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四百八十五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祠部郎中昨天晚上走夜路摔倒了,摔的鼻青臉腫,還在臉上摔出了一個巴掌印。


這很明顯是被家裏的悍妻打的,不過他連死老婆這樣惡毒的誓言都發出來了,未免劉大人當場發飆,眾人並未揭穿他的謊話,畢竟在禮部這個地方,劉大人還是有幾分話語權的。


想來劉大人昨日沒有參加劉侍郎母親的六十大壽,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劉進在祠部司的衙房裏坐了沒一會兒,就有小吏進來,看著他說道:“劉大人,侍郎大人讓您過去一趟。”


劉進在心中歎了口氣,昨日沒有去劉府,也沒有送上賀禮,劉侍郎一定是記恨上他了,這一去,是禍不是福啊。


他跟隨那小吏走到侍郎衙,敲了敲門,走進去,說道:“劉侍郎,您找我?”


劉風正在看書,坐在位置上,並沒有理會劉進。


這很顯然就是在給他下馬威了,劉進心中覺得有些屈辱,但也隻能暫時忍下來,畢竟隻要劉侍郎還在禮部一天,就是他的頂頭上次。


但是過幾天就不一定了,所以他一定得忍足這幾日。


足足等了一盞茶的功夫之後,劉風才合上書,看著劉進,詫異道:“本官看書看的入神了,劉郎中什麽時候進來的?”


劉進臉上露出幹笑,說道:“下官在這裏等了有一會了,不知侍郎大人有何吩咐?”


劉風抿了口茶,看著他,說道:“年終祭典馬上就要到了,祠部要盡早準備,這是改元之後的第一年,祭典之上,絕不能出什麽差錯,劉郎中這些日子要忙一點,用心一點了。”


劉進怔了怔,問道:“年終祭典,全部交由祠部負責嗎?”


劉風看了他一眼,說道:“其他各司還有自己的事情,另外,年終祭典,本不就是你們祠部的事情嗎?”


年終祭典雖然是祠部的分內之事,但這種大型祭典,祠部一部怎麽可能忙得過來,往年都是四部司共同督辦,今年輪到祠部一部,他這個祠部郎中,非得被累死不可。


不過,這顯然已經是劉侍郎在刻意難為他了,在外人看來,也挑不出什麽錯處,若是與他辯駁,隻能自取其辱,劉進深吸口氣,說道:“下官遵命。”


劉進從侍郎衙出來,立刻便回了祠部司,召集司中官吏,找出往年的祭典流程,命所有人將手中的事務都放下,這段時間,專心籌備年末祭典。


每個人分到的任務比往年多了四倍,祠部衙一片叫苦連天,不多時,膳部郎中匆匆走進來,看著劉進,詫異道:“今年的年終祭典,你們祠部全抗下了?”


劉進歎了口氣,說道:“不是我們祠部要抗下,是侍郎大人要我們祠部抗下。”


膳部郎中看了看他,說道:“老劉啊,不是我說你,你昨天怎麽就……,你人不來,把賀禮送過來也行啊,老夫人六十大壽,你什麽表示都沒有,也難怪劉侍郎會多想……”


劉進看了看他,搖頭道:“你不懂。”


“你先別管我懂不懂了。”膳部郎中看著他,說道:“你現在就去和劉侍郎認個錯,好好解釋清楚,要不然,就算祠部能安排好年末大典,你也會被忙死的!”


“忙點好,忙點好啊……”劉進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怕就怕,連忙都沒得忙……”


……


唐寧今天沒有去兵部,也沒有去驍騎營,而是在平安縣衙幫忙收拾東西。


嶽父大人升任京兆尹,家眷自然也要從平安縣衙搬到京兆府衙,年末京兆府衙需要處理的事務繁多,他今天一早就去上任了。


好在縣衙和府衙相距不遠,隻需兩輛馬車,一天之內就能搬過去。


陳玉賢收拾好了一個包袱,麵色有些擔憂,走過來問唐寧道:“你說他第一天過去,會不會被府衙的人針對,聽說這是官衙的規矩,對新到的大人,都會給一個下馬威的。”


唐寧笑了笑,安慰道:“您放心吧,不會的。”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但其實在這三把火燒起來之前,也要被別人在頭上燒一把火,這是規矩。


不過這也並非適用於所有情況。


從平安縣令直接被提拔為京兆尹,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這肯定是進入陛下眼裏的人,誰敢在第一天就造次?


更何況,不看陛下的麵子,也得看他的麵子,如果京兆衙門的官員連這點兒道理都不懂,他就白被人叫了這麽些日子的“掃把星”和“小心眼”了。


京兆衙門。


今日是新任京兆尹鍾大人第一天上任,包括兩位少尹在內,長史參軍,府學教授等,皆站在院內迎接。


徐少尹和鄭教授低著頭,麵色惶惶。


新任京兆尹對府衙內事務還不太熟悉,眾人迎接完畢之後,便在一處大堂落座,從少尹開始,一個接一個的上前為新任京兆尹介紹衙內情況。


眾人的目光時不時的瞥向徐少尹和鄭教授,此二人昨日因平安縣的教化一事,前往平安縣衙問責,想不到這才過了一日,他們問責的對象就變成了頂頭上司,就是不知道這位鍾大人是不是一個記仇的人,會不會在以後的日子裏給兩位小鞋穿。


一名少尹介紹完京兆府今年的治安和稅收以及戶籍情況之後,便拱了拱手走下來,徐少尹忐忑的站起身,走上前,拱手道:“鍾大人,下官負責京兆府的教化和……”


“教化?”鍾明禮目光望向他,問道:“據本官所知,今年平安縣的教化考核並不合格,徐少尹和鄭教授負責的便是此事,是不是該給本官一個解釋?”


徐少尹和鄭教授怔立原地,胸口仿佛被巨錘擊中,臉色漲紅。


這是報複,這是赤裸裸的報複,這句話,就是他們昨天質問過他的!


京兆府衙的官員心中一震,這位鍾大人,看來也是記仇的人,根本不會在以後給他們穿小鞋,而是現在就給他們穿上了……


而且是以一種近乎恥辱的方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平安縣的教化不合格,可原先的平安縣令,不就是他嗎?


徐少尹和鄭教授嘴唇幹澀,喃喃道:“下官,下官……”


鍾明禮看著他,說道:“教化乃是大事,關乎國運,關乎朝堂根基,不可輕視,京兆三十六縣,是每屆科舉進士占比最多的地方,更應加倍重視,居廟堂之高,怎麽能夠知民間疾苦,徐少尹和鄭教授既然負責京兆之教化,不如便前往這三十六縣縣學,教導學子,維護學風,如何?”


徐少尹和鄭教授已經麵無血色,京兆三十六縣,就算是每一縣用一個月的時間,全部走完,也是三年多以後了……


這,這根本就是將他們流放了!


可負責京兆地區的教化,本就是他們的職責,鍾明禮的安排,根本挑不出什麽毛病,悔隻悔不該為了巴結唐家和端王,答應劉風……


現在的京兆府衙已經落入他人之手,若是繼續留在這裏,怕是以後的日子會更加難過。


兩人同時抬起頭,頹然道:“下官遵命。”


堂內眾人聽完新任京兆尹對徐少尹和鄭教授的安排,暗自舔了舔嘴唇,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們隻知道那唐寧小肚雞腸,睚眥必報,是個不能得罪的人。


到如今才明白,他為什麽會那麽的小心眼,嶽父尚且如此,更何況他------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