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70章 我,你得罪不起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托馬斯見費曼不出聲,他繼續替兒子強出頭,“小元,你看我和你爸爸的家族原本就是世交,這件事能否看在伯伯的麵子上就草草了結了?”


雲若兮在等兒子的回答。


他幾經周折,大費周章的采取指紋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想而知,整件事不會輕易罷休。


“看在伯伯的麵子上這件事更不能算。”雲小元抬著頭,皺著劍眉目光倔強,“所有的事全部是你引起的,你才是造成事故的始作俑者。”


費曼沒有說話,腦袋越垂越低。


“雲小元,你說話好歹有個分寸,我可是長輩。”“哪有長輩要欺負晚輩的道理,既然你口口聲聲稱和我們葉家是世交關係,那麽你欺負我就更加不應該了,你不怕結盟的關係會因為冤枉我而就此破裂嗎?畢竟我可是葉家


未來的繼承者。”


雲小元泰然自若的應付著眼前的難關,絲毫不需要葉梟炴出手相助。雲若兮從未見識過兒子膽識過人,說話擲地有聲的一幕,盡管他才年僅六歲,可是他的輪廓裏清晰的能見到坐在她身旁的男人的影子,遺傳這東西果然是很強大的複製黏


貼。


“費曼不會撒謊。”莉莉安打破了平靜。雲小元沒有氣餒,看樣子和他們講道理是講不通的,“費曼有沒有撒謊他自己心裏清楚,不過他冤枉了我是事實,你們可以不承認這件事,但是我知道他為什麽會那麽做。





托馬斯和莉莉安盯著眼前的雲小元,又看了一眼費曼。


“他為什麽要冤枉你?原因呢?”


托馬斯問道。


雲小元走到費曼麵前,他伸出小手握住費曼的小手,“你為什麽不能勇敢一點告訴你爹地所有的真相呢?”


葉梟炴繼續喝茶,雲若兮在等待雲小元的答案。


托馬斯擔心的望著費曼,雲小元見費曼不肯說話,他走到托馬斯跟前,“伯伯,待會兒是不是我說什麽你都相信?”


他遲疑了一下,並沒有回答雲小元的提問。


“那好吧!反正你兒子冤枉了我,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讓我爸爸打官司,但是有件事受到傷害的是你兒子,而不是我。”雲小元說道。


托馬斯也被他整的莫名其妙,總覺得他的小表情看上去不像是撒謊,可是兒子難看的臉色到底是為什麽呢?


“好吧!不管你待會兒說什麽我姑且信你。”托馬斯暫且做出了讓步。


雲小元想要說話,發現他的喉嚨有點幹澀,他轉頭瞅了弗萊克一眼。


“小少爺是口渴嗎?”


“是的。”


弗萊克立刻遞上一隻小水杯,他喝著自己帶來的水,雲若兮差點暈倒,哪有人出門自己帶水的,這習慣他在幼兒園就養成了。


喝完水,雲小元繼續往下說,他跑到托馬斯年輕的太太麵前站定,“漂亮阿姨,麻煩你讓我看看你的手可好?”


“好啊。”她沒有設防,伸出手讓雲小元仔細看個夠。


他快速抓住托馬斯年輕太太的手,然後指著她戴在手指上的戒指說道,“伯伯,這枚徽章大概是家族徽章吧?”


“不錯。”托馬斯向雲小元進行解釋。


雲小元的視線投到費曼的方向,他沒有忽略費曼的神情。


“你是不是常年出差,很少回家?”他又問道。


莉莉安顯得非常不耐煩,她突然低吼道,“你到底有完沒完。”


“別著急莉莉安姐姐,因為你也是幫凶。”


雲小元沒有放過費曼難看的臉色,他甩開了托馬斯年輕太太的手,走到費曼身邊站定。


“我都替你演了這麽久的戲,接下來要說什麽,你難道不提自己辯解一句嗎?”他沒好氣的嘟囔道,說話的語氣聽上去和費曼的感情特別好。


雲若兮越來越看不懂了,葉梟炴倒是明白兒子的心思。


“你可以不說,但是那天我來你們家裏做客,你追著我的車子跑出去,不是怕我逃跑,而是你想跟著我離開這個家。”


雲小元站在費曼麵前說出了一句讓所有人都震驚的話。


他站的有點累,走到單人沙發前,抬起小短腿想往上爬,弗萊克立刻上前抱起他,然後放在了沙發上。


雲小元坐下後,雙腿才有了減負的感覺,整個人一下子變得輕鬆。“雲小元說的沒有錯,我其實想跟著他回家。”費曼緩緩抬頭,他望著托馬斯,“都是爹地的錯,是你花心,喜新厭舊,姐姐和我不是同一個媽咪生的,她對我的好隻是你眼


前所見到的,可是私底下她對我根本就不好。”


莉莉安一整臉瞬間慘白,她摟著費曼的雙手很明顯在顫抖。


雲若兮感到緊張,她的視線投到雲小元的方向,葉梟炴悄悄地握住她的手,不讓她有任何的擔憂。


她抬眸對上他深邃如海的眼瞳,那一刻,躁動不安的心很快得到了平靜。


“為什麽呢?”托馬斯完全不明白兒子的心情。


費曼從莉莉安的懷裏掙脫出來,他當著托馬斯的麵卷起衣袖和褲腿,所有人看到他身上的淤青,似乎明白了什麽。


長期以來,莉莉安和托馬斯年輕的太太趁著他不在家,對費曼進行了虐待。“她讓我餓肚子,威脅我不能說出她的秘密,其實趁著爹地不在家,她會借由老師上課的名義,把不同的男人約到家裏來,有次我不小心撞破了她的秘密,她就一直針對我


。”


費曼說出了托馬斯年輕太太對他做的令人發指的行徑。


托馬斯聽完後頓時大怒,他抓著年輕太太的手,摘下她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然後轉頭望向雲小元,“這枚戒指到底是什麽意思?”“費曼把徽章放到我的口袋裏,在冤枉我偷走的,也許他想要引起的僅僅是我的注意力,按照我爸爸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想要調查一些事情非常容易,徽章象征你們在場的


三個傷害他的凶手。”雲小元替費曼打抱不平。


托馬斯握著戒指,他皺著眉,神情狐疑的反問道,“三個凶手,其中一個是我?”


“當然。”雲小元不客氣的接了話,他的黑瞳睨著托馬斯的年輕太太,“不過事情還沒有完。”坐在一旁始終保持安靜的神秘客人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雲小元身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