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級萌寶:總裁爹地拽上天第164章 欺負我兒子,十倍奉還

時間:2019-11-27作者:彥朵


“你這認錯的速度倒是挺快的,關鍵你認完後繼續重蹈覆轍,這次我不相信你了。”


雲若兮撿起掉在地毯上的抱枕,隨手放在雲小元的身旁。


他舉著受傷的小胖手,可憐兮兮,委屈巴巴,黑眸瞅著她,眼眶裏綴滿了水霧,一副要哭不服的樣子實在讓人提不勁兒繼續教訓他。


“媽媽,呼呼。”雲小元撒嬌的喊道,柔軟的小胖手搭在她的手背上。


他這副乖萌的模樣就好像一隻受了委屈的薩摩耶,怎麽看怎麽可愛。


葉梟炴的黑眸冷睨著雲小元,這小戲精還演上癮了。


“現在應該擦點藥,而不是呼呼。”雲若兮認命的抱起雲小元,抱著他走出了客廳,“小屁股挨一頓揍保管會老實。”


雲小元趴在雲若兮的肩頭,他正麵朝坐在沙發上的葉梟炴,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上去特別的顯眼,要說是錯覺,葉梟炴堅決不承認。


“對了,弗萊克為什麽沒有回來呢?”雲若兮低眸看了一眼抱在懷裏的雲小元。


他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他老板要他出趟差。”


她柔軟的嘴唇貼著兒子的臉頰,在他的小臉上吹了吹,“別淘氣,好好說話,他老板不就是爸爸,讓爸爸聽見又該說你了。”


“嘻嘻,才不怕呢!爸爸不知道有多疼愛我呢!”


雲小元依稀記得今晚放學的時候葉思洋也在場,他全程沒有看過那個討厭鬼,足以證明,那個勞什子的葉思洋在爸爸眼裏就是一粒渺小的塵埃。


雲若兮抱著他進了醫務室,醫生見到母子倆趕緊起身,兢兢戰戰的喊道,“少夫人,小少爺。”


“葉梟炴沒有跟來,不用這麽緊張。”她對醫生輕聲說道。


醫生的情緒很明顯換了個模樣。


雲小元不滿的嘟著嘴,他坐在椅子上看著醫生,“爸爸不知道多好,多溫柔呢!不明白為什麽總有人討厭他。”


“你又知道啦!小淘氣。”雲若兮的手輕輕捏了捏雲小元的臉頰。


“是誰討厭我?”


葉梟炴陰冷的嗓音從醫務室外麵傳來。


醫生嚇得拿在手上的鑷子掉在了地上,打破了一室的沉默。


“這裏沒有人說討厭你。”


她趕忙走上前對他做出解釋,又回頭瞪了雲小元一眼。


這孩子,哪壺不開提哪壺。


雲小元見到雲若兮的嚴肅目光,他低下頭接著做了個吐舌的可愛動作。


“醫生醫生,快點幫我的小手手擦藥,待會兒老師要來給我上課了。”他打破了醫生的發呆。


醫生很快回過神,對著雲小元恭敬地道,“是,小少爺。”


葉梟炴精瘦的長臂摟住雲若兮,她想避開卻已經來不及。


“兒子還在呢!稍微收斂點。”


“沒事沒事,你們可以徹底無視我。”


他另外一隻沒有受傷的小胖手連連擺了擺,小表情透著可愛。


“你還沒告訴我,到底是誰說討厭我。”葉梟炴摟著雲若兮走到雲小元麵前站定,低眸睨著坐在椅子上的他,“說謊就得打屁股。”


雲小元的注意力集中在葉梟炴的身上,皺著劍眉鼓著胖乎乎的包子臉,“我是說沒有人會討厭你,申明,沒有人說討厭你這句話。”


醫生放下拿在手上的鑷子,放下雲小元受傷的小手,順便幫他貼了一隻可愛的藍胖子創可貼。


“你確定嗎?”葉梟炴說道。


雲小元想滑下椅子,發現有些困難,醫生抱他下來,站穩後他黝黑的眼眸望著葉梟炴,微微一鞠躬,“爸爸,謝謝你分散我的注意力。”


雲若兮這才想到某個細節。


葉梟炴剛才和他說話是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這可以說是非常貼心的舉止了。


傲嬌的男人果然隻有傲嬌男人的同類才能懂。


雲若兮突然發現她不是最懂葉梟炴的那個人,雲小元才是。


意識到這一嚴重的事,她感到既無奈又鬱悶。


“嗯哼。”


他冷哼著。


萬幸兒子還不算太笨,否則剛才對他的一番用心算是白費了。


弗萊克帶著老師去了無人的郊外,他看了保鏢一眼,保鏢地上一把小巧的瑞士刀,結果後他把瑞士刀丟在了地上。


“按照我們家小少爺手背上的傷口,你自己親自添加十刀。”


他站在老師麵前說出詳細的步驟。


老師低頭望著被丟在地上的瑞士刀,打算舉刀去行刺弗萊克他們。


保鏢三下五處的將她製服,並且用一招擒拿手將她按在地上,老師頓時變得動彈不得。


“既然老師不想親自動手,那麽你們幫她一把。”弗萊克說道,他手腕一運轉對著保鏢做了個手勢。


“不要,你們放開我,我一定會報警向警察告發你們。”


她大聲呼喊起來。


弗萊克蹲下身,冰冷的嗓音不悅的響起,“你可以去報警,我想記者應該很有興趣知道你在校時那些鮮為人知的風流韻事,聽說你男朋友的公司這個月正在搞上市。”


不遠處的一個保鏢舉著手指將所有鏡頭拍攝下來,因為鏡頭的另一端是身在書房的葉梟炴。


“他不過是區區一個幼兒園小朋友,犯得著要你們替他強出頭嗎?”老師死到臨頭還嘴硬。


保鏢走上前,用手機屏幕對準老師,視頻那一端的葉梟炴陰鬱的幽冷目光冷睨著她,“隻因他是葉梟炴的兒子,你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老師當場愕然。


葉梟炴的名字如雷貫耳,隻是她沒有想到會有幸見到本人。


“動手。”葉梟炴陰戾的嗓音從手機那端傳來。


保鏢拿在手機站在原地,弗萊克對壓製老師的保鏢做了個手勢。


她白嫩的手背很快添上了二十道細密的血痕,傷口不深卻很疼。


“十倍奉還,不服從在十倍的基礎上再翻一倍,現在兩清了。”


弗萊克看著躺在地上痛不欲生的老師。


不遠處傳來雲小元軟糯的嗓音,“爸爸……”


葉梟炴放下手機,他推開椅子看著雲小元走近。


“什麽事?”


“那個鋼琴老師又來了,我今天的小手手能彈琴嗎?”


他伸出貼著藍胖子創可貼的小胖手,雙眸眨巴眨巴的瞅著葉梟炴。


“你說呢?”葉梟炴板著英俊的俊龐,擰著劍眉反問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