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五百五十二章 臨行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司封司馮郎即將離開京師,前往沙州等地,臨走之時,京好友,無論關係遠近,紛紛站在城門口為他送行。


沙州是陳國極西北之地,再往前是關外,鄰西域,西番,肅慎地界,地方又馬賊橫生,是陳國最亂的地域,窮山惡水出亂民,曆年來,不知有多少官員死在了任,朝廷官員對此避之不及。


一般而言,被派遣往沙州等地的,都是犯官罪臣,一旦被發配,此生是沒有多少機會回來了。


馮郎雖然不是罪臣,但誰讓吏部有考核天下官員之責,窮山惡水也得有人前去,好巧不巧的,這個任務正好落在了馮郎肩。


隻是這一去,他還能不能回來,不能保證了,在京的親朋好友,能前來送別的都來了,因為誰也不知道,這是不是見馮郎的最後一麵。


城門口處,看著馮郎的馬車啟程,唐琦的臉色陰了下來。


吏部不禮部,以唐家的力量,這些年來,才隻培養了一位司封郎,可吏部的一紙調令,他們好不容易才培養出來的人,被派遣到沙州吹風了。


再想安插一人進吏部,難加難。


他看向身旁一人,問道:“這次江南道之行,禦史台出的那人,你爭取一下。”


禦史丞望向他,說道:“京官去了江南,是龍得盤著,是虎得臥著,算他是掃把星,到了那裏,孤掌難鳴,能翻的起什麽風浪?”


往年吏部考核官員,未免吏部一手遮天,禦史台也會派遣至少一名禦史前去,作監察之責。


但禦史丞親自跟著的情況,卻十分鮮見。


唐琦道:“我總覺得陛下這次派遣他前去,還有什麽別的目的,你對江南熟悉,一路盯著他點兒,萬一有什麽變故,也好及時作出安排。”


禦史丞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唐琦看向他,想到司封郎的下場,又道:“你自己也小心一點,算掃把星之名言過其實,也不是好招惹的。”


禦史丞再次點頭,小心駛得萬年船,雖然唐寧沒有去過禦史台,但他凶名在外,還是小心為。


……


才幾天的功夫,吏部四位郎,一重傷一下獄,還有一位被發配,再聯想到這個微妙的時間點,“掃把星”之言,又開始甚囂塵。


一次是以外,兩次是巧合,三次也勉強能歸於偶然,但四次五次,不是一個“巧合”能解釋的過去了。


某人像是行走的黴運,每到一部,便是一陣雞飛狗跳,不是克司是克下屬,自己卻平步青雲,不過兩年多的時間,已經坐到正四品大員的位置,人們回想起來,才發現六部的噩夢史,便是他的升遷史……


京還有傳言,這位天子寵臣,有吸收他人氣運,化作己用的妖法……


當然,百姓們的對此的看法卻不一樣,唐寧行走六部,懲的都是貪官,辦的都是汙吏,所到之處,蠅鼠之輩無所遁形,朝官員口的掃把星,卻是百姓心的“唐青天”。


唐人齋的特派記者遍布京師,這些話唐寧自然也聽到了,京都日報還為此專門開辟出了一個專欄報道。


“唐青天”他是不敢當的,他的人格沒有那麽高尚,為了達到目的,也會使用一些不同尋常的手段,當然,別人硬要那麽叫他,他也受得了,畢竟他對付過的人,都不是什麽好東西,他做的都是為民除害的好事,代表的是正義。


陳皇派人送過來的一把尚方寶劍,是對他最大的肯定。


他前兩天給他的令牌,可以調動一定數量的地方軍隊,這把尚方寶劍,更是可以誅奸邪,殺佞臣,先斬後奏,見劍如見君。


造反果然是每一位帝王的逆鱗所在,為了徹底的剿滅江南反動勢力,陳皇這次可謂下足了本錢。


他拔出那把劍看了看,那是絕對的寶劍,雖不說削鐵如泥,吹毛斷發,但老乞丐看到它時,老眼是亮了一亮的,如果不是唐寧說這是皇帝賜的不能送人,他一定會把這把劍搶過去送給他的寶貝徒兒。


老乞丐顯然將小小當成了他自己生命的傳承和延續,不僅武功傾其所有,有時候對她的寵愛,連唐寧都覺得有些過分。


甚至唐寧覺得,算是小小要天的月亮,他也會想辦法將之摘下來。


過兩天要啟程前往江南了,方鴻和孫遷忙的不可開交,吏部的事情,他還要做最後的安排。


他整理著手的卷宗,吏部郎走進他的值房,唐寧看了看他,問道:“沈郎,有事嗎?”


吏部郎走前,說道:“唐大人,吏部今年考課事務繁忙,正好京事情不多,下官申請前往關內道考核地方……”


關內道雖然距離京師不遠,但待在吏部衙門顯然東奔西跑要好,居然還有人放著吏部的清福不享,想要往外跑,唐寧看著他,問道:“你不是說,你是京畿道州試主考之一,走不開嗎?”


沈郎道:“州試還有好幾個月,關內道距離京師也不遠,不耽擱事情的。”


雖然他也想在吏部享福,可這才幾天,四司郎隻剩下他一個,除了孤獨之外,他也怕啊……


距離州試還有五個月,他怕他再在吏部待下去,熬不到主考的那一天了。


唐寧詫異的看著他,說道:“沈郎還真是盡職盡責,好吧,既然如此,你便先去關內道吧。”


沈郎激動道:“謝謝唐大人,下官這兩日將禮部司的事務整理整理,給您送過來。”


唐寧揮了揮手,說道:“不用了,你直接送到方大人那裏吧,本官過兩日要下江南一趟,州試之後或許才能趕回來……”


“啊?”


沈郎怔在原地,震驚道:“唐大人要去江南?”


唐寧看著他,問道:“你不知道嗎?”


沈郎一臉茫然,喃喃道:“下官這兩日忙於司內事務,沒聽說過啊……”


唐寧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沈郎能主動幫吏部分擔壓力,如今像你這樣盡職盡責的官員可不多了,繼續努力……”


看著唐寧走出去,沈郎才回過神來,臉色變幻了幾次之後,忽然抬起手抽在自己的嘴,怒道:“讓你多嘴!”


……


每次出遠門之前,對唐寧來說,最重要的是陪家人了。


陪了小如小意幾天之後,身體有些吃不消,唐寧才想起來這些天好像有些冷落三夫人了,晚主動敲開了唐夭夭的房門。


唐夭夭打著哈欠打開門,睡眼惺忪的瞥了他一眼,問道:“幹什麽?”


“睡覺。”


唐寧走進房間,從櫃子裏取了一床被子,走到床邊鋪開。


“誰讓你過來了……”唐夭夭走過來,傲嬌的說了一句,說道:“我睡裏麵。”


和唐夭夭同床不共枕已經成為了某種默契,誰也沒有再提分床睡的事情。


唐寧這一晚睡得十分安心,清早睜開眼睛,唐夭夭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鑽進了他的被子,腦袋靠在他的胸口,睡得正香。


唐寧將她的長腿從他的腿移開,小心的從床下來,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回頭看了看,見她似乎沒有要醒的樣子,心忽然升起了一個大膽的念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