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九百二十章 西域局勢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西域很大,論麵積,並不遜於陳楚任何一個國家。


在這片荒漠之上,有著數十個大小不一的國家,又有數百股馬賊聚集,處處都是危險,再加上各國的語言不通,信息的傳遞,自然也不會像陳楚那麽迅捷。


唐寧短時間無法驗證這侍衛的話到底是真是假,但細想之下,他似乎也沒有理由騙他。


而若是小宛真的和大月烏孫開戰,邊境陷入戰火,唐寧不覺得他們十幾個人能安然抵達小宛城。


老乞丐和老鄭雖然厲害,但他們是人不是神,能以一當十,當數十,甚至當百,卻不能以一當千當萬,唐寧見過真正的戰場,在數十萬大軍的戰場上,個人武力的影響幾近於無。


當然,如果老乞丐和老鄭能在萬軍之中潛入敵帳,取敵將首級的話,個人武力還是有些作用的。


此刻,唐寧坐在烏貪訾國的所謂“皇宮”之中,麵前放著一方玉印,那位前國主已經被侍衛們關進了大牢。


烏貪訾國的前前國主,大概在半年前,被那位前國主發動政變成功,奪權篡位,半年之後,唐寧也推翻了他的統治。


他看著麵前的烏貪訾國國主印鑒,臉上浮現出一絲疑色,又看向巴哈爾,問道:“你們西域人選國主都是這麽草率嗎,這會不會有詐?”


巴哈爾急忙解釋道:“公子有所不知,我們西域的這些小國都是這樣的,國主印鑒,就是證明國主身份的唯一證據,不管誰得到了這塊印鑒,都能成為國家的主人。”


他繼續為唐寧解釋:“像單桓和烏貪訾這樣的小國,發動政變極其容易,造反也很頻繁,這會使得國內動蕩不安,百姓深受其害,為了穩定國本,便有了國主印鑒,那些逆賊就算是造反,得不到印鑒,也不是名正言順的國主,其餘諸國也並不認同他們,這樣一來,反倒是很少有人造反謀逆了……”


聽巴哈爾解釋之後,唐寧終於明白這國主印鑒到底是什麽東西。


此物其實就是一個象征,是西域這些國家互相認同的象征,持印鑒之人才是國主,百姓效忠的,也是被諸國所承認的國主,這樣就算是有人想要篡位,得不到國主印鑒,不被諸國承認,也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而即便是大漠上那些千人以上的馬賊勢力,人數比很多西域小國還要多,卻也算不上是國家。


國主印鑒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巴哈爾看了看他,試探的說道:“公子不妨收下烏貪訾國的國主印鑒,以烏貪訾國國主的身份,您在西域行事,會方便許多。”


巴哈爾的話讓唐寧頗為意動,當然,他並不是想過一把皇帝癮,三百人的皇帝沒什麽好當的,他在乎的,是多了這個特殊的身份,有利於他在西域行走。


以後如果真的麵對小宛,他烏貪訾國國主的身份,是和小宛國主相當的,他們的談判,也是國與國之間的談判,這無形中便會為他增加重量級的籌碼。


他思忖一番,看向巴哈爾,說道:“去將薩迪克叫進來。”


薩迪克就是那個護衛首領,在唐寧拿到烏貪訾國國主印鑒之後,很幹脆的宣布對他效忠的漢子。


很快的,一道人影便從外麵走進來,他一隻手放在胸口,躬身對唐寧行了一禮,恭敬道:“薩迪克見過國主。”


薩迪克的漢話說的還不錯,倒是不用巴哈爾翻譯,事實上,因為和陳國聯係緊密的原因,西域諸國中,有不少人都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話。


唐寧這次倒是沒有拒絕,因為他的確需要烏貪訾國國主這個身份,當然他也不會長久的做西域小國的國主,最多等到西域這邊的事情結束了,再傳位給其他人就是了。


他看著薩迪克,問道:“烏貪訾國另立國主,需要西域其他國家同意嗎?”


“不需要。”薩迪克搖了搖頭,說道:“諸國並不能幹涉其他國家內政,立國主一事,也隻是烏貪訾國的事情,其餘諸國,其實也經常發生叛亂,國主頻繁更換……”


唐寧也隻是隨口一問,他真正要問的,是另一件事情。


他目光看著薩迪克,問道:“你剛才說,大月和烏孫集結十萬兵馬,聯手對付小宛,到底是怎麽回事?”


薩迪克道:“這二十年來,小宛的擴張實在是太快,二十年前,小宛還是一個隻有千餘人的小國,可現在,他們已經傭兵十數萬,反倒是烏孫和大月,在這二十年裏,比以前弱了不少,他們覺得,小宛有統一西域的野心,必須遏製小宛的腳步,要不然,最後被吞並的,就會是他們……”


唐寧在來西域之前,就已經做足了小宛的功課。


這個二十年前,人口剛剛過千,如果不是因為國內盛產美女,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西域還有這樣一個國家。


但是如今,小宛已經成了陳國最大的敵人,擁有十幾萬的兵力,成為了西域真正的巨無霸國家。


想來陳皇會很樂意聽到小宛被大月和烏孫圍攻的消息,他最喜歡看鷸蚌相爭,自己坐收漁翁之利,大月和烏孫雖然強大,但是對陳國,卻從來沒有不臣之心,如果西域落到小宛手裏,在他咽氣之前,恐怕都不能治好西域的這一塊心病。


薩迪克看著唐寧,問道:“國主一定要去小宛嗎?”


唐寧點了點頭,說道:“非去不可。”


薩迪克歎了口氣,說道:“國主有所不知,西域越往西就越危險,在沙漠外圍,隻是有一些小國和小批馬賊,再往大漠深處,就會出現人口數千上萬甚至是數萬的大國,馬賊也開始出現大型的團夥,哪怕是傾盡烏貪訾國的全力,也無法護送國主前去……”


因為和陳國接壤的原因,西域的邊緣小國,相對安全一些,也沒有大批馬賊敢在這裏放肆,西域深處的小國,曆史上雖然也有,但卻被時代淘汰在大漠之中,像烏貪訾這樣人口隻有幾百的小國,在大漠深處,是沒有立足之地的。


然而,無論前路是怎麽樣的艱難,唐寧都不會改變主意。


他心中想著這件事情,唐夭夭從門外走進來。


薩迪克見到她,恭敬的躬身道:“薩迪克見過國母。”


唐夭夭臉色一紅,問道:“你叫我什麽?”


薩迪克道:“國主的妻子,自然就是國母和妃子們了。”


唐夭夭臉色雖紅,心中卻在暗喜,國母是一國之母,是正宮娘娘,可她前麵還有小如和小意,如果唐寧是皇帝,她最多隻能算作妃子……


然後她就想到,如果唐寧真的是皇帝,那也是三宮六院了,有些羞惱的看了他一眼,問道:“國主大人,不知道你打算納幾個妃子啊?”


唐寧聽出了她語氣中的醋意,知道唐夭夭還在怪他到處沾花惹草,導致她多了幾個妹妹,搖頭笑道:“入鄉隨俗唄……”


烏貪訾國一共才三百多人,國主的後宮應該也不會有幾個人。


唐夭夭看了薩迪克一眼,問道:“你們前國主有幾個妃子?”


薩迪克掰著手指數了數,說道:“前國主有一位國母,二十九名妃子……”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