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919章 他送來的機密檔案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919章 他送來的機密檔案


葉柏仡坐在審訊室裏沒有站起來,也沒有說一句話,站在門外等待的弗萊克遲遲不見他走出來。


甯玥這是鐵了心要幫助那個男人。


既然如此,他的堅持又有什麽用?她心裏早已經做出了決定。


就在葉柏仡沉思的時候,手機響起了鈴聲,“喂。”


“是我,我在別墅,能見你一麵嗎?”對方說道。


“可以。”


他推開椅子站起來。


葉柏仡掛斷電話走出了審訊室,他走出去,弗萊克迎上來,“小少爺,現在是回醫院嗎?”


“不回去,先去一趟別墅。”他說道。


弗萊克略帶遲疑,“現在你要回別墅,那麽醫院那邊呢?”


他不想讓弗萊克為難,趕忙做出解釋,“現在我是回去見個人,見完馬上就回來。”


“那好,我陪小少爺一起過去。”


弗萊克說道。


他們一起離開了警察局。


別墅的客廳裏坐著穿著軍裝的男人,英姿勃發,一臉剛毅,渾身散發著冷肅的氣場。


傭人除了送水,壓根不敢靠近一步。


弗萊克帶著葉柏仡回到別墅,他走進客廳,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站起來,“許久不見,小元。”


“嗯,許久不見景叔叔。”


聶梓禦沒有糾正他的稱呼,“聽說你前陣子受了傷,連帶代職總統差點就被炸藥給炸死了?”


他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眸打量著眼前的葉柏仡。


一別十幾年,自從雲漣漪死後,聶梓禦一直留在部隊裏,現在的他在g國的國防線工作,首長的職務每天有忙不完的工作,逐漸的他在百忙之中忘懷了心底深處的傷痛。


他比以前黑了幾分,瘦了幾分,好在精神氣十足,剛正不阿,英雄氣概的軍人印象深入人心。


“是,一點小傷死不了。”葉柏仡走到單人沙發前坐下,“景叔叔,你也坐。”


聶梓禦從公文包裏掏出一份資料,他把資料遞到葉柏仡麵前。


“我今天來找你是為了一件事,等你看完這份資料就能明白我的來意。”


他把公事包在一旁放好。


葉柏仡狐疑的目光盯著茶幾上的文件袋,身子微微往前傾,拿起文件袋拆開後從裏麵抽出幾張資料。


“景叔叔,這就是你今天來找我的目的嗎?”葉柏仡皺著劍眉反問道。


“小元,我知道葉家現在遇上了困難,不過這件事我覺得隻能越低調越好,越少人知道越保險。”


聶梓禦和他做著商量。


“既然景叔叔親自找我談,那麽這件事我就答應你。”他同意了聶梓禦的請求。


聞言,聶梓禦笑著問道,“你不怕我耍詐嗎?”


“景叔叔真愛開玩笑,要是你想耍詐,今天也不會親自登門拜訪,你我十幾年未見,可想而知你是心係大事,心中早已排除那些庸人私事。”


葉柏仡放下拿在手上的資料,對聶梓禦的拜訪他非常信任。


“小元,我希望你能夠明白,有些人與你相遇是一種緣分,所以緣分這東西來了就接受,盡了就放手。”他語重心長的說道。


“是,景叔叔說的話我記住了。”


他站起來順便拿著手上的資料。


“這份資料你不能留下,我給你取來的都是檔案機密,你自己看完就了事了。”聶梓禦站起來走到他麵前,伸手要拿走那份資料。


葉柏仡沒有強留,他也跟著站起來把資料遞過去。


“景叔叔,我送你出去吧!”


“不必了,你好好養傷,知道你的傷口難以愈合,下次別拿命去拚,為總統犧牲的人不差你一個,可是你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你媽媽會傷心的。”


他說起雲若兮眉宇間透著點點柔情。


鐵血漢子觸及了內心的那一片柔軟,心底深處依然是無法忘卻。


雖然葉梟炴與雲若兮現在感情極好,家庭幸福美滿,對於聶梓禦而言,她是他這輩子都得不到的白月光。


“景叔叔。”葉柏仡喊了他一聲。


他抿了抿唇角,極力掩飾內心的失落,“我沒事。”


不等葉柏仡送他出去,他拎著公事包快速走出了客廳。


葉柏仡心知肚明,聶梓禦對雲若兮仍然懷有感情,隻是這份感情不會輕易去打擾誰的生活,埋在心底深處是當事人的自由,他們無權幹涉。


弗萊克看著聶梓禦遠去,他瞥了葉柏仡一眼,“小少爺,他來有什麽事嗎?”


“嗯,的確有點事,不過已經談完了。”


葉柏仡輕描淡寫的說道。


弗萊克聽的出來他並不是很樂意說出實情,也就沒有繼續追問。


“小少爺,出來醫院時間有點長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嗯哼。”


葉柏仡冷哼道。


他們離開了別墅。


早上在葉柏仡離開警察局沒多久,白靖擎和白瑋宸親自去了一趟。


甯玥好不容易才休息會兒,女警又過來找,“總統和總理要見你。”


她挺著大肚子隻好站起來,女警見她肚子大了走路有點不便,伸出援手扶了一把。


“謝謝。”


“嗯。”女警麵無表情的說道。


這裏是警察局,多餘的話和多餘的動作不敢多加。


稍不留意她也會丟失飯碗。


甯玥被帶進審訊室。


白靖擎和白瑋宸就坐在那裏。


“過來坐吧!”白靖擎對著她招了招手。


甯玥走過去坐在他們對麵方向,“總統和總理找我有什麽事?”


“昨晚和你碰麵的那個女人有沒有交給你什麽東西?”白瑋宸問道。


她聽得出來女人肯定是招供了,至於給過她什麽這些應該沒有說出口,如果真的說了他們不會多此一舉的進行試探,很明顯是想要套話。


“我隻是出麵去見她,其他的命令沒有收到。”


甯玥不慌不忙的說道。


她在葉柏仡麵前已經演了一出戲,隻要把這出戲演完,以後就萬事大吉。


“確定嗎?”白靖擎不願意相信她。


“總理要是可以的話不妨親自去調查,我該說的能說的都說完了。”甯玥咬死不承認。


白瑋宸和白靖擎總覺得低估了她。


“甯玥,你難道不能看在小元的份上把真相說出來嗎?要是平麵圖紙被陸霆驍的弟弟拿到,他會做出更加殘忍的事,那麽多條無辜的性命,你就一點也不動容嗎?”


白靖擎苦口婆心的勸道。


“我不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他們的性命與我無關。”


她連自己都救不了,哪裏有精力去管別人的死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