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七十五章 速破命案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為了不讓小如和小意失望,為了不讓唐妖精看扁,更為了他的終身幸福,唐寧一大早起來,鍛煉完畢之後,就捧著一本書學習古文的章法。


唐夭夭坐在牆頭,詫異道:“州試不是都結束了,你還看什麽書?”


唐寧抬頭看著她,問道:“活到老,學到老,聽過沒有?”


“沒有。”唐夭夭搖頭說道。


唐夭夭當然沒有聽過,因為這句話是古雅典詩人梭倫說的。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這句話聽過吧?”唐寧看了她一眼,說道:“更何況,州試結束了,還有省試和殿試……”


他已經看明白了,煙花易冷,人事易分,什麽都靠不住,隻有手上的書籍永恒,看一頁有一頁的收獲。


要實現人生夢想和幸福生活,還得多讀書。


唐夭夭從牆頭跳下來,說道:“要是每天除了讀書就是讀書,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


唐寧想了想,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於是他放下書,看著唐夭夭,說道:“你說得對,讀書也要勞逸結合,我們出去走走吧。”


唐夭夭不確信道:“我們?”


唐寧點了點頭。


唐夭夭問道:“小意呢?”


唐寧解釋道:“她去和小如看鋪子了,不在家。”


出門當然要帶唐夭夭而是不是鍾意,萬一真的遇到危險,是他保護鍾意,還是鍾意保護他呢?


和唐夭夭一起出門,就沒有這樣的顧慮。


事情其實沒有唐寧想象的這麽嚴重,科舉改製可不是鬧著玩的,不是幾個人嚷嚷著要改就能改,這其中牽扯甚大,利益相關甚多。


靈州的讀書人最多在心裏記恨他,倒是不會上升到肢體衝突,更何況,也沒有幾個人認識他。


他和唐夭夭一起出門,路過包子鋪的時候,買了一堆包子。


唐夭夭詫異道:“你買這麽多包子幹什麽,吃的完嗎?”


“有用。”店鋪夥計用幾張巨大的荷葉將包子包起來,唐寧用兩隻手拎著,走向了不遠處的一條小巷。


巷口的一名乞丐看到他,立刻來了精神,起身道:“公子,您有好些天沒來了!”


唐寧這些天忙著州試,沒有時間出來,更何況,他早就告訴過這些乞丐,一有那個小乞丐的消息,就去鍾府告訴他,這麽多天都沒什麽動靜,自然也就沒有什麽結果。


他將那些包子遞給那名乞丐,說道:“拿去分了吧。”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幾名乞丐立刻跑過來,將荷葉包著的包子哄搶一空。


唐夭夭用詫異的目光望著他,以前她就聽晴兒說,他經常接濟一些乞丐,和那些乞丐聊天……


不久之前,她還因此懷疑他的腦袋來著。


街邊的一處茶館,宋千放下茶杯,抿了口茶,說道:“這位唐解元年紀輕輕,心地卻是難得善良。”


方鴻看了看某個方向,問道:“宋兄要不隨我去打個招呼?”


宋千搖了搖頭,說道:“不急,待到鹿鳴宴上,有的是時間。”


從巷子裏走出來的時候,唐寧的心情有些失落。


距離他來到這裏,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


那個小乞丐,就像是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一樣。


唐寧並不知道,他是離開了靈州城,還是發生了什麽意外,欠他的那一隻包子,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還給他?


唐夭夭有些奇怪,他很少見唐寧露出這樣的表情,哪怕是州試第三場結束,他表現出來的,更多是一種平靜和滿不在乎,絕不是這種失落……


仔細想想,自她認識他以來,好像沒有什麽事情,是被他放在心上的……,她看了看唐寧,更加確信的覺得,他的身上,還有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心裏的好奇越發深了。


“快走!”


“老實點!”


街道之上,忽然傳來了兩道厲嗬的聲音,唐寧和唐夭夭轉過頭,看到兩名捕快押著一名衣衫襤褸的乞丐,走在街道上。


唐寧看了看他們,隨口問道:“怎麽回事?”


“姑爺,唐姑娘。”一名衙役看了看他們,行了一禮,然後看著那乞丐,厭惡道:“偷東西被人當街抓住了,這家夥隔幾天就要偷一次,這一次非得讓他在大牢裏多待幾天不可!”


唐夭夭看了看那乞丐,皺眉道:“有手有腳的,哪怕乞討也行,為什麽要偷東西?”


“姑娘此言差矣。”那乞丐抬頭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唐寧,說道:“人生就像一場戲,他演金童,你演玉女,有的人演官,有的人演賊,人人都想演官,可總要有人演賊的……”


這乞丐可能是哲學係畢業的,唐寧不由的多看了他兩眼,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騷亂。


彭琛帶著兩名衙役快步的穿過人群,那兩名捕快怔了怔,問道:“頭兒,發生什麽事情了?”


“有人報案,城外發生了一樁人命案子,你們兩個,跟我一起過來……”彭琛飛快的說了一句,就匆匆的向前麵走去。


人命案子自然要比盜竊罪嚴重的多,一名捕快瞥了那乞丐一眼,冷哼一聲:“這次先放過你!”


唐夭夭扯了扯唐寧的袖子,小聲道:“去看看!”


她向來喜歡湊熱鬧,唐寧被她拽著,很快就趕上了彭琛。


茶樓之內,兩道身影站了起來。


“人命案子……”宋千拇指和食指緩緩的摩挲著,說道:“去看看。”


……


命案的發生地點是城外的一處溪邊,今日一早,來溪邊打水的農戶發現了溺死在水中的一具屍體。


唐夭夭不敢看屍體,拉著唐寧遠遠的躲在一邊。


不一會兒,彭琛走過來,沉著臉道:“是具女屍,屍體的身份已經辨認出來了,現在去叫她的親屬過來確認。”


唐夭夭自然不敢留在這裏,拉著唐寧和彭琛趕往溪邊的某村。


捕快剛剛進村,聽說村子死了人,整個村子立刻便炸開了鍋。


“那婆姨平日裏可是凶得很呐,怎麽說死就死了!”


“平日裏隻有她害人,誰能害了她啊!”


“昨兒個才見到她了,才一晚上,這人怎麽就死了呢……”


在村民的帶領下,幾人很快就來到了一處破落的院門前。


彭琛敲了敲門,開門的是一個滿臉橫肉的男人。


看到捕快的時候,他愣了一下,隨後便大聲道:“幹什麽?”


唐寧捕捉到了那男人看到官差的時候,臉色迅速閃過的一絲不自然。


彭琛正要開口,唐寧上前一步,說道:“我們發現了一具屍首,懷疑死者是你的妻子,需要你立刻去現場辨認。”


“什麽!”那男子麵色大變,難以置信道:“我家娘子怎麽了?”


唐寧揮了揮手,將他從院內拽出來,高聲說道:“時間緊急,你趕快去案發現場,那裏有捕快在等你。”


“娘子啊……”中年男子回過神來之後,慟哭一聲,撒腿便向村外跑去。


人群之中,方鴻搖了搖頭,說道:“此案無頭無尾的,鍾縣令怕是又要頭疼了……”


宋千回頭看了看那男人消失的方向,搖頭道:“此案不是已經破了嗎?”


“什麽?”方鴻一臉詫異的望向宋千。


宋千的目光卻是望向唐寧,臉上浮現出一絲異色,讚歎道:“不愧是唐解元!”


院門口處,唐寧看了看彭琛,說道:“你還愣著幹什麽?”


彭琛疑惑的看著他:“我應該幹什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