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482章 白書畫的慘叫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482章 白書畫的慘叫


醫院裏,雲若兮守著雲小元一直到晚上八點半。


“媽媽,我口渴想喝水。”


雲若兮聽到雲小元的囈語,立刻起身幫他倒水,然後插上吸管送到他嘴邊,弗萊克將病床調整高度,方便小祖宗說話,看人。


蘇穎秀剛巧走開去給白牧贇打電話。


雲小元說想喝水的時候,眼睛根本沒有睜開,而是潛意識的先喊出來。


他喝完水睜開眼睛,輕輕眨了眨眼皮,看到雲若兮站在病床前,小聲地問道,“媽媽,真的是你嗎?”


兒子那一聲“媽媽”聽的雲若兮當場落淚,她放下水杯,低頭親吻他的臉龐,抬起頭看著他黝黑的眼眸,“對不起寶寶,是媽媽不好,這段時間我哪也不去,守在病房裏照顧你,直到你康複出院為止。”


雲小元抬起小手,輕輕地幫雲若兮擦掉臉上的淚水。


“媽媽,你別哭,我根本沒有怪過爸爸和你,受傷是意料之外的事。”他繼續幫她擦眼淚。


雲若兮心疼不已的握住雲小元的小手,緊緊地貼著臉龐。


“小元,你真乖。”她破涕為笑的說道。


“兮兮,你不要哭哦,女人哭的話會變醜醜的,要是你變醜醜的,爸爸不要你了怎麽辦?”


他皺著劍眉,表情認真的說道。


大概是剛醒過來,精神顯得有點差,眼皮微微耷拉著。


“你別操心爸爸會不要我的事。”她無奈的笑道,看著他一天沒進食趕緊問道,“寶寶,你要吃點粥嗎?”


雲小元有氣無力的搖搖頭,“不想吃呢!”


他想吃肉肉,想吃冰激淩,想吃小蛋糕,想吃小餅幹……


就是不想吃粥。


“吃三口好嗎?”她看著雲小元,和他打著商量。


他見到雲若兮苦口婆心的樣子,又帶著哀求不忍心再繼續拒絕。


“那就吃三口,不多不少哦。”


雲小元勉強打起精神和雲若兮做出最後的妥協。


在他們說話時,弗萊克已經盛好了粥,走上前遞給雲若兮。


“小少爺,要是可以的話你就盡量多吃點吧!自從離開城堡你都瘦了一大圈了。”弗萊克心疼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小祖宗。


這要是讓英國那邊知道少夫人沒把小少爺照顧好,指不定會編出什麽罪名來指責她。


“弗萊克,我覺得我這次真的病的太重了。”他突然說出一句沮喪話。


嚇得雲若兮差點摔了端在手上的碗。


“別瞎說,你的私人醫療團隊都在,他們說隻要你的傷口不再裂開,養好後又能打死一隻小老虎。”她樂觀的開導雲小元,不想讓他太泄氣。


雲小元耐性的聽雲若兮講話,他張開嘴等著她喂粥。


她喂他吃了一口,見他辛苦的含著粥,皺著劍眉難以吞咽的模樣,她看了心疼壞了,把碗遞給弗萊克,抽出紙巾放在他嘴邊。


“別吃了,不想吃的話吐出來吧!我叫人熬點湯過來,你最近沒怎麽吃東西,得打營養液了。”


“好。”雲小元把粥吐出來,閉著眼睛又睡著了。


蘇穎秀打完電話走進病房,感受到病房裏的氣氛有點謎底,她走到病床前站在雲若兮身旁。


走近時才發現,她看著雲小元正在默默地流淚。


弗萊克放下端在手上的粥,人走出病房前去找醫生商量關於雲小元胃口不佳的事,總得替小祖宗找一個解決方案。


“angel你先別哭,堅強一些,小元隻是暫時沒有胃口,會好起來的。”


“他從來沒病的這麽嚴重,從小他患感冒的時候胃口再不好還能吃一些的,這次卻什麽也吃不下。”她擔心雲小元的身體會走下坡路。


蘇穎秀抱住雲若兮,手掌一下又一下的撫著雲若兮的背。


“他長得一副大富大貴相,你的擔心是多餘的。”


她抱著雲若兮安慰道,嗓音輕輕柔柔的。


雲若兮靠在蘇穎秀身上,原本的不安的逐漸靜下來。


“母親,我當年不見了,你是不是也這般著急,無助又痛苦?”她抬起頭來,看著站在眼前的蘇穎秀,“歲月還是善待你的,沒有讓你老的太快。”


她溫熱的手掌摸著雲若兮的臉龐,溫柔的目光似恬靜的月光,“那段日子已經過去了,有生之年還能見到你回來就足夠了。”


雲若兮伸出手貼著蘇穎秀的手背,“母親。”


“嗯,我在。”


母女倆雙雙對視著,彼此的心裏有著無法言說的愛。


密林那邊的葉梟炴握著手槍,瞄準綁在樹幹上的白書畫,他修長的手指扣住扳機,子彈穿膛而出,掠過一片樹葉,朝著前方直直射去。


消音槍發出“咻”在黑夜中變成了動聽的音符。


“啊……”


白書畫發出慘叫聲。


原來葉梟炴的子彈不偏不倚的擦過她的臉龐,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他舉起手槍繼續標準她,這次他的腳步微微往旁邊挪了挪,瞄準時顯得有點漫不經心,好像射錯了部位對於他來說也不會影響報複的快感。


第二顆子彈射出。


黑夜下白書畫的慘叫聲淒厲的響起。


她的臉頰左右兩邊各自添加了一道血痕,在車燈的照應下顯得詭異,陰森。


“你們到底想怎麽樣?”白書畫氣的大聲喊起來。


她的臉肯定毀容了。


葉梟炴舉起手槍,繼續標準白書畫,他又重新挪動腳步恢複原位。


“咻。”


子彈朝著白書畫的臉上再次射去。


她的另一邊臉上出現了一個×的血痕,一旁的夜梟隊隊長看到這一幕努力的憋著笑,夜梟衛隊也一樣在憋笑。


葉梟炴的槍法凡是知道的人,全部領教過他的真正本事。


白書畫突然意識到,今晚這樁報複好像是有人蓄意造成的。


他想著打鐵趁熱,不想浪費時間,舉著手槍完成最後一個步驟。


在白書畫始料未及的這一刻,子彈又穿膛而出,她另一邊的臉頰也出現了×的血痕,左右兩邊的臉頰同時出現對等的血痕,多虧了葉梟炴的槍法出神入化,她臉上的血痕才會完美的左右對稱,沒有任何一絲的瑕疵。


葉梟炴收起手槍,對夜梟隊隊長做了個劈手掌的手勢,暗示他將白書畫劈暈。


“你們到底想怎麽樣?”白書畫強忍著臉上的痛又大聲質問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