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450章 我的男人為什麽不信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第450章 我的男人為什麽不信


白書畫恢複常色走到庭院,雲若兮想起昨晚葉梟炴交代的還卡一事,她從長椅上站起來。


“既然你來了就載我去一趟小叔叔的辦公室。”雲若兮看著她說道。


白書畫想拒絕,但是又怕錯過表現的好機會,勉為其難的答應。


“好的姐姐,不過你找小叔叔有什麽事嗎?”她旁敲側擊的打探雲若兮的心意。


雲若兮衝著白書畫神秘一笑,“我和他叔侄倆敘舊,你也可以一起參與。”


她沒有說破究竟去找白靖擎做什麽,想吊吊白書畫的胃口。


葉梟炴也跟著站起來,他正要開口跟他們一起去,庭院的前方,阿魅開著車駛進,車子在不遠處停下。


早晨的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尤其是英俊不凡葉梟炴和美麗大方的雲若兮站在那裏,使整個庭院的景色變得更加耀眼奪目。


阿魅推開車門下車,他走到雲若兮麵前恭敬地問安,“少夫人,早安。”


“早啊,阿魅先生。”雲若兮笑著對他揮手。


阿魅見葉梟炴俊龐繃直,他知道是眼前的男人又吃醋了,趕忙走上前打了一聲招呼,“葉少,今天你有什麽地方想去嗎?”


“今天你跟著我,我有很多地方想去兜風。”葉梟炴冷冷地道,眼神冷厲。


阿魅低了低頭,得罪亞洲大醋王,他這一大早出門很顯然是沒有翻過黃曆。


“是,一切謹遵葉少的吩咐。”


雲若兮見阿魅有苦說不出口,她抬眸看著葉梟炴,“最近你已經出門了好幾天,今天在家裏休息不好嗎?”


葉梟炴的冷眸睨著阿魅,輪廓深邃的俊龐緊繃著,“有免費的司機為什麽不用?”


她竟無言以對。


就怕再說下去兩人又得鬥嘴收場。


“你高興就好。”雲若兮經過他麵前手腕被攥住,人被強勢拽進他的懷中,“唔……”


她突如其來的遭受到他霸道又強勢的吻。


還是當著阿魅和白書畫的麵親她。


葉梟炴推開她,朝著前方走去,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阿魅趕緊跟上。


“雲若兮,你最好別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我不喜歡。”他磁性低沉的嗓音從前方傳來。


她一聽渾身哆嗦了一下。


被他強吻了還不算,現在還威脅她,太壞了。


“我就是去見小叔叔,你說的我好像要去紅杏出牆似的。”雲若兮不爽的反駁道,盯著葉梟炴偉岸的背影。


葉梟炴沒有轉身,他拉開車門站在那裏,“總之你注意分寸。”


雲若兮氣的跳腳又不知道該拿他怎麽辦才好?


白書畫本來就生氣,結果看到葉梟炴當著他們的麵吻雲若兮,心裏的酸意更是濃烈。


她走進別莊,回到二樓臥室拎著包包下樓,來到庭院和白書畫會合。


兩人坐進車裏,白書畫係上安全帶,“姐姐,姐夫平常和你感情很好?”


“反正這世界上的男人或者女人是沒有辦法插入我和他的感情生活。”雲若兮不想給白書畫任何對葉梟炴的幻想。


白書畫聽著雲若兮淡然的語調,她雙手方向盤發動引擎,驅車駛出庭院。


“姐姐,這男人就和愛吃魚的貓兒一樣,沒有不偷腥的。”她好心好意的提醒雲若兮。


雲若兮淺淺一笑,單手撩了一下發尾。


“那是別的男人,不是葉梟炴。”她笑容滿麵的側目看著開車的白書畫。


她沒有想到雲若兮對葉梟炴愛的如此忠貞。


“這可不一定,畢竟全世界的男人都會犯相同的錯誤,比如出軌。”


白書畫笑眯眯的看著坐在副駕座上的雲若兮。


“不過,我確定葉梟炴不會。”雲若兮肯定的說道。


聞言,白書畫皺著眉看著她,“為什麽姐姐這麽肯定姐夫不會出軌,不會犯錯呢?”


“我的男人,我為什麽不信?”


雲若兮霸氣的低吼道,淩厲的目光睨著糾纏不休的白書畫。


動不動就說葉梟炴會出軌,會偷腥,這是暗示她的男人靠不住嗎?換別的男人她相信會出事,可那人是高高在上的葉梟炴,他絕不可能做出地等行為,最重要的一點他有身體潔癖。


白書畫被雲若兮的霸氣回應震的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她對葉梟炴的信任不受動搖,不受他人的挑撥,要做到這些的確隻有深深愛著的人才能懂。


“姐姐,凡事總有例外。”白書畫繼續老調重彈。


雲若兮沒有著急辯解,她笑了笑,淡淡地道,“等葉梟炴出軌了,我一定打電話通知你,現在請你安靜開車。”


一路上嘰嘰喳喳吵個沒完沒了,她不暈車差點暈了白書畫那把聒噪的聲音。


白書畫沒想到雲若兮不但沒有受到任何挑唆,甚至對葉梟炴的信任沒有任何一絲的動搖。


一路上車廂裏恢複了安靜,雲若兮側身倚著車座,雙手抱臂閉目養神。


沒多久,車子停靠在白靖擎工作的辦公樓,白書畫停下車子,她看雲若兮還在睡,心裏忍不住一陣氣憤,這是完全把她當成了開車的司機呢?


“姐姐,小叔叔的辦公室到了。”她靠近雲若兮身旁,輕聲喊道。


雲若兮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時之間被靠近的白書畫嚇得揚起手,胡亂揮舞間不小心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


“啪。”


把掌聲特別的清脆。


白書畫有一種雲若兮故意打她的錯覺,至於事情的源頭就是她說葉梟炴會出軌的事。


“你幹什麽靠我這麽近,是要嚇死我嗎?”雲若兮先發製人,不給白書畫任何發難的機會。


白書畫挨了雲若兮一巴掌已經懵了,再聽到她的指責,百口莫辯的坐在那裏。


她強忍著心底的怨氣,好久才開口,“姐姐,你如果醒了就先下車吧!”


“要不是大白天,我還以為撞見鬼了,嚇死我了。”


雲若兮的小手拚命的拍著胸口,表示受驚過度。


她推開車門下車,背對著坐在車裏的白書畫,唇角微微上揚,笑容透著幾分狡黠。


站在大堂裏的白靖擎見到雲若兮臉上的笑容,他猜出了她十之八九的心思。


他的親侄女又淘氣了。


雲若兮拎著包要往前走,白書畫推開車門喊住她,“姐姐,等等我,我們一起走。”


她要白書畫送來白靖擎辦公的區域,目的就是要引誘對方一塊兒上辦公室,當白書畫開口喊她,此舉正中下懷。


雲若兮轉身,不悅的蹙著黛眉看著下車的白書畫,“我來找小叔叔,有你什麽事兒?”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