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717章 忍辱負重二十年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717章 忍辱負重二十年


“這些是所有的真相?”白靖擎冷冷地反問道,大手拍在沙發扶手上,“嚴博濤,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嚴博濤繼續往下解釋,“並不是,還有,當時的聶梓禦的確被我派去的人給纏住了,但是他很快找到了第一小姐,我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隻要第一小姐無法回到g國,那麽白家就是後繼無人,至於總理你的存在更沒有什麽可擔憂,那時候的你不過是比第一小姐年長了幾歲而已,對於我來說談不上任何威脅。


聶梓禦找到葉家,他大概怕暴露第一小姐的身份,所以連自己的身份也隱藏了,故意說是前來找人,可事實上,當時的第一小姐的確受了傷,葉家估計知曉她的身份,她當年走散時身上還別著黃金徽章,那是總統府的象征,當然你也有一枚,隻是身份不同,上麵的花紋與圖案也會不同。


原本事情很順利,聶梓禦想把第一小姐帶回家,但是我吃準他對數字讀寫有障礙,所以在沒有見到第一小姐之前,他沒有辦法主動去聯係總統夫婦,任何的門牌號,路標,以及車牌號碼,對於他都是無法記住的障礙,可是他很聰明,利用第一小姐被葉家撞車的事威脅了藍惠美,也就是現任的葉家本家的主母,她為了幫助葉彭輝擺脫嫌疑,不得不按照聶梓禦的要求去完成,最終他就改變了了身份成為了景暮騫,可是,這過程中葉家的主母其實沒有阻攔他們回g國,這一切是我在背後安排的,因為我知道當年的事,所以我要挾過她,一旦事情敗露,那麽葉家已故的葉老爺子一世英名就會被葉家上下得知。


當時的葉梟炴正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也就是六年前的那場車禍,所以在那次我趁虛而入,要他們葉家答應我的條件,第一小姐才會錯過回來g國的契機,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當初聶梓禦為了保護第一小姐給她尋了一戶收養的人家,那戶人家其實並不是雲家,是我在暗中掉包了,而葉家和藍惠美當時不知道這件事,因為去辦理這件事的人也是我的親信,這一千萬雖然是葉家出的,可也算是便宜了雲家,後來我才和蘇青染坦白身份,並且告訴她第一小姐的真正身份,所以她從小的成長經曆會比一般人苦上幾分。


葉家的主母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知道看上去雖然是送走了第一小姐,可事實上則是一種保護,保護第一小姐,也算是保護葉家,甚至確認第一小姐的身份後,讓她代孕生下葉家繼承者,可是她沒有辦法讓葉梟炴明媒正娶第一小姐,因為於小晨是我安插在他們身邊的一顆棋子,這顆棋子也是我給白書畫介紹的,自然,葉家沒有辦法讓第一小姐進門,一旦他們這麽做,我會要了第一小姐的性命。”


嚴博濤全盤托出當年的所有部署與計劃,甚至連一些細節也沒有放過。


隔壁辦公室內的雲若兮垂著頭,蘇穎秀也在思考嚴博濤說的問題。


藍惠美仰起頭緩緩吐出一口氣,她內心有一種史無前例的放鬆,葉梟炴看待她的目光也有了改變。


葉君爵緊緊地握著妻子的手。


當全世界都在誤會她的時候,她不僅要守護葉家的榮耀,守護雲若兮的身份,還要守護兒子心目中心愛的女生。


這二十年來,她所有的努力,所作出的犧牲,所有付出過的代價隻有自己才懂得其中的滋味兒。


不被了解的人最可悲。


萬幸葉君爵一直默默地支持著她。


隔壁辦公室內,白靖擎雙眸緊盯著嚴博濤,“這麽說來你為了扶你的親生女兒白書畫成為g國的第一小姐,不惜為她從小鋪路?那麽第一繼承者的死呢?是否與你有關聯。”


嚴博濤沒料到白靖擎還提到了第一繼承者死的事。


他抬頭看了一眼阿魅,“你去把他請來,讓他見見當年滅門慘案的製造者。”


“是,主子。”


阿魅恭敬地低了低頭。


“關於第一繼承者死的事與我無關。”他開始詭辯,不願意承認當初做過的事。


聞言,白靖擎冷哼道,“既然你不承認,那麽我找當年的人證來和你對質,聽聽看到底是你撒謊還是他撒謊。”


嚴博濤想象不到白靖擎到底會找誰,他坐在沙發上,一副毫無畏懼的模樣。


沒多久,阿魅推開辦公的門,進來的人坐在輪椅上。


隔壁辦公室的葉君爵,藍惠美以及葉梟炴和雲若兮看到電腦麵前顯示的人,他們紛紛感到吃驚。


“怎麽會是沈琛?”


雲若兮不可置信的反問道。


葉梟炴激動的從沙發上站起來,“不行我要出去找那個負心漢。”


雲若兮拉住他的手,抬著頭看著他搖了搖頭。


“先別衝動,聽聽他到底有什麽可說的,等到他說完再去也不遲。”


她勸葉梟炴暫時冷靜一下,別衝動。


葉梟炴氣呼呼地重新坐下,內心對沈琛的敵意有增無減,當初葉希辰的死是他內心對那個男人最難以剔除的一根刺。


阿魅推著沈琛緩緩靠近,他蹲下身幫沈琛刹住輪椅的刹車。


“嚴博濤,你好好看看,這個人你可認識?”白靖擎的手指著坐在輪椅上的沈琛。


嚴博濤搖了搖頭,直接說,“不認識。”


“二十年前我也不過是個孩子,你當然不可能記得我,沈家的滅門慘案,因為第一繼承者中毒的事,我父親遲遲研究不出解藥,你就仗著總統不在,召集一群人將我們一家活活燒死。”


沈琛坐在輪椅上看著嚴博濤說出了當年的滅門慘案。


他嚇得一臉發白,伸出手顫抖的指著沈琛,“你,你難道是那個醫學博士的兒子?”


“正是我,不怕實話告訴你,我就是當年為第一繼承者試藥的藥人,你很意外我沒有死?因為我父親除了是個醫學研究工作者之外,他還是個癡迷於呆在地下室的怪癖,家裏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有出口,你沒想到吧?我不但活著,並且還活得好好的出現在你麵前。”


嚴博濤嚇得雙腿一軟,單膝跪在了白靖擎麵前,好像受到了不少驚嚇,空洞的雙眼瞪著前方,嘴裏念念有詞,“報應啊,這都是報應。”


白牧贇從沙發上站起來,他推開門走到隔壁辦公室,白靖擎看到他進來,阿魅讓出一條道,他走到坐在輪椅上的沈琛麵前,蹲下身,大手拍了拍沈琛的手背。


“我這個人從來沒有對不起誰,唯獨你們沈家是我這輩子牽掛在心上的一件冤假錯案,我欠你們沈家一個公道,欠你父母親一個說法。”


白牧贇哽咽的說道。


沈琛見到白牧贇低著頭說道,“閣下,我很榮幸你還記得我們沈家的冤假錯案,隻求你能夠還我們沈家一個公道。”


他這一低頭讓白牧贇內心湧上了幾分激動的情緒,雙手牢牢的抓著他的雙臂。


“我會替你們沈家翻案。”白牧贇向他做出保證。


隔壁一間辦公室裏,葉梟炴坐在沙發上,他突然明白藍惠美為什麽要讓葉希辰嫁給沈琛,也許,這樁聯姻裏還有什麽事是他不知道的。


“來人,把嚴博濤帶下去嚴加看管。”白靖擎站起來衝著門外的護衛冷喝道。


護衛走進辦公室,一左一右的架起嚴博濤。


“是,總理。”


他們將他強行拖在。


等到他們離開後,雲若兮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她站起來接電話,邊走出去,“喂,你到了嗎?”


“嗯,我已經乘電梯上來了。”


戴著口罩的女人站在電梯裏,握著手機和雲若兮通話。


她看著葉梟炴,又看著藍惠美,內心充滿了激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