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不期而遇第三十六章 坐等輪渡

時間:2019-10-14作者:書生劍客


我們背著旅行包信步走向汽渡站的售票廳,買了兩張最快出發的船票。然後一起走到候船廳等渡輪。候船廳裏也有好些人,有的雙手抱在胸前觀望,有的低頭點擊手機,有的歪在椅背上瞌睡,當然也有人在談笑,跟火車站的情形極為類似。但自在是他們的,與我們無關。我們反倒覺得嘈雜又沉悶。我看了一下時間,離發船還有幾十分鍾,便拉著小喬一起走出大廳,來到了碼頭邊。碼頭上停了好多船,有大有小,有長有短,有漁船貨船遊艇橡皮艇等各形各色的船隻。不知什麽原因,往來的船並不多,大概都在休假吧。


我找了一個相對偏僻一點的位置,那裏有幾層預製的水泥板(不知做什麽用的,估計是用來做壓艙石吧)。我便拉著小喬一起坐下看海。


風梳著我們的頭發,陣陣舒爽。以前沒有見過大海,對海的印象基本來自於小說和影視劇。這回看到真的了,明白了海闊天空的實際含義。


眼前普藍的海水拍打著碼頭岸灘,一漾一漾的,水花四濺,折射著陽光,幻出炫目的霓彩;當然也蕩滌著空中岸灘的灰塵汙垢垃圾。記得尼采曾經說過“大海容納一切,而沒有不淨”。現在看來是值得懷疑的,因為有些垃圾是永遠消化不了的,永遠在海麵漂浮,或者暫時在某個島礁停留,等到暴雨漲潮時又在海麵東遊西蕩。它就像人世間某些醜惡永不消逝。再朝遠處望,蔚藍的粼粼微波貼著水麵從天際匍匐而來,遇到島遇到船遇到岸就抬頭挺身,彰顯蘊藏著的巨大力量。海鳥在空中自由飛翔,雪白的翅膀閃著銀光,仿佛雲端貴族。到了天邊,海麵就反射著白光變成亮白的一片,與天空渾然一體,水天一色。


我默默地看著。小喬也默默地看著。也許是壯闊的海麵,恢弘的海浪,高遠的天空,不自覺地使人感到自身的渺小----體量上的渺小,而在擁擠的人群中產生的渺小是精神以及力量的渺小,無論哪一種渺小都會使人情不自禁地對芸芸眾生對大自然產生敬畏之心。


我側頭看小喬。她一臉沉靜,連又黑又長的眼睫毛也靜止不動了,隻有鬢角的幾縷沒束攏的青絲隨風輕揚。當一個美女在默然深思的時候,智慧往往滋養著儀態,使之更美,就像繡劍,寒光閃閃的劍鋒遠勝於精繡的流蘇。


一條船快速駛過,激起了洶湧的波濤,波濤拍打著海岸,浪花頓時濺到了腳邊。小喬自然地將腳向後挪了挪。而我沒動,幾滴海水落到了紗襪上,透過紗滲到皮膚上,冰涼冰涼的。但是,我的心始終處於亢奮狀態,熱熱的。感覺心中的火苗被點燃了,想安靜想平靜也抑製不住了。


小喬恬靜地凝視著遠方。我注視著小喬,悄悄地去握她的手掌。她沒有甩開。我的膽子稍微大了些,整個手掌將她的小拳頭包住了。嗬,一樣的柔軟爽滑,一樣的富有彈性!


我輕柔地把她的手舉到眼前,仔細端詳。她的手白嫩得可以看到紫紅的極細極細的毛細血管,真正的白裏透紅,與眾不同。我心跳加劇,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將溫熱的雙唇覆在了上麵。纖毫輕觸,護手霜散發著淡雅的幽香,我陶醉了。


突然,小喬手背一按,我的雙唇登時緊貼著牙齒,然後她不斷地揉搓。我的雙唇被我的牙齒磨礪著,有那麽一點疼。她邊揉邊齜著牙笑說:“叫你色,叫你色.....”


這算好色麽?疼痛暗自忍受,冤屈難以訴說。


我的另一隻手迅速地握緊她的手掌,頭趕緊後仰,用手撫摸著有點疼的嘴巴。小喬得意地笑著。


“我怎麽覺得你有點像黃藥師,七分正,三分邪呢?”被戲弄的難堪,我自己知道。


“你自己心懷不軌,卻惡人先告狀。我哪邪呀?不說清楚,看我不揍你。”說著就要揮打過來,我立刻抓緊了與她相扣的手;她另一隻手也揮過來要拍打我,我另一隻手也迅速地將她手掌握住了。兩人側身相對,四目相視,在她晶瑩黑亮的眸子裏我看到自己凝神的呆模樣。當然,她的俏模樣也清晰在前。我傻愣愣地盯著,似乎要將每一絲纖毫都要攝進大腦深處。她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頷首斂眉。就這個頷首斂眉的細節,在我的腦中突然冒出徐誌摩的詩句“最是那一溫柔的低頭,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讓人回味無窮。


兩人的手仍然抓握成一個矩形,僵持著。她見我死性不改,立刻像公牛叉架一般朝我推頂過來。我猝不及防也“心懷鬼胎”地倒在了水泥板上。她重心不穩,隨即前傾趴在了我的胸膛,烏黑的秀發像撒開的漁網一樣遮蓋了她的頭,還有我的胸腹。


我趕忙伸出右手去攏撥她的頭發。絕美的一張臉從黑絲緞中露出來了。她稍稍翹起頭,有點嬌嬌嚶嚶地說:“你是故意的。真壞!”邊說邊用拳頭捶打。我的胸腔咚咚作響,猶如擂鼓。


美女是不大講道理的,有恃無恐。


我翹起頭抿著嘴笑,一言不發。也許是心理作用,一個漂亮女子簡直就是一件精致的活體藝術品,無論什麽動作什麽表情,怎麽看都賞心悅目,真可謂“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啊!


“再傻看,就把你色迷迷的眼睛挖掉。”她邊說邊笑眯眯地伸出兩個指頭朝我的眼睛慢動作探過來。


我輕輕抓住小喬的手,抽出了她的一根指頭,將它指了指她的側後方。小喬轉頭一看,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因為一條海魚慢慢朝我們這邊遊來。


“哇,這魚還好大耶!”小喬輕聲說,生怕把魚嚇跑了。


“我們逮住它,拿到飯店裏去賣。”我開玩笑說。


“怎麽逮?”小喬信以為真。


“用石頭砸。”我小時候在池塘邊見到大魚就喜歡這樣玩,但沒有一次成功。


我隨手撿起腳邊的一顆石子朝魚兒擲去,“咕嚕”一聲響,海麵濺起了一團水花,魚兒一個擺尾鑽入水底去了。


小喬也學我的樣,拾取石子狠命地扔向了那個魚兒轉身的漩渦。


“你們兩個在那做什麽?誰叫你們向海裏亂扔東西的?”我驚愕抬眼一看,前方有個工作人員在訓斥我們。


“快走。”我立刻拉起小喬就跑。


“現在的遊客真糟糕!”那個工作人員在我們的身後高聲地批評。


我們兩人一溜煙跑進了候船廳,坐在椅子上喘粗氣。


“沒想到大叔還這麽幼稚。”小喬笑嗬嗬地說,


“你不也一樣麽?”我輕聲詰問。


“隻是覺得砸魚好玩。”小喬興奮地說。


“差一點又犯事了。唉!”我歎了一聲。


“生活總是出人意料。不過,這樣更有意思。”小喬似乎安慰我。


“幼稚。”我笑看著她說......


“嗚------”汽笛長鳴,渡輪到碼頭靠岸了。廣播裏告訴人們開始驗票了。人群向驗票口走去,自動拍好隊。我和小喬也在隊伍之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