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267章 策劃的一出鬧劇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景暮騫推開雲漣漪,他上前搶走記者手中的相機,砸在地上用腳用力的踩踏。“雲漣漪,你別血口噴人,如果我和她真有染不會等到六年後,別動不動就扯六年前她生過孩子的事,那是你貪慕虛榮為了錢把她推入火坑,吃她的喝她的,一身名牌全是


她辛苦賺來給養你,養你們全家這群吸血鬼。”


他勃然大怒的模樣嚇到了一眾記者。


景暮騫甚至伸出手掐住了雲漣漪的脖子,惡狠狠地怒視著她,“我警告過你,動什麽都可以,就是別打她的主意,你為什麽總是不聽勸?”


方可欣沒想到雲漣漪會惹怒兒子,她生怕兒子過失殺人,膽戰心驚的勸道,“暮騫,你先鬆手,可千萬別掐死了,殺人是要坐牢的。”


他轉頭看著坐在床上一臉呆滯的雲若兮,她憂傷的目光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今天哪家報社敢刊登消息,我景暮騫發誓會告到你們坐牢。”他大聲的衝著一群記者撂下狠話。


雲若兮抬頭,她看到他為了她挺身而出,想到了前陣子和葉梟炴在一起,那個男人也曾為了她不惜與全世界為敵。


可是,現在他再也不會像天神一樣出現在她陷入困境的時刻,解除她所有的危難。


他要和於小晨結婚了。


這是他親口說的。


門外,服務員在觀察房間裏的情況,一邊和陌軒通電話。


葉梟炴辦公室,陌軒握著手機看著他,“少爺,雲漣漪找記者為難雲小姐,你看這件事……”


“不用出麵。”他冷冷地道。


陌軒也想不通葉梟炴到底在打什麽算盤,昨晚明明還恨不得殺了景暮騫,怎麽這會兒雲若兮和別的男人緋聞,竟然沒有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那麽是否還要繼續讓服務員監視他們。”


“不必。”


葉梟炴轉動椅子,背朝陌軒。


他對服務員輕聲交代著,“你可以離開了,錢一會兒打過來。”


“好的,謝謝先生。”


服務員向陌軒道謝,隨後掛斷了通話。


方可欣見雲漣漪的臉色從青白轉成豬肝紅,景暮騫要是再不放手真的會掐死她。


“暮騫,你趕緊放手,再不放手真的會掐死她的。”


她走上前去拉扯景暮騫的手臂。


雲若兮從床上下來,她穿上鞋子,邁開腳步的時候身子晃了晃,總覺得身體好像過勞了似的,非常累,非常疲憊。


“暮騫,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雲漣漪怎麽說就隨她去吧!你把她掐死了也難消她對我們的誤會。”她站在景暮騫的正前方,默默地看著他。


聽到雲若兮一席話,景暮騫掐住雲漣漪脖子的動作倏然鬆開。


她得到釋放,人像傀儡娃娃似的,軟綿綿的跌坐在地上,“咳咳……”


差一點點她就會被景暮騫當眾掐死。


昨晚明明看到雲若兮喝下了那杯茶,臥室裏也點了香,她竟然沒有脫光,這是哪裏出了問題?


雲漣漪認為雲若兮是熬不住強悍的藥性。


藥和香雙管齊下,沒道理她還能穿著衣服。


除非,中間有人做了手腳,她緩緩抬眸,看著景暮騫居高臨下的怒瞪著她。


厲洋不會背叛她。


他昨晚喝了那杯放了安眠藥的水,按照道理會和雲若兮發生實質上的關係,可偏偏沒有。


“各位記者,你們評評理,她勾引姐夫還有理了,這年頭人至賤則無敵。”


雲漣漪緩過勁,又開始當著記者到麵加油添醋。


方可欣指著雲若兮的鼻子叫罵,“你這有爹生沒爹娘的狗東西,勾引我兒子一次又一次,世界上這麽多的男人,你為什麽不去勾引別人,你這賤貨。”


雲若兮任由她罵,沒有回嘴。


她隻是在想一個問題。她昨晚來送貨肯定是一個圈套,可是景暮騫為什麽會出現在這個房間裏,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倆醒來是穿著衣服的,肯定沒有發生關係,那麽她身上的疲憊感是哪裏來的





雲若兮萬分確定一件事實,她和人發生過關係,但是那個人應該不是景暮騫。


那麽會是誰?


景暮騫站在雲漣漪的前方,他陰冷的視線盯著她的頭頂,“不要再騷擾若兮,否則我會曝光你所有的隱私,包括你父母的為人,這場鬧劇你要是想繼續,我奉陪到底。”


雲漣漪坐在地上,她單手攥緊,垂著頭咬牙切齒。


雲若兮,雲若兮都是你,是你搶走了景暮騫,是你的存在破壞我的幸福生活。


為什麽葉梟炴護你,景暮騫護你,你到底有什麽能耐,值得這兩個男人對你死心塌地?


“媽,你別再執迷不悟,有時間管我的事,不如多想想你的景夫人位置還能坐多久。”


景暮騫拉著雲若兮走到沙發前,抓起她的包包走出了房間。


方可欣一臉煞白的站在那裏,景暮騫說的沒錯。


她現在的確不該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景家還有很多事等著她去處理。


雲若兮不知道是怎麽從房間裏出來的,一路上是景暮騫扶著她,要不是他攙扶著,說不定她早就摔倒了。


這副狼狽的模樣要是讓葉梟炴看到,他指不定會怎麽看待她?


昨晚的事要是登報了怎麽辦?


c市就這麽大,她又能逃到哪裏去?


就算她能夠逃,那麽兒子呢?他還小,哪裏經得住那些流言蜚語的攻擊。


“若兮,我送你回去,昨晚的事我一定會調查的水落石出給你一個公道。”


景暮騫扶著她坐進車裏。


雲若兮疲憊的輕輕頷首,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她有太多的想法,卻理不清楚該從何說起?


昨晚的事發生的太突然,一切好像認為安排好似的,是誰要置她於此地?


靠著車座,雲若兮精神恍惚的閉上眼,她在想事情該如何解決。


差不多半個小時後,景暮騫送雲若兮到公寓樓下,他停下車,轉頭看了一眼後座。


“若兮,能自己下車嗎?”


他問道。


“嗯,可以,謝謝你。”雲若兮恢複了一些精神。


“昨晚的事有古怪,我調查清楚了再和你聯係。”


他向她許諾。


“好的。”雲若兮推開車門下車。


她剛站穩,身子晃了晃,刺目的陽光很晃眼。


“你沒事吧?”


見狀,景暮騫趕緊下車。馬路邊停著一輛科尼賽克,搖下的車窗,一雙陰鷙的冷眸睨著他們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