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不期而遇第一百一十八章 租車奔南昌

時間:2019-10-14作者:書生劍客


樹欲靜而風不息。他們都是知識分子,既然鐵定要將無聊當作一種手段,我便盡量與他們少說話,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交談之外。我感覺十幾年前的經曆似乎在重演,寫《官場論》三部曲的時候,境況與此也很相似。所不同的是,那時同誌們的騷擾還有關心的成分,怕寫出不當言論而遭牢獄之災,而今吳無賴純粹出於個人忌恨,挾行政權力迫使大家聯手惡意騷擾,使我確定人群中有壞人,不可一味仁慈。當憤怒累積到臨界點的時候就是大爆發的時刻。


我也把自己的心凍結起來,不輕易動怒,做個冷麵行者,好在與小喬聯係產生的甜蜜也可以衝淡諸多苦惱。愛情會資生活以美好,濟人生以動力,這是我的信仰。


小喬在微信裏說:“我明天就要離開南昌了,之前巴不得快點離開,現在真要走了,心裏卻反而舍不得了。”


“你明天什麽時候走?我去送你好麽?”我真的想和小喬再來一次親密接觸。


“明天上午十一點的飛機。你還是不要來送吧。我怕到時控製不住自己的感情,不停地流眼淚,遭旁人恥笑。”小喬發了“難過”“害羞”兩個表情。


“那有什麽,離別流淚再正常不過了。蠟燭有心憐惜別,替你垂淚到天明。自古以來都如此,你那樣在乎幹嘛呢?”我勸道。


“見到你在場,我離開時一定會難過得流淚的。可是我不想太難過地離開,因為希望父母來接機的時候看到我開心的笑容,而不是帶著淚痕。”小喬真是孝順啊!我還有什麽理由繼續勸說呢?


“你想得真周到,真是父母的好女兒。”我發了幾個“誇獎”的手勢過去。


“做兒女都應該的嘛。現在我要收拾東西了,你去忙吧,有空再聊。”小喬綴了一個“微笑”。


“嗯,好的。一路平安!”我送上了一支“玫瑰”。


放學之後,我在家裏專心地習練書法,突然手機響了。我趕忙拿起一看,呀!霍妮打來的,看來事有不妙。


我立馬點通,輕輕地說:“喂,霍美女好!”


“舒老師好!剛才喬姐接到了顏敬文的電話,說是要給喬姐餞行。喬姐不大想去,然後他們幾個男同事輪流打電話邀請。喬姐礙於情麵,最終還是決定去了。你看有問題麽?”霍妮有些焦急的語氣,似乎聞到了不懷好意的氣息。


“哦,你會去麽?”我有點忙亂了,但還是理了理頭緒,盡量不使自己失去方寸。


“會的,喬姐去房間換衣服去了。車子停在外麵,馬上就要走了。”霍妮的語氣還是有點急。


“嗯,你知道哪家酒店嗎?知道了就發店名和地圖給我。我來想辦法,以免受到傷害。”


“嗯,現在不知道,到時再發給你吧。再見!”霍妮肯定的說。


“好的。謝謝你好姑娘,再見!”我把手機塞進褲兜,邊收筆墨紙硯邊想,顏敬文對小喬有沒有存歹意這不好說,根據以往的言行來看,當然他算不得光明磊落,輪番轟炸肯定暗藏玄機,圖謀不軌。我絕對應該提防他們聯手算計。但是該怎樣來解這個圍呢?那麽遠,南昌又沒熟人可以幫得上忙。如果自己現在就坐公交車去撫州,再到撫州坐動車去南昌,然後落地打車,這樣複雜地轉乘什麽時間都錯過了,什麽作用也起不了......對,到租車行租一輛車直接開過去,一切就都來得及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衫,怕夜晚天氣變涼就披了一件黑色的風衣,揣好銀行卡、駕照以及身份證等三步並作兩步跑下樓騎車直抵車行。


到達車行,裏麵的工作人員見我進來眼睛都直直的,我說來租車時,她們才醒悟過來要受理業務了,然後登記、查看身份證、收款、交付車鑰匙。轉身出門時,我看到自己玻璃門中的影子又帥又酷才明白剛剛她們發愣的原因。一名工作人員領我到車庫取車,我嫻熟地將車開到加油站給車加油,然後上高速往南昌飛馳而去。


為及時收到霍妮的信息,我將手機放在檔位旁。


在高速上開車非常輕鬆,隻要注意前方的彎道和速度提示牌就可以了,但是我的心情可一點都輕鬆不起來,擔心小喬受到顏敬文他們幾個的暗算。霍妮還沒發來地圖信息,更添了一層焦慮。提速,再提速,100碼,110碼,120碼......不能再快,否則違反交通法規了。


“叮鈴”手機響了。我一手把住方向盤一手拿起一看,哦,是霍妮發來了信息。現在不能細看,等下了高速再看吧,專心開車要緊。不要弄得那邊的事情沒處理,自己倒要人處理了就不好。


一個小時左右,我順利地下了高速到了僻靜的路段才翻出信息來看。他們現在在“大唐才子酒家”,萬壽宮附近。我立刻啟動車載導航,否則會迷路的。


到了市內,此時正是人們下班回家或者出門吃飯的高峰時期,車流滾滾,時不時地堵一段,因此車子前進的速度非常緩慢。有時停了好半天可剛一啟動紅燈又亮了,這種心情近似你買了一張中獎彩票卻被告知彩票作廢了的感覺。


就在焦急無奈的檔口,霍妮來電話了,隻聽見她帶著哭腔說道:“舒老師,喬姐她......她不見了。顏敬文和......他的幾個兄弟可......能在飲料......中做了手腳,喬姐喝.....完之後就好暈,雙手支著腦......袋不說話。等我上了一......趟洗手間回來,隻剩一個......人在那陪我,不知道其......他幾個把她帶......到哪兒去了。我出門尋......找,也不......見蹤影。我真沒用!”說完就放聲大哭起來。


“啊!還有這事,你別哭,我能找到她。”我想起可以查手機定位,,“等我查一下小喬的手機定位信息就可以了。”


我掛斷電話,點開手機立即檢索小喬的信號,迅速找到了小喬的準確位置,正在沿江北大道,駛離大唐才子酒家已經好幾千米了。從我目前所處的地點出發,抄最近的路追過去都要經過好幾個紅綠燈,轉好幾個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