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801章 她中毒了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801章 她中毒了


陳鹿帶走了雲小元,他被他們關在了一間臥室裏,他坐在沙發上,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沮喪。


他今晚帶著人本來已經抓到了三房的把柄,現在這麽一鬧,他的計劃又重新回到了原點。


雲小元坐在那裏,他陷入了安靜,一隻手摸著受傷的那隻手。


他原本還想找景暮騫去試探陳鹿,現在看來這招棋也可以卸掉了。


葉梟炴和弗萊克回到別墅,他們進去後,雲若兮的精神變得非常萎靡。


“阿魅被他們帶走了。”她精神恍惚的站起來抱住葉梟炴。


他抱著她道歉,“對不起,小元我沒能帶回來。”


當時情況緊急,他也沒有帶上保鏢一同前往,真要是打起來,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我不怪你,就好像他們要帶走阿魅,我也一樣的無能為力。”


雲若兮情緒低落的說道。


葉梟炴發現白靖擎並沒有在別墅裏。


“他人呢?不是應該留在這裏陪你嗎?”他生氣的低吼道。


“小叔叔中了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說是萌萌那邊有事,k要他過去一趟,現在看來,這些都是在計劃之內。”


雲若兮站得有點累,重新坐回到沙發上。


葉梟炴陪著她一塊兒坐下。


“少爺,少夫人,現在小少爺和阿魅先生在陳鹿手裏,該怎麽辦呢?”


“什麽怎麽辦?通知g國的護衛,還有告訴我父親和母親,讓他們別離開g國,避免再生枝節。”


雲若兮趕忙吩咐弗萊克。


葉梟炴沒有說話,他似乎在思考什麽。


“少爺。”弗萊克恭敬地低了低頭。


“我沒事。”葉梟炴說道。


雲若兮抓著他的手,“小元的事你別太擔心了。”


弗萊克總覺得葉梟炴把雲小元放在陳鹿身邊好像要做什麽?雖然看上去那是一招險棋,但是按照他對主子的了解,從不是個會輕易認輸的草包。


事情絕對不簡單。


“小元的事我會跟進,你不要操心。”葉梟炴握住雲若兮的手說道。


她沒有辦法不擔心,畢竟兒子是自己生的。


“陳鹿到底想要什麽?”


“她想要葉家的繼承權。”


葉梟炴果斷的說道。


弗萊克站在那裏,他滿是疑惑的問道,“少爺,她想要葉家的繼承權沒有錯,可是她不是男人。”


雲若兮聽明白了弗萊克的意思。


想要成為葉家的繼承者必須是男性。


“兒子是我弄丟的,我會想辦法把他帶回來,還有你的胞弟。”葉梟炴精瘦的雙臂抱住雲若兮,信誓旦旦的向她做出保證,“這件事我會負責到底。”


“嗯,我相信你。”


雲若兮對他點點頭。


她對他一向是信任的。


雲小元坐在臥室裏,沒有多久,他聽到門鎖開動的聲音,不一會兒有人進來。


“進去,老實呆著。”


保鏢把阿魅推了進去。


雲小元看到他,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小舅舅,沒想到我們倆都變成階下囚。”


“話別說的太早。”阿魅走到他身旁坐下,觀察著他的臉色,“你居然一點也不害怕。”


“怕什麽,怕那個該死的女人嗎?”


雲小元說道。


他早就發現這間臥室不一樣。


“小舅舅,這裏可能被安裝了監控器以及監聽器,你說話最好小心一點。”雲小元提醒阿魅,他們的聊天被人掌控在其中。


阿魅伸出手摸了摸雲小元的小腦袋,“一般情況下被抓進來不是應該擔心會不會死嗎?結果你倒好,還有心思研究這間臥室裏裝著監聽器和監控器。”


“要不然呢?我要鬼哭狼嚎的表現出我的恐懼心理嗎?”雲小元看著阿魅笑著擺了擺手,“這種哭鼻子的事糯糯都不做了,我這個當哥哥的怎麽能搶走她的劇本呢?”


阿魅心疼雲小元太懂事,太成熟。


“小元,其實你要是真的哭了,小舅舅根本不會嘲笑你。”


雲小元看著阿魅搖了搖頭,“小舅舅,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什麽?”


“你以為殺掉葉梟炴的兒子,這個人有命活在世界上嗎?”他的手放在腿上,表情淡定的說道,“葉梟炴的兒子不會白白犧牲的,何況,折磨一個人的辦法不隻是一千一萬種。”


“你這麽說倒也對。”


阿魅讚同雲小元的觀點。


雲小元看著阿魅,他笑嘻嘻的說道,“小舅舅,她已經中毒了隻是自己還不知道而已,不然你以為我爸爸為什麽要派景暮騫過去她身邊,這件事你難道沒有想過嗎?”


阿魅有點意外。


雲小元竟然提及了景暮騫下毒的事,這件事原本在計劃之內。


現在卻變成了計劃已經實施完畢。


“小元,毒下在哪裏你知道嗎?”阿魅配合著雲小元的劇本。


他坐在那裏,臉上的笑容越發擴大,坐在監控室裏麵的陳鹿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氣的單手折斷了握在手上的筆。


“小舅舅,葉思洋偷偷拿走的那個雪茄煙蒂你還記得嗎?”雲小元勾著唇角冷笑道。


“小元,你是說那支雪茄裏混入了毒藥?”


阿魅始料未及。


這轉折快的讓他有些接受無能。


“小舅舅,我早就告訴過你,無論做什麽都可以,但是得罪我們葉家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雲小元不怕把葉思洋招出來。


他心裏有其他的用意。


隻要葉思洋與這件事有關聯,他和葉梟炴所有的懷疑就能徹底被解除。


關於陳鹿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麽全靠葉思洋了。


“小元,我還是不太明白你的想法。”阿魅表情疑惑的望著他,“按照道理,葉思洋和這件事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你說的這些我能夠理解為陳鹿已經中了毒,那麽也代表景暮騫也中毒了。”


“當然。”雲小元冷靜地說道,他黝黑的眼眸深深地望著阿魅,“置之死地而後生,不求死何來的生?”


他仍然在意陳鹿的身份,其他的全部是是次要的。


“我明白了,你爸爸派景暮騫過去就是為了給陳鹿下毒,現在這下毒計劃算是成功了。”


阿魅說道。


“否則,你以為我爸爸是孬種嗎?把我留在敵人的身邊,而他自己安然無恙的回去了。”雲小元抬著頭就當陳鹿在麵前似的,扯著嗓門喊道,“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坐在監控室裏的陳鹿氣的雙手托在桌麵上,恨不得掐死一臉得意的雲小元。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