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四百五十一章 蕭玨的愛情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第一天的比試和驍騎衛有關,也和他的銀子有關,接下來的幾場比試,對唐寧來說,就沒有那麽重要了。


趙蔓一大早上就和小如小意去了興安寺,說是要去還什麽願,還說那座廟的簽特別準,要去再求一個。


為了表示她的誠心,她還要為寺裏捐一千兩銀子。


唐寧想了想,他費盡心思的辦比賽,打廣告,抽錦鯉,累死累活還沒有城外一座廟賺得多,有十個趙蔓,他們就有一萬兩銀子的香火錢,代價隻是幾根竹簽,幾句吉利話,賺錢比搶錢都容易。


而抽錦鯉送禮物的是他,百姓們居然都跑到廟裏捐香火錢求好運,要是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就應該提前和那些方丈商量商量,大家五五開……,或者幹脆申請建一座廟,不管是是求姻緣還是問事業,全都上上大吉,還用做什麽生意?


他今天還得去驍騎營盯著,蕭玨今天沒事,不知道他去了沒有,路過蕭府的時候,倒是隱隱聽到裏麵傳來慘叫聲,仔細聽又沒有了。


蕭府之內,蕭玨從蕭福身上下來,喘著粗氣,指著他,怒道:“下次再讓我剛醒來就看到你,我就把你全身扒光了掛旗杆上,聽懂了嗎?”


鼻青臉腫的蕭福從地上爬起來,唯唯諾諾道:“聽,聽懂了。”


蕭老公爺一改往日的嚴肅,滿麵笑意的走過來,看著蕭玨問道:“真的好了?”


蕭玨沒好氣道:“差點被蕭福又嚇壞了!”


蕭老公爺麵色劇變,立刻道:“要不要找個丫鬟讓你試試?”


“不用了。”蕭玨連連擺手,說道:“我自己試過了,沒壞。”


“沒壞就好,沒壞就好啊……”蕭老公爺捋著胡須,一臉笑意,連有些微彎的脊梁都挺直了不少。


都說蕭家公子是個紈絝,而且還有某方麵的隱疾,比不得將門的其他子弟。


可現在他的隱疾好了,和正常人並無兩樣,年紀輕輕,就已是驍騎校尉,京中同齡的將門子弟,還有誰能和他比?


“既然你已經好了,爹這就讓人給你提親!”蕭老公爺忍不住哈哈大笑,說道:“這次我看他們還有什麽借口!”


蕭玨早已到了適婚之齡,但因為某個原因,和蕭家門當戶對的家族,都拒絕了蕭家的提親,以至於他到現在還沒有成家,那時候,他可沒少低聲下氣。


而現在,那些人則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不用了。”蕭玨平日裏在蕭老公爺麵前嬉皮笑臉,說這句話的時候,卻是格外的認真。


“你擔心他們不同意?”蕭老公爺看著他,揮手道:“他們要是不同意,爹就求陛下賜婚,今年就把你的婚事定下來。”


“不是。”蕭玨搖了搖頭,說道:“我的婚事,我自己心裏有數,不用去求什麽人。”


蕭老公爺看了看他,最終點了點頭,又問道:“你告訴爹,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蕭玨想了想,微微點頭。


“她是誰?”


一道急促的聲音從蕭玨的身後傳來,蕭玨看向陸雅,打了一個哆嗦,說道:“什麽誰不誰的,我要去驍騎營了,再見……”


“站住……”陸雅剛剛開口,蕭老公爺便叫住她,笑道:“他去他的驍騎營,雅兒你留在這裏陪老頭子下兩局棋吧……”


陸雅看了看蕭玨匆匆離開的背影,最終隻是跺了跺腳,走到院子裏的棋盤旁。


一局棋隻下了一會兒,蕭老公爺便抬頭看著她,說道:“這局棋下的可不是雅兒你的水平啊,你可不要讓著老頭子。”


“沒有。”陸雅目光遊離,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是老爺子您的棋藝提高了。”


蕭老公爺捏起一顆棋子,卻沒有落下,看著她,忽然說道:“有件事情,老頭子想了很久,想和你商量商量。”


陸雅目光繼續遊離,問道:“什麽事,老爺子說吧。”


“你和玨兒年紀差不多,也都還沒有成親……”蕭老公爺看著她,笑道:“我覺得你們兩個挺般配的,想讓人去陸家求親,不知你意下如何?”


陸雅一下子回過神,恍惚道:“啊?”


蕭老公爺見她如此表情,歎了口氣,說道:“你不願意也沒什麽,我知道,玨兒他的身體……”


“不,我願意!”陸雅急忙道:“我願意,不管他的身體怎麽樣,我都願意!”


蕭老公爺看著她,又問道:“可你爹那裏……”


陸雅眼珠轉了轉,說道:“我可以去求陛下賜婚,我爹他就算不願意,也不能違抗聖旨啊……”


院外,鼻青臉腫的蕭福走過來,看到蕭玨靠在牆上,耳朵貼著牆不知道幹什麽,正要開口,就被他一腳踹倒,捂住了嘴巴……


……


驍騎營,唐寧剛剛看完左銀琦衛和左東門衛的比試,銀琦衛的實力還是要稍強一些,這一場的結果應該沒有什麽懸念。


他目光隨意的一撇,看到蕭玨神色恍惚的走過來。


唐寧看向他,問道:“又被陸雅揍了?”


蕭玨沒有回答,而是看著他,想了想,說道:“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人。”


“然後呢?”


“然後我該怎麽辦?”


“……”


唐寧有些無語的看著他,說道:“喜歡就去表白,告訴他你喜歡她,這種事情,你難道要等人家姑娘家先開口嗎?”


蕭玨仔細想了想,看著他問道:“你說她會不會打我?”


唐寧看了看他,問道:“你喜歡的不會是陸雅吧?”


蕭玨點了點頭。


“你什麽時候喜歡她的?”


“剛才。”


很多時候,喜歡一個人,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一見鍾情鍾的是臉,沒有一見鍾情,天天挨揍還能得出喜歡上她這個結論……


看來蕭玨果真是遇到愛情了。


唐寧看向他,詫異道:“你不是嫌她總是揍你嗎?”


蕭玨想了想,說道:“說實話,我還挺喜歡她揍我的。”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陸雅遇上蕭玨,就像周瑜遇上了黃蓋,這件事印證了兩個道理,愛情是盲目的,從來都沒有道理,以及……蕭玨果然是個抖m。


唐寧看著他,說道:“既然喜歡,就去告訴她,來這裏幹什麽?”


蕭玨一臉難色,說道:“我不會啊,要不,你教教我……”


……


陸府。


蕭玨在陸家大門前踱著步子,麵色猶豫,時不時的抬頭向裏麵望上一眼。


某一刻,他的肩膀猛地被人被背後拍了拍。


陸雅雙手環抱,看著他,問道:“你在這裏幹什麽?”


蕭玨看著她,先是一怔,隨後就深吸口氣,說道:“我有話想對你說。”


“正好,我也有話要問你。”陸雅看著他,皺眉道:“你喜歡的姑娘到底是誰?”


蕭玨沒有回答,而是目光望著她,一步步的逼近。


陸雅被他忽然的熾熱目光看的有些心虛,緩緩的後退,直到退到牆角,退無可退。


蕭玨單手靠在牆上,俯視著她,深吸口氣,說道:“那個人就是你。”


陸雅怔了怔,問道:“什,什麽?”


蕭玨低頭看著她,說道:“我喜歡你。”


陸家幾名護衛早就發現了蕭玨,看到自家小姐被他逼到牆角,立刻小跑著過來,大聲道:“放開大小姐!”


“滾!”


陸雅回過頭,凶惡的說了一句,然後抬起頭,看著顯然被嚇到的蕭玨,臉色一紅,小聲道:“你,你剛才說什麽,人家沒有聽清……”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