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逆天神醫第1172章 因果殺(上)

時間:2019-10-15作者:月亮不發光


一旁的上官驚雲目光頓時深深一斂,臉上無比動容,心中亦是泛起滾滾浪潮。


聶東流的父親,不就是聶家那位神秘的老祖聶山嗎?


一想到這老聶頭竟然便是聶家老祖,上官驚雲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寒氣來,他感覺自己渾身所有的秘密都被人給窺探了去。


“驚雲……拜見老祖!”


上官驚雲在經過短暫的震驚之後,也立馬跟著跪了下去,將頭埋得很低。


聶山在前麵撐船,目光看也不看身後兩人,望著對岸的祠堂島,手上動作緩緩。


“你們到此來,難道不是為了擺渡而來嗎?”聶山在前問道。


聶東流連忙躬身回答道:“啟稟父親,我聶家遭遇到了麻煩,懇請父親出手!”


“麻煩?”


聶山笑了,他緩緩道:“我在這祠堂島附近擺渡百年,每一天前來找我擺渡過河的人,又何嚐不是遇見了麻煩?他們想過河,我便存在了,可我渡人過河,不知誰又來渡我?”


聶山悵然望著天空,他於此地擺渡百年,最後那一步,卻始終跨不過去。


“既然你們不是擺渡的,那我這船倒也沒必要撐到祠堂島了。”


聶山罷之後,盤膝坐下,拿出放在渡船上的一根竹魚竿,開始靜默釣魚。


聶東流立馬向旁邊的上官驚雲遞了一個眼神,上官驚雲意會,急忙上前,同時奉上那盛放了畢雲濤一滴眉間血的玉瓶,不卑不亢道:“老祖,我聶家直係後代聶仲十多年前在塵宇星上被人擊殺,那人一路來到天瀾星上,受限於萬劍朝天大比的規則,聶家無法對他出手,最後鋌而走險,與那人做賭,可……”


上官驚雲欲言又止,聶山接道:“可你們輸了。”


“不錯,我們是輸了,但我們取得了那人的一滴眉間血,這便呈交給老祖。”


上官驚雲完之後,立馬將那枚玉瓶放在聶山身旁的甲板上,然後跟聶東流遞了一個眼色,兩人同時躬身道:“就不打擾老祖(父親)潛修了,我等告辭!”


兩人踏浪而行,身形直接越過湖麵,重新回到了岸邊。


隻是兩人都未曾離去,而是佇立在岸邊,遠遠的眺望著湖水中央的那一葉渡船。


“驚雲,你老祖他會對那人出手嗎?”聶東流皺著眉頭問道。


上官驚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來,回答道:“不論是出於何種原因,讓老祖未曾對那人出手,但我知道,這眉間血在手,老祖就一定會有動作的!”


湖麵之上,其他渡船來來回回,人群一個個去往祠堂島,然後又回來,唯獨聶山一人盤膝坐在湖麵之上,靜靜的垂釣著。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我撐渡船,逆流百年時光,融眾生長河,探尋這世間的因果,可何為因?何為果?”


聶山悵然的望著湖麵,最後,他拿起了旁邊的那枚玉瓶,此時玉瓶之中,畢雲濤的那滴眉間血閃爍著神異的光輝。


“十八年前,我便已探尋過你,我看到一團迷霧,你身上應該有大因果!”


聶山眸光閃動,當初在聶仲身亡之後,他確實派人去將聶仲的魂珠取來,他以聶仲魂珠為線,順因尋果,窺得畢雲濤一絲蹤影。


隻是隱約間在看到畢雲濤身上暗藏大因果,這因果,他不敢沾染!


“但凡蘊藏大因果之人,必身有大造化!我聶山修因果道,不想沾染因果,也無意奪人造化,可……”


“我於此地擺渡百年,心澄如鏡,感悟早已經夠了,我距離真正的化神,也許便差這一場造化!”


聶山罷之後,心中似乎已經有所決斷,然後隻見他一手抓住玉瓶,繼而將這玉瓶之中的眉間血往湖麵中一倒!


血入湖水,才一刹那間,整個湖麵瞬間被染紅,綿延方圓數十裏!


湖水轉動,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在翻湧滾動,整個血紅色的湖麵都開始沸騰了起來!


天地之間,忽然蔓延過一道血色!


這血色蔓延之地,那地方便瞬間凍結!


聶東流跟上官驚雲兩人正保持著交談的姿勢,兩人動也不動!來往渡船停駐在湖水之中,好似天地間的定樁!那岸邊談笑的行人,笑意停駐在臉上。


這一刻,以聶山乘坐的渡船為中心,方圓數百裏之內,所有的人或物,在這一刹那盡皆靜止!


“天為長河,布下因果,生靈如魚,任憑掙紮騰躍,終逃不過這一世因果長河!”


“就讓我看看,你到底蘊含何種因果!”


聶山罷之後,直接閉上了眼睛,他的魚線入河,似乎是在找尋他要捕捉的那一條魚!


……


雲之戰場,二十多日時間一晃而過,經過這二十多日的激烈角逐,雲之戰場之中的廝殺已經消減了許多,原本接近三千人的巨大戰場之中,隻剩下了不到一百多人,這剩下的一百餘人,每一人背後都有數十柄天瀾劍懸浮,多者甚至有上百把!


剩下的每一個人,俱是從近三千名的天驕中脫穎而出的天驕!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是好招惹的。


唯獨畢雲濤一個人盤膝坐在雲之戰場上,背後一柄琉璃幻彩的天瀾劍懸浮,顯得異常的醒目。


“殺!”


忽然,有人終於忍不住,向著正在盤膝閉目調養的畢雲濤一劍騰飛過去。


這一劍劍氣如雲,滾滾而來,劍氣縱橫天際,才一眨眼間便已經到了畢雲濤的跟前。


當這一劍即將貫穿畢雲濤身體的時候,畢雲濤的眼眸忽然間睜開了!


“找死!”


畢雲濤嘴角扯出一抹冷笑,那人瞬間嚇得頭皮發麻,手上動作更是微微一滯。


畢雲濤當日在龍陽城內劍殺南域四大公之三,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此時見到畢雲濤清醒過來,早已是心生退意,欲要撤劍離去。


“既然來了,那便留下吧!”


畢雲濤伸手往前猛的一抓,那人猶如陷入沼澤,寸步難行,才一眨眼間,便被畢雲濤一爪生生捏爆!幻化成一團血霧消散在空氣之中。


而他背後的十多柄天瀾劍,也瞬間飛到了畢雲濤的背後。


畢雲濤站了起來,身後十多柄琉璃幻彩的天瀾劍將他的身形襯托得異常的高大。


*更新更q廣s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