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不期而遇第三十五章 車內嬉鬧

時間:2019-10-14作者:書生劍客


小喬見我半天不做聲,惱怒地瞟了我一眼,然後轉頭望窗外,並隨手將窗玻璃摁下。我想象她的惱怒看著她的側臉不知從何談起,隻是定定地看著她。


秋季暖陽照進了車廂,清涼完全退去,舒適的氣溫彌漫,鹹鹹的微腥的海風撲麵而來,也將小喬的縷縷發梢拂到我臉上。各種感覺叢生。


又一縷秀發拂到我額頭,淡淡的香氣輕掩了風的微腥微鹹,頓時覺得秀發也性感。我情不自禁地捏住了這一縷發梢,輕輕地揉搓著,如絲般光滑。


車子一個微顛,我的手輕輕地觸到了小喬的頸背。她轉頭一看,我縮手不及像小偷正在偷東西一樣被她逮了個正著,尷尬地難為情地看著她。我鬆開手指,頭發輕輕飄下,我的手像石雕一般僵在空中,表情也凝固了。


小喬見我那傻愣愣的一動不動的狼狽相,先是莞爾一笑然後又很不滿地撇撇嘴說:“你鬼鬼祟祟做什麽呀?”


我腆著臉地故作輕鬆地調節氣氛:“你的頭發被風吹到我臉上額頭上,怪癢癢的,不過你的發質真好,柔軟又光滑!”


小喬不以為然依舊撇撇嘴說:“我看還沒有你嘴滑,我看你是故意的。”


“我說的是事實耶,怎麽就油嘴滑舌了?我怎麽會故意弄你的頭發呢?”我真的感到有點憋屈。


“你故意弄一下頭發也沒什麽,可是為你的不軌行為作辯護就不對了,不僅油嘴滑舌,而且還是老奸巨猾。”她言語更加刻薄了,說完嘴角掩不住笑意。明顯是故意在耍我。


“方美女,你毒舌太厲害了,我說不過,投降可以了吧?”我舉起了雙手,一臉無辜。


小喬笑得很開心,大概是冤枉我的詭計得逞了。她似乎是個高傲而敏銳的人,洞穿了我內在的自負,需要用某種“不幸”事件來打擊一下我這一路得勝過來的“驕狂”心態。高傲的人降服了自負的人,尤其是內在能量與之相當的人,比絕對優勢勝利還要快樂還要開心。


又一陣風吹來,發梢再次拂弄到我的臉上額頭上耳根上。既然手不能動,那我就動嘴吹過去吧。


我輕輕地細長地嗬著氣,小喬的如絲長發登時淩亂地遮擋了她的整個麵部,紅唇鼻尖粉頰時隱時現。朦朧衍生詩意之美。小喬無動於衷。


我醉心欣賞,同時又輕喜劇般製造。


不知道小喬有沒有識破我的“別有用心”,開始不在意,沒吹幾下就惹毛了,轉過頭眼睛嬌嗔地盯住了我的眼睛,硬著嗓子說:“你好大膽子,竟然敢調戲本姑娘。如果還不停,休怪我不客氣了。”


“不敢,我哪敢調戲你呢?我隻是在和風逗趣。”我眉開眼笑,對她的慍惱絲毫不在意,繼續吹著。


“有意思。”她果然說到做到,突然揪著我的胳膊擰。


有點疼,我忍不住“喲”了一聲:“你還來真的?”我詫異地看著她。


“你瞎嚷什麽呀?也不必那樣瞪我,我隻是在擰衣服,與你無關。”她神情淡然,咬緊嘴唇眼含笑意。以牙還牙來得太快了,我的天。


我疼不過,立刻抓住她的手,另一隻手將她的肩膀扳向自己,兩人便緊緊地靠在一起。她使不上勁,手自然卸力了,但是我怕她再次襲擊,抓握的姿勢持續著。


司機在前,雖然無心於後座,但我仍不敢亂動,一切都循規蹈矩。


不過,兩人一直這樣手握著手,我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心思已經轉移了,由防範襲擊轉向了體驗小喬的貼靠傳遞給我的感覺。小喬輕微的掙紮扭拽帶動著富有彈性的臂膀撞擊我結實的肩臂,就像海浪拍打著岩礁。在一次次的觸碰中,小喬的身體開始如泥塑一般,遇到水就變得柔軟起來,我明顯感到她的腰椎挺不上勁,整個上身倚靠在我的肩膀;我也把持不住自己了,頭也靠著她的頭。蘭香微沁,肌膚撩人,我不禁心潮澎湃,激浪騰空,顫顫巍巍地一手托住她的後頸,一手扶住她的肩膀,將她輕輕地攬在懷裏了。此時的小喬可能累了,已然閉上了眼睛,躁烈與調皮歇息去了,臉上呈現前所未有的恬淡安然。


此次的深擁與上次在龍虎山棧道下相擁過夜是不同的。上次好像是玻璃與玻璃的層疊,是兩個相切的世界,在心靈上沒有什麽明顯的粘連。兩人幾回一起身曆險境同心協力脫困,在心理上有了一定程度的默契和感應,所以此次相擁就像種子撒在了泥土,種子因泥土而發芽生長,泥土因種子而充滿生機----她就像一顆種子落在了我的心底,瘋狂生長。


我低頭凝視著她,明顯感到心律過速,激情難抑,手不自覺地由胳膊移向了臉頰,輕柔地摩挲。臉龐潔白、紅潤、端莊,衝擊了我的視覺;皮膚光滑、細膩、柔軟、極富彈性,衝擊著我的觸覺。她依然安詳。


我不由自主地將頭緩緩低下,蜻蜓點水般的輕輕地吻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再以不易察覺的速度下移輕吻鼻梁鼻尖,然後下意識欲作“人工呼吸”。就在剛要碰觸嘴唇的一刹那,突然車子一個減速,我們微微前傾。我應激地摟緊她,頭輕輕地觸在前座靠背上。她也本能地摟住了我的腰,一對海綿球緊貼著我的胸膛。


即將燃起的狂熱被車子刹住了。我扶起小喬挺身坐好,抬頭前望。看見司機目不斜視,友好地問:“朋友,在哪停車?是這個碼頭還是汽渡站?”


我朝窗外一看,車停在了碼頭邊,而不是汽渡站,於是就說:“我們要去汽渡站坐船的。”雖然可以下車走,但多坐一段路,美妙的感覺就可以多延續一會兒。


車子繼續前進,我們的情緒還沒完全醒過來,相互依偎著。


不過一會兒,車停了。司機說:“朋友,到了,請下車!”


聽到這一聲招呼,我恍然從夢中驚醒----快樂真是長詩中最短的一句啊!----趕緊輕輕地推了一下小喬。小喬伸了個懶腰,打著嗬欠說:“這麽快,就到了。”


“是呀。我們該下車了。”我們收拾好行李下車。我按照計價如數付了車費,然後整了整裝,充滿愛憐地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走向汽渡碼頭。


的士沒做逗留,迅速轉頭一溜煙地去尋找下一單生意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