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六百二十八章 結怨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唐寧來工部沒有想著搞事,畢竟他和別人無冤無仇,而且工部侍郎和尚書都不在,他想搞也搞不了。


工部是他六部遊的最後一站,他正好也要在工部辦些事情。


陳皇為了提升陳**隊的整體實力,想要打造出一支不輸草原的重騎兵來,左驍衛就是他的試點。


陳國之前沒有重騎兵,就是因為打造一支重騎兵隊伍太燒錢了,以陳國脆弱的財政,連賑災的銀兩都要一摳再摳,自然沒有多餘的銀子投在這上麵。


但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陳皇腰包鼓了,腰板直了,人也飄了,整天想著怎麽把這些錢花出去,砸銀子都是幾十上百萬兩銀子起,即便這樣,還是有幾千萬兩銀子沒地方花,擱置已久的重騎兵計劃就再次被擺到了台麵上。


當然,他撥銀撥的很痛快,但這筆錢的每一文每一兩,都要花到刀刃上,每一個花錢的步驟,唐寧都要親自把關。


陳皇這個人,其實脾氣還不錯,前提是沒有人動他的錢,基於這個前提,一切都好商量。


陳皇對此事很重視,來工部的第一天,唐寧便開始著手這件事情。


他看向門口的一名小吏,說道:“去將水部張郎中找來。”


那小吏應了一聲,很快的,張昊便從外麵走進來,問道:“大人,您找我?”


“有件事情要麻煩張大人。”唐寧看著他,說道:“麻煩張大人幫忙找一找重騎兵所需裝備的圖樣,越全越好。”


張昊雖然有些疑惑,工部郎中的事情,為什麽找他這個水部郎中來做,但也沒有什麽怨言,點頭道:“下官這就去找。”


陳國以前是有重騎兵的,後來因為養不起就取消了,但圖紙還在,正好可以拿來直接用。


張昊在儲存圖紙的庫房尋找時,其餘三部郎中聚在一起,屯田郎中搖了搖頭,說道:“看到了吧,我就說張大人這次發達了,唐大人這是將他當成心腹了……”


工部郎中麵色略有複雜,如果三年前前往靈州的考官是他,今日能傍上這棵大樹的人,也就是他了。


雖然心中這麽想,嘴上卻依舊不能服輸,工部郎中撇了撇嘴,說道:“心腹又如何,他在工部最多留三個月,還能將張郎中變成張侍郎不成?”


“侍郎倒是不太可能……”屯田郎中道:“但吏部有人,張郎中終究是比我們多了些機會,真是讓人羨慕啊……”


張昊將重騎兵所需裝備的圖紙放在唐寧跟前時,唐寧也看的有些傻眼。


他本以為是幾張圖紙而已,沒想到這些東西居然裝了整整一個大箱子。


張昊拱手道:“唐大人,所有的圖紙都在這裏了。”


唐寧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張大人下去忙吧。”


張昊前腳回了值房,屯田郎中後腳便跟了進來,好奇道:“張大人,唐侍郎和你說什麽了?”


“沒什麽啊。”張昊看著他,說道:“唐大人隻是讓我找了一些圖紙,然後我就回來了。”


屯田郎中疑惑道:“沒有多說什麽嗎?”


張昊奇道:“需要多說什麽嗎?”


屯田郎中揮了揮手,說道:“算了,沒什麽了……”


“莫名其妙。”張昊看了他一眼,開始埋頭忙於他的事情。


侍郎衙中,唐寧將箱中的圖紙鋪開之後,才明白重騎兵裝備的圖紙為什麽有這麽多。


那些工匠將圖紙畫的細致到了極點,這其中的每一幅圖,都可以當做藝術品來看。


一整個下午,他都在值房內研究圖紙,看的脖子都酸了,老鄭才過來接他回去。


唐寧收拾東西的時候,老鄭站在桌前,望著桌上的圖紙,若有所思。


任何人在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心中都會升起震撼之感,唐寧看了看他,問道:“重騎兵的裝備,怎麽樣,厲害吧?”


老鄭目光從圖紙上移開,淡然道:“都是垃圾。”


唐寧也是工科碩士畢業,對這些好歹有幾分鑒賞能力,他自己覺得這些東西已經很不錯了,卻被老鄭一句話否定。


這是對他專業的否定。


唐寧看著他,撇了撇嘴道:“你行你來?”


……


唐寧是真的沒有想到,老鄭武能殺豬,文能繪圖,別的不說,就他那徒手畫直線的本事,唐寧十年也練不出來。


老鄭這個人雖然總是喜歡說一些不合時宜的話,關鍵的時候跳出來當豬隊友,但他從來不說大話空話,他說行,那就是一定行的。


於是唐寧將設計裝甲的事情交給他了,自己帶著四位夫人出去逛,和幾位夫人走在街上,被無數人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著,又拿他無可奈何的樣子,看著心裏還停舒服的。


歸根結底,唐寧也是一個俗人,和大多數男人一樣,有著俗不可耐的虛榮心。


今天的天氣不錯,蘇媚提議去天然居遊湖,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同意。


蘇媚在家裏雖然排行最末,但包括鍾意在內,所有人都喜歡讓她拿主意,事實上她才是家中的大管家。


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和她們存了一樣心思的人還有不少,天然居的湖麵上飄著不少小舟,蘇媚讓天然居的一名管事牽了一條小舟過來,她們四個站在舟首賞景,唐寧一個人坐在船艙裏,舒服的靠在船壁上,品嚐著冰鎮的果品酒釀。


輕輕抿上一口酒,便有一種清涼與芳香從口而入,沁人心脾。


砰!


正當他捏起一顆葡萄,準備送進嘴裏的時候,船體忽然猛地一晃,船首處傳來兩聲驚叫。


唐寧麵色一變,飛快的走出船艙,看到蘇媚扶著鍾意,唐夭夭扶著蘇如,兩女麵色微微蒼白,顯然是剛才被嚇到了。


後方的船剛才直直的撞上來,鍾意和蘇如險些掉進湖裏,唐夭夭怒視著後方,大聲道:“你們怎麽開的船!”


“放肆!”


一人從後方的船艙走出來,看著她,說道:“這是康王殿下的船,你是何人,竟敢在此喧嘩……”


唐夭夭皺眉道:“康王就了不……”


蘇媚扯了扯她的衣袖,看向那劃船的管事,說道:“往左邊劃一點吧,不要擋了康王殿下的道。”


那管事急忙將船劃走,康王的船才緩緩的駛遠。


唐夭夭看著前方,生氣道:“這麽大的湖,他們不走左邊,不走右邊,偏偏要撞上來,根本就是故意的!”


蘇媚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康王在相公手裏吃的虧更多,他也隻能用這樣的方法報複了。”


蘇媚身為四夫人,在家中扮演的其實是大姐的角色,對她們照顧備至,唐寧對此十分欣慰。


倒是康王的小家子氣,再次刷新了他的認知。


說起來,他也好久沒有和康王打過交道了,唐寧看著前方的遊船,臉上露出一絲莫名的笑容。


前方的船內,一名青年看著康王,猶豫道:“殿下,那好像是唐大人的船,與他結怨恐怕不好吧……”


康王曾經和唐寧有過很美好的一段回憶,但正是因為回憶的美好,兩人鬧翻之後,康王才對他更加的憤恨。


可讓他憋屈的是,雖然他是親王,卻也鬥不過如日中天的唐寧,隻能采取這樣的方式,來抒發抒發心中的苦悶。


他冷哼一聲,說道:“本王不過是撞了他的船,他能對本王怎麽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