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473章 成為養女的心計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473章 成為養女的心計


葉梟炴一聽他把醫療團隊帶來了,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小孩我已經和他解除協議了,工資發了足月的,並且還補貼了遣散費,小少爺在g國受了傷,顯而易見身份肯定是曝光了,由此一來我也沒必要繼續留在那裏等殺手來襲。”


弗萊克和雲小元解釋了城堡裏的情況。


“小元,等你用完早餐,弗萊克會留下來全程照顧你,我和媽媽還有事得去處理。”


他得出去幫白靖擎找解毒的辦法。


雲小元抓著被子,他嘟著小嘴,“我能不能請你們別走呢?”


雲若兮坐在病床邊,手掌輕輕地摸了摸他的額頭。


“寶寶,我得去找傷害你,傷害外公的殺手了解情況,好在弗萊克回來了,暫時由他照顧你,等爸爸媽媽辦完事再過來找你好嗎?”她清澈的杏眼定定地看著雲小元黝黑的眼眸,手掌摸了摸他胖嘟嘟的臉龐,“要是無聊了,你也可以打電話給我。”


雲小元看著弗萊克,又看了一眼雲若兮,再看一眼葉梟炴。


“我突然有一種感覺,接下來的生活又要跟保姆一起相親相愛的過。”他嫌棄的看了一眼弗萊克,忍不住重重一歎。


什麽都好,為什麽爸爸和媽媽要把他丟給弗萊克照顧呢。


雲若兮心疼的看著他,“寶寶,你不要說這種可憐兮兮的話,媽媽聽了心裏特別不好受,我今天把事情處理了,明天不出去了,陪著你把傷養好怎麽樣?”


葉梟炴低眸看著雲小元,他握住兒子的小手,黑眸直勾勾的看著,“殺手的事不但需要處理,還有雲漣漪的事也一樣。”


他認為和兒子溝通還是得用成年人的方式。


“雲漣漪?爸爸的意思是她也來了。”雲小元皺著劍眉反問道。


那個陰魂不散的阿姨還真無處不在。


“是的,所以我和你媽媽需要分頭去處理各自的事,你受了傷沒有辦法替我分擔,暫時也不要給我們添麻煩,g國現在處於忙碌狀態,懂嗎?”他握著雲小元的手,深邃的黑瞳盯著兒子黝黑的眼眸,“現在我隻要你安心養傷,可以做到嗎?”


雲小元聽取了葉梟炴的意見,也明白了g國最近的狀況,他點點頭。


“嗯,那我今天和弗萊克過吧!你們去忙你們的。”


他看著他們笑嘻嘻的說道。


弗萊克看的出來雲小元其實不想同葉梟炴和雲若兮分開,可是他貼心的沒有鬧脾氣,反而是欣然接受了。


在他看來,雲小元受了這麽嚴重的傷就算鬧脾氣也不過分。


“弗萊克,我肚子餓了,吃早飯吧!”雲小元摸了摸餓的扁平的小肚子說道。


弗萊克恭敬地低了低頭,對雲小元做了個紳士的禮儀。


“是的,小少爺。”


葉梟炴和雲若兮坐在沙發上開始用早餐,弗萊克來了也挺好,起碼他們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忙別的事,加上他的私人醫療團隊,目前兒子身上有傷口,有什麽情況可以第一時間進行補救。


用完早餐,傭人收走了保溫盒,葉梟炴和雲若兮離開醫院,雲小元和弗萊克留在病房裏。


“你說,我是不是這世界上最可憐的孩子?”


雲小元無精打采的看著弗萊克。


“你要是這世界上最可憐的孩子,那麽我是這世界上最可憐的管家。”照顧可憐孩子的管家不是可憐管家嗎?


弗萊克拉過椅子坐在病床前。


他不想理弗萊克,生怕越說越生氣。


葉梟炴和雲若兮走出醫院,阿魅等在外麵。


“我們沒有和你打過電話,你怎麽會來?”雲若兮感到好奇。


阿魅打開後座的車門,恭敬地低了低頭,“我臨走前給了守在病房外的保鏢一張名片,有什麽事可以及時通知我,或者你們有需要用車的時候也可以通知我。”


葉梟炴和雲若兮坐進車裏。


阿魅走到駕駛座打開車門坐進去,係上安全帶。


“現在載我們去見女殺手,你們昨晚是沒有問出來幕後的黑手,還是不想說出答案?”雲若兮盯著阿魅的後腦勺,她感到氣憤。


都什麽時候了。


雲小元受了傷不說,白牧贇也受了驚嚇。


白靖擎不至於沒有問出幕後黑手,除非不想說。


阿魅正在開車,他不想讓葉梟炴和雲若兮白跑一趟,“現在不用特地跑去辦公大樓,直接去警署看白書畫就好。”


葉梟炴和雲若兮沒有反對阿魅的提議。


“你做主。”


葉梟炴說道。


阿魅驅車前往警署的方向,車子在大樓外麵停下,葉梟炴和雲若兮從車子的左右兩邊推開車門下車。


阿魅在前麵為他們帶路,他走進署長辦公室,署長交代下屬帶他們前去探望白書畫。


監獄的門打開,雲若兮看到白書畫椅子上,麵容憔悴,身上穿著當天的衣服,看上去精神萎靡。


“雲漣漪沒有死對不對?是你一手策劃的詭計,你這惡毒的女人,父親和母親看不透你虛偽的麵容,是你要加害我。”


白書畫情緒失控的衝著雲若兮大聲咆哮。


“啪。”


雲若兮一巴掌打在白書畫的臉上。


她懵了。


“雲若兮,你敢打我。”白書畫眼眶通紅,從沒有受過這等委屈。


她站在白書畫麵前,小臉微寒,冷冷地道,“我打你又如何?你算什麽東西,也配在我麵前提我親生父母,你敢說成為他們的養女不是用心策劃,而是偶然,你敢嗎?”


白書畫沒有吱聲。


她成為白牧贇和蘇穎秀的女兒這件事明明是偶然,為什麽此舉會引起雲若兮的懷疑?


“我告訴你,g國的第一繼承者死了,還有順位繼承者也就是我,你留在g國的目的很明顯,我也死了,你以為這個位置會輪到你?”雲若兮突然俯下身,雙手撐在桌麵上逼近白書畫麵前,“你別忘了,我小叔叔可不是省油的燈。”


白書畫當然知道白靖擎是什麽樣的人。


她從來不敢當年和他起衝突。


“你到底想說什麽?”她冷靜地問道。


雲若兮的手捏住白書畫的臉,嗓音裏透著陰冷。


“你和誰聯手想要殺父親?”她想知道另外一個幕後黑手。


葉梟炴站在一旁,他在等白書畫的答案。


阿魅心裏有點擔憂,怕她說出葉梟炴最不想聽到的那個名字。


“s先生。”白書畫看著葉梟炴和雲若兮冷笑道,“熟悉嗎?和你們是故人。”


雲若兮臉色難看的站在那裏,葉梟炴的大手抓住她的手,五指動作用力,阿魅發現他對那個s先生真的有很強烈的敵意。


“你撒謊,他已經死了。”


雲若兮雙手抓著白書畫的雙臂,生氣的低吼道。


景暮騫死於空難,沒有道理他還活著來策劃這次的刺殺行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