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四百八十六章 劉進的等待【第三更】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嶽父大人上任的第一天似乎很順利,他在官場上摸爬滾打了這麽多年,對他的能力,唐寧是放心的。


趙縣丞隻是升了半級,接替了他平安縣令的位置,如果他也能被陛下調過去,任一個少尹什麽的佐官,憑借他們兩個人多年來配合的默契,應該就所向披靡了。


可惜這種事情要靠運氣,目前看來,是沒有這個可能了。


至今,他們一家,在京中也算是徹底的站穩了腳跟。


雖然和那些動輒有著數十年底蘊,在京中根基錯雜的大家族相比,背景還略顯單薄,但背景這種東西,不能一概而論,黨派再強大,關係網再密,也沒有背靠著皇帝這棵大樹來的安全。


臨近年末,唐人旗下的各大商鋪,因為十六衛大比一事,進入了京師百姓的視野,銷售額倍增。


唐寧和唐夭夭商量了一下,對於產業結構做了一定的調整,最大的改變,就是將報紙從唐人齋擇出來,單獨成立一個京師日報。


這個機構是不賺錢的,若是算上人工費,甚至還有一定程度的虧損,但這也是戰略性虧損,作為陳國第一家官方新聞機構,這其中的意義,不是那麽幾千幾百兩銀子能衡量的。


臨近年末,報紙沒有什麽大事可登,各大官衙都在狠抓治安,最近這兩天,有不少人家都失了竊,其中不乏管家府邸,權貴人家,嶽父大人昨天特地提過,讓他在報紙上提醒京中廣大民眾,提高防範意識,做好防盜工作。


禮部,年末祭典的差事由祠部司完全扛了下來,祠部郎中劉進這兩天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披星戴月,嘔心瀝血,忙的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卻還是不忘每天看看報紙。


雖說如果京師發生了什麽大事,各大官衙往往是最早得知的,但是傳言怎麽比得上白紙黑字更讓人信服。


讓他失望的是,這幾日並沒有什麽大事發生,尤其是劉侍郎,每天都紅光滿麵的,似乎老夫人天天六十大壽。


不過他還是堅定自己的信念,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黎明之前,總有一段極致的黑暗,這麽多天他都熬過去了,不在乎這一天兩天的。


畢竟,冬天都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報紙上沒有什麽大事,隻是提及最近京中有不少人家失竊,盜賊極其猖狂,偷完了東西,還會在現場留下一支梅花,自稱是什麽怪盜一枝梅……


也不知道這一枝梅除了劫財之外,還劫不劫色,如果能去劉家把他家裏那惡婆娘劫去了,他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了。


想想讓真讓人期待。


……


怪盜一枝梅,是這幾天忽然出現在京師的一名大盜,他不偷百姓,隻偷官員,隻偷權貴,不知道為何,無論那些人家的防衛多麽嚴密,對於一枝梅來說,都形容虛設,不過幾天時間,就有十餘戶人家被盜,隻在現場留下一支梅花,表明自己的身份。


京兆府衙已經發出海捕文書,若是有人能捉住此大盜,賞銀千兩,隻可惜這大盜來無影無無蹤,根本難覓其蹤跡。


深夜,京中某高門之中。


壽全伯攬著新納的小妾,走入房中,又回頭對下人吩咐道:“晚上派人多巡邏巡邏庫房,千萬別讓那些賊人進來偷東西。”


府中護衛立刻道:“是,老爺!”


壽全伯滿意的點了點頭,摟著小妾走進房中,剛剛將其剝成小白羊,捂上被子,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院內忽然傳來了一聲鑼響。


“抓賊,抓賊啊!”


“是一枝梅,快抓住他!”


“千萬別讓他跑了!”


……


壽全伯正在緊張刺激的時刻,被忽然傳來的鑼響嚇了一大跳,整個人哆嗦了兩下,便覺得一陣索然無味。


院中,壽全伯府的護衛眼看著一道身影躍上牆頭,輕點幾下就不見了蹤影,手中持著火把,另一隻手上拿著一支梅花,站在院子裏,臉上露出不甘之色。


壽全伯穿好了衣服,匆匆從房間內出來,問道:“抓到了嗎,抓到了嗎?”


那護衛低下頭,說道:“老爺,剛才不小心讓他跑了!”


“廢物!”壽全伯惱怒的連踹幾人,大聲道:“都是廢物!”


他胸口起伏,呼吸急促:“連一個蟊賊都抓不到,我養你們有什麽用!”


這時,一名護衛舉著火把小跑過來,說道:“老爺,地上有東西。”


壽全伯皺眉道:“什麽東西?”


那護衛從地上撿起了一本小冊子,說道:“好像是從一枝梅身上掉下來的。”


壽全伯回到房間裏,翻開這冊子,見上麵密密麻麻的寫著一些文字,湊近一看,整個人不由的怔住。


隻見這上麵記載的全是京中的富貴人家,這也就罷了,居然連各家都有什麽珍貴的寶貝都記載的十分清楚,王禦史家收藏了一副蘇軾的原帖,米芾的真跡流到劉侍郎家中了,戶部齊大人家中有很多銀子,都是貪汙得來的,偷了他也不敢報官……


這些消息林林總總,共有數十條,有些上麵還打了一個“√”,壽全伯仔細想了想,好像就是這幾天失竊的那幾戶人家。


這年頭,做賊的準備都這麽詳細嗎,果然沒有誰能隨隨便便成功,也怪俠一枝梅能成為京師第一大盜,原來他私底下也下了這麽多的苦工。


壽全伯隨便翻了翻,忽而有一張紙片從小冊子裏掉了出來。


他撿起來一看,詫異道:“禮單,什麽禮單?”


看完了之後,他整個人怔立原地,喃喃道:“這哪裏是六十大壽,這分明是搶錢宴啊……”


喃喃了一句,他總覺得有哪裏不對,目光再次望上去時,忍不住倒吸口氣,“這,這……,他們的錢都是哪裏來的?”


一個七品小官,還是禦史台的清流,每年的俸祿不過百兩,送上一份賀禮,動輒便是一千兩兩千兩……


這上麵羅列的,全都是參加劉侍郎母親六十大壽的官員,而這些人------都是唐家和端王派係的人。


“發了發了……”想不到抓賊居然有此等大收獲,壽全伯麵露喜色,說道:“快,備轎,去康王府!”


……


天然居,蘇媚將一身夜行衣脫下來,不滿道:“什麽一枝梅的,你就不能取一個好聽點的名字嗎?”


唐寧想了想,說道:“一笑傾城二笑傾國千嬌百媚超級可愛小狐狸怎麽樣?”


蘇媚揮了揮手,說道:“算了,一枝梅就一枝梅吧。”


她將夜行衣扔在一邊,說道:“你可真夠小氣的,劉風不過是彈劾你嶽父一次,你就這麽報複他……”


“這不是報複。”唐寧糾正道:“如果他真的兩袖清風,自然不會有什麽事情,如果他不是,我們就算為民除害,代表的是正義。”


蘇媚搖了搖頭,說道:“就算他不是兩袖清風,那些送禮的人,怕是也要恨死他了……,他們說你小心眼,一點也沒錯。”


“這可不是小心眼,這是在保護我在乎的人。”唐寧看著她道:“誰要是欺負你,我保證讓他的下場和劉風一樣淒慘。”


蘇媚道:“我算是你在乎的人嗎?”


唐寧看著她的眼睛,反問道:“你說呢?”


“好了好了,知道了……”蘇媚臉上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揮揮手說道:“我要睡覺了,你快回去吧。”


唐寧坐在床邊,說道:“反正這幾天也沒有宵禁,你睡吧,等你睡著了我再走。”


每天都要讓她扮演大盜一枝梅,唐寧心裏有些過意不去,於是主動哄她睡覺,好不容易將她哄睡著,唐寧才退出房間,走出天然居。


“你這兩天天天晚上跑出來,就是來這裏私會蘇狐狸的?”


身後陡然傳來一道聲音,唐寧轉過頭,看到唐夭夭站在黑暗裏,兩隻眼睛閃著危險的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