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四百九十二章 惡性競爭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唐琦久居高位,站在堂中,身上自有一種無形的氣勢壓迫過去。


年輕人的臉上有著淤傷,看著唐琦,在他的氣勢壓迫下,身體顫了顫,眼中浮現出一絲懼色,說道:“不是的,師父說康王是爛泥扶不上牆,再待在他身邊,就會泥潭深陷,我們本打算離開京師,再也不回來,可是卻被你們抓回來了……”


唐琦目光看著他,見他身體顫抖,目中滿是恐懼,已經瀕臨崩潰,才揮了揮手,說道:“你先下去吧。”


他話音剛落,年輕人便迫不及待的跑出房間。


唐琦抬頭看著唐淮,說道:“姓徐的讓我們靜觀其變,大哥覺得,能不能信任他?”


康王如此緊緊相逼,唐家自然不是一點兒準備都沒有,隻不過,即便是他們,要化解這次的絕境,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若能兵不血刃,自然是最好。


唐淮想了想,說道:“等上幾天也無妨,正好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對我們歸心。”


唐琦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就告訴他們,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唐府,某處廂房門口,那年輕人走進廂房,轉身將門關上,回頭的那一刻,臉上的懼色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近乎冷漠的平靜。


他走到桌前,微微躬身,小聲道:“先生。”


徐姓中年人看了看他,問道:“沒事吧?”


“一點小傷,不礙事。”年輕人目光望著他,問道:“先生猜的沒錯,唐家果然不會放我們離京,下一步我們應該怎麽做?”


“等吧。”徐先生麵色平靜,淡淡道:“等到這次的事情過去,就會有人來告訴我們的……”


……


唐家,亭中。


蕭玨翹著二郎腿坐在唐寧對麵,說道:“你家嶽父病的也太是時候了,昨天晚上,負責督辦劉風一案的大理寺少卿家的宅子險些被燒了,刑部郎中放衙走在路上,差點被一輛疾馳的馬車撞死,禦史台一位官員,一覺醒來,發現家中的外牆上多了幾個血手印子……”


“赤裸裸的威脅,那些人還真是膽大包天。”蕭玨搖了搖頭,說道:“這樣不是明擺著心裏有鬼嗎?”


“也不一定是他們。”唐寧搖了搖頭,說道:“這是陛下特別關照過的案子,他們再蠢也不至於這麽做。”


“你的意思這是康王做的?”蕭玨想了想,點頭道:“也有可能,康王這次對他們可是窮追猛打,沒有一點兒放過的意思,端王這次損失慘重,不知道還能不能翻身……”


做人要懂得適可而止,得寸進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以前的康王雖然做事也有些莽撞,但能和端王鬥的旗鼓相當這麽久,沒幾把刷子可不行。


尤其是在唐寧離開陳國的這段時間內,康王和端王兩邊都互有交鋒,端王這邊全都是在朝堂上混了不知多久的老狐狸,手段層出不窮,在這種情況下,康王都沒有吃什麽虧,足以說明他還是有些腦子的-------但這次他居然看不清這種形勢,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的腦子是不是被狗吃了。


蕭玨想到一件事情,忽然望著他,問道:“你有沒有覺得,陸雅和你家鍾姑娘最近幾天有些不太對勁?”


唐寧回了回神,看著他問道:“她們怎麽了?”


蕭玨摸了摸下巴,問道:“你沒有覺得她們這幾天黏在一起的時間變久了嗎,她們的關係什麽時候這麽好了?”


女人之間的友誼,是世間最讓人捉摸不透的東西之一,她們隻是一起逛個街,就能建立深厚的姐妹情,這有什麽奇怪的?


不過蕭玨倒是給他提了個醒,小意和陸雅在一起的時間久了,會不會也受她影響,唐寧可不想她變的和陸雅一樣暴力。


陸雅從旁走過來,問道:“你們聊什麽呢?”


“沒什麽啊……”蕭玨打起精神,說道:“就聊聊時局,朝政什麽的。”


陸雅坐在他的旁邊,問道:“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蕭玨精神一振,不由的挺直身軀,問道:“什麽問題?”


陸雅看著他的眼睛,問道:“你覺得,我和蘇媚蘇姑娘誰更漂亮?”


蕭玨不假思索道:“你漂亮。”


陸雅皺眉道:“你回答的這麽快,很明顯是在敷衍我。”


“沒有。”蕭玨連連搖頭,瞥了唐寧一眼,說道:“絕對沒有,你和誰都是你漂亮,誰和誰都是你漂亮!”


“蘇姑娘可是京師第一美人,你說她比我漂亮,就是在騙我。”陸雅微笑的看著他,說道:“你說實話,我不會生氣的。”


蕭玨看了看她,試探問道:“你真的不會生氣?”


陸雅雙手抓緊了裙擺,笑道:“放心吧,不會,我就是想聽你說實話。”


“說實話……”蕭玨想了想,看著她,說道:“蘇姑娘就比你漂亮了那麽一點點……”


唐寧站起身,說道:“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雖然蕭玨現在已經有些道行了,但顯然還不夠,他剛才還在擔心小意被陸雅影響了,現在才發現,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他走到院門口,才聽到亭子裏傳來慘叫求饒的聲音,正要踏出去,一道人影匆匆的跑過來,焦急道:“大人,我們的報館出問題了,您快去看看吧!”


報館所在的位置,就在唐人齋隔壁,唐寧趕到的時候,唐夭夭已經到了。


隻見原本應該排著長隊的報館門口,此刻空無一人,而周圍的幾家書坊,卻是門庭若市。


唐寧走過去,看著唐夭夭,問道:“怎麽回事?”


唐夭夭氣的胸口一鼓一鼓的,說道:“氣死我了,他們根本就是來攪局的!”


唐寧問清楚了才知道,原來這幾家書坊在今日也效仿唐人齋,刊印出了報紙。


他從來沒有覺得有人會搶報紙的生意,是因為唐人齋的造紙術是改良過的,成本低廉,報紙的價格也十分低廉,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抱著盈利的目的。


為了方便閱讀,他還引用了標點符號,這些都是別家所沒有的。


別家書坊不說盈利,想要保持不虧,一份報紙的價格就必須賣到十文以上,有唐人齋一文錢一份的報紙,自然沒有人願意去花那個冤枉錢。


可他沒想到的是,這幾家書坊的掌櫃不知道腦子抽了什麽風,居然搞什麽免費贈送,唐人齋報紙的價格再低,也比不上免費的,於是就形成了現在的局麵,這根本就是惡性競爭。


街邊的小販將一份報紙折起來,墊在一條桌腿之下,發現還是有些晃之後,走過去又領了一份。


一名粗布衣衫的老者從唐寧身邊走過,手上拿著幾份報紙,高興道:“這玩意可比廁籌好用多了,不知道明天還送不送……”


唐寧從唐夭夭手上拿過一份報紙,目光隨意的投上去,隻見上麵的幾條標題格外醒目。


“震驚!劉家壽宴的驚天黑幕!”


“痛心!十餘位貪官被查的幕後真相!”


“大理寺案件實錄,不看不是陳國人!”


……


紙上洋洋灑灑千餘字,言簡意賅,針對禮部侍郎劉風家中的壽宴一事,赤裸裸的揭示出當今朝堂上的貪腐之風,除了已經被定罪的十餘名官員之外,矛頭直指參加壽宴的其他官員,並且在最後呼籲朝廷,嚴懲這些犯官,還京師一個朗朗青天……


便是連見多識廣的唐寧,在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也忍不住目瞪口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