喂,少爺。”


“小元的身體怎麽樣了?”葉梟炴問道。


“回少爺,小少爺去了一趟監獄也回了一趟別墅,剛到醫院沒多久。”


弗萊克又出賣葉柏仡了。


葉梟炴擰著劍眉,嗓音磁性的反問道,“他沒事回什麽別墅?難道有人等在那裏?”


他的提問讓弗萊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