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五百七十六章 雞犬不寧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衢州刺史看著唐寧,不確信道:“沒有問題……也不行嗎?”


衢州刺史也是組織上的好同誌,可到現在,也隻混了一個外放的刺史,不能留在京師享福,就是因為他摸不清皇帝的心思。


陳皇是一個務實的皇帝,他的心思很簡單,江南的稅務有沒有問題不重要,能不能搞到錢才重要。


以為治理好衢州就能討得陳皇歡心,他的想法還是太天真,如果衢州能湊齊一千萬兩稅銀運到京師,說不定他明年就被調到京師任職了。


這件事情,總歸是不好拿到明麵上來說的,唐寧揮了揮手,說道:“沒有問題就算了吧,能剿滅反賊,也是大功一件。”


衢州刺史點點頭道:“我回去就邀請他們赴宴。”


孫刺史離開之後,唐寧又好好的研究了衢州三大,不,四大家族。


祝、黃、董三大家族,在衢州紮根至少也有百年曆史,家族中人丁興旺,是衢州當之無愧的地頭蛇。


三大家族雄踞衢州已久,這些年來,也並未做過什麽傷天害理,欺壓百姓的事情,在百姓中頗有聲望,與官府一直以來都合作良好。


蕭家差不多是十多年前搬到衢州的,以生意起家,擴張的速度極快,十年不到的時間,就將生意做到了祝、黃、董三大家族之和還多。


讓人奇怪的是,在蕭家生意擴張的過程中,三大家族也出了不少力,甚至主動的讓出了自家的市場,幫助蕭家,這才使得蕭家能在這麽短的時間之內成為衢州首富。


商人逐利,唐寧不相信三大家族這麽大公無私,損己利人,犧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家族,一般不會綿延百年……


此外,蕭家這個家族的名字,也有些意思。


蕭是梁國國姓,白錦效忠的那位黔王自然也姓蕭,他們在江南待了這麽久,要說什麽事情都沒有幹,就等著梁國自己複國,唐寧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梁國,蠱術,蕭家,忽然聽話的三大家族……,他將這些事情串在一起,有一條線索已經很明晰了。


為了印證他的猜測,見見這三大家族的人便顯得很有必要。


……


祝家。


祝家是衢州三大家族之一,家主平日裏自然也是高高在上,連衢州刺史都得給他幾分薄麵。


不過此刻,高高在上的祝家家主,卻沒有一點兒家主的威嚴,痛苦的蜷縮在地上,額頭上的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看上去極為痛苦。


他掐著自己的脖子,嘶聲說道:“殺了我,快點殺了我!”


一名男子站在他的身旁,回過頭,急忙道:“藥,快拿藥來!”


祝家家主踉蹌的站起來,厲聲道:“殺了我!”


“大哥!”那男子死死的抓著他的肩膀,大聲道:“你死了,祝家怎麽辦?”


祝家家主麵色猙獰,猛地掙脫開他的手掌,衝向一旁,從一名祝家護衛的腰間抽出長刀,那護衛麵色一變,正要阻攔,卻被他一腳踹開,祝家家主將長刀出鞘,橫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男子看著他,驚懼道:“快攔住他!”


幾名護衛早就反應過來,一擁而上,奪了他手上的長刀,將他死死的按在地上。


“藥來了!”


一名祝家下人從外麵跑進來,手中舉著一個瓷瓶,那男子搶過瓷瓶,打開之後,從中倒出一顆棕色的藥丸,捏著祝家家主的嘴,強迫他吃下去。


片刻之後,祝家家主終於安定了下來,兩名護衛立刻將他扶起,坐在椅子上。


祝家家主靠在椅子上,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那男子急忙端起茶杯,喂了他幾口茶水。


祝家家主胸口起伏的片刻,嘶啞著聲音問道:“藥還有幾顆?”


“還有一顆。”那男子說道:“大哥不用擔心,他們很快就會送來的,大哥,你不能放棄啊,就算是你自殺了,他們還會在祝家另找一人……”


“那就和他們拚個魚死網破!”祝家家主扶著椅子站起來,聲音陡然變的淩厲:“祝家再這麽下去,就算是不毀在他們手裏,朝廷也不會放過我們,這衢州是祝家的衢州,就算是我死了,他們也別想活!”


他咳了兩聲,說道:“他們想要做的,是造反的事情,祝家不能再被他們挾持了……”


那男子麵露猶豫之色,說道:“可是,祝家要和他們鬥,必將損失慘重,就算是鬥垮了衢州的蕭家,等到潤州那些人找過來,我們還是難逃一死……”


祝家家主看著他,說道:“衢州可不止祝家……”


他話音剛落,又有一名祝家下人從門外走進來,遞上一封請柬,小心的說道:“家主,這是刺史府送來的。”


祝家家主身旁的男子接過請柬,打開之後,驚詫道:“好好的,孫刺史設什麽宴?”


祝家家主看向他,問道:“什麽時候,地點在哪裏,還邀請了誰?”


“時間是今天晚上,在天香樓,除了我們之外,還請了黃家和董家。”男子看著他,問道:“不知道姓孫的葫蘆裏賣的什麽藥,大哥,我們要不要去?”


“孫刺史……”祝家家主想了想,說道:“去。”


……


天香樓是衢州規格最高的酒樓,今夜刺史大人在樓內設宴,宴請三大家族的家主,天香樓早早的就清了場,靜等衢州這幾位最有權勢的客人到來。


祝家家主到來之時,天字一號房內,已經有兩人了。


一人抬頭看了看他,說道:“祝兄今夜可是來晚了。”


祝家家主望向他,問道:“孫刺史還沒有來?”


那人搖了搖頭,說道:“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刻鍾,孫刺史大抵要過會兒才到。”


祝家家主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並未再開口,房間之內的氣氛逐漸變得安靜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祝家家主才再次抬起頭,打破了平靜,看著兩人,問道:“你們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黃家和董家被朝廷剿滅?”


一人目光望向他,說道:“黃家被朝廷剿滅是以後的事情,這些年來,你難道還不明白,要是不順著他們,三大家族早就覆滅了嗎?”


“那是朝廷還不知道他們的企圖。”祝家家主道:“一旦朝廷知道有人想在江南造反,還會無動於衷嗎?”


黃家家主看著他,說道:“那些動靜,果然是你故意弄出來的,攪了他們的事情,你就不怕他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祝家家主臉上浮現出一絲冷色,說道:“那就賭一賭,看誰先死了……”


他看向另外兩人,問道:“你們敢賭嗎?”


“賭什麽?”孫刺史從外麵走進來,看著三人,笑道:“看來三位今夜很有興致啊,三位家主想要賭什麽,能不能拉著本官一起?”


唐寧笑看著幾人,問道:“能不能也加本官一個?”


三人同時看向他,又望向孫刺史,問道:“這位是……”


孫刺史看著唐寧,從左到右一一介紹道:“唐大人,這位是祝家家主,這位是黃家家主,這位是董家家主……”


說完他才看向幾人,介紹道:“給三位介紹一下,這位是京師來的唐大人……”


唐寧看向三人,說道:“唐寧,唐詩的唐,雞犬不寧的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