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四百八十四章 劉府大喜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禮部四司中,原禮部郎中因為科舉舞弊案發,被唐寧接任,到如今還沒有接替之人,暫時空缺,即便如此,今日也應該來三人。


膳部郎中看著他道:“劉郎中病了,讓我們給您陪個不是。”


“沒事,劉郎中身體要緊。”劉風看了看他們,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先進去吧。”


兩人奉上禮物之後,走進劉府。


劉風望著他們的背影,眉頭微皺。


他是禮部侍郎,祠部郎中是他的下屬,在今夜這樣的場合,不僅沒有過來,甚至連賀禮都沒有……


他在乎的不是賀禮,而是祠部郎中劉進的態度。


這些日子,祠部郎中劉進似乎對他日漸疏遠,今日之事,更是出乎了他的預料,使得他不得不懷疑,此人是不是有了什麽二心。


“劉大人……”


又有賓客過來,劉風暫時不去想祠部郎中的事情,心中的不滿卻已經堆積,這個劉進,也是時候該好好敲打敲打了。


“禮部主事宋大人,白銀兩千兩!”


“東台舍人張大人,金身菩薩一尊!”


“中書舍人蘇大人,琉璃佛珠一串!”


……


劉府門口,一名劉家下人高聲將諸位賓客送上的禮物唱出來,謂之曰“唱禮”,這是對每一位賓客的尊重,他們送上了如此貴重的禮物,劉家自然也要給他們足夠的麵子。


劉府門前停留了無數輛馬車,其中的某一輛馬車裏,一人靠著車廂,借著從車窗外麵透出來的月光,一邊聽劉府的下人唱禮,一邊奮筆疾書,還時不時的小聲喃喃幾句……


“工部張大人,紋銀一千兩,嘖嘖,工部油水真不少;鴻臚寺吳大人,米芾親筆,我滴個乖乖,這得賣多少錢;崔禦史,上等璞玉,極品珊瑚,誰說禦史台是清水衙門了,這不胡扯嗎;禮部宋大人,白銀兩千兩,真大方啊……”


……


唐府,唐寧給爐子下添了些柴火,看著從外麵走進來,凍的直搓手的蕭玨,問道:“你怎麽才來?”


蕭玨抱怨道:“今天劉侍郎府上有喜事,劉老夫人六十大壽,許多人都去恭賀,車馬賭了一條街,我和雅兒走路過來的,耽擱了些時間。”


唐寧看著他,問道:“菜呢?”


蕭玨道:“讓你們家丫鬟拿去洗了。”


冬天和火鍋更配,奈何這個時令,沒有多少新鮮蔬菜,也隻有皇室和蕭家這樣的大族,才能在溫泉邊種一些反季節蔬菜。


蕭玨伸出手放在火上烤,看著唐寧問道:“陛下今天叫你去宮裏說什麽了?”


唐寧道:“讓我年後去驍騎營,訓練左驍衛。”


除了這件事情之外,陳皇還說了報紙的事情,唐寧其實早有心理準備,猜測他可能會將時政或是涉及到朝事的議論權收回去,畢竟這東西十分敏感,隻有掌握在朝廷手裏才放心。


沒想到陳皇隻是提醒了他一句,並沒有將這個權力收回,唐寧之前還猜測,他是不是因為吝嗇銀子,但是仔細了想,又覺得他身為一國皇帝,就算再摳,也不至於連那點兒銀子都舍不得。


蕭玨想了想,問道:“劉風今天在殿上彈劾鍾縣令,應該是要和你鬥到底了,今晚劉府有喜事,你不去看看?”


“算了吧。”唐寧揮了揮手,他要是去了,怕是劉府今天的就不是喜事了。


人家劉老夫人一輩子也就隻有這麽一次六十大壽,他還是給自己積點德的好,不去湊這個熱鬧。


最起碼也要等兩天。


蕭玨搓了搓手,問道:“不會吧,你打算放過劉風?”


唐寧搖了搖頭,說道:“放不放過他,陛下說了算。”


蕭玨問道:“那你呢?”


唐寧望著爐火,說道:“我打算送他去見陛下。”


劉風這個人,實在是討厭,一次兩次也就罷了,他倒好,沒完沒了,而且不知悔改,與其每次都要應對他帶來的麻煩,倒不如解決掉製造麻煩的人,一勞永逸。


蕭玨看了看他,說道:“這種事情,你還是別自己動手,陛下已經原諒了你一次,你如果再出手,就是不給陛下麵子,陛下以後還怎麽護著你?”


唐寧瞥了他一眼,“誰說我要自己動手了?”


他又不傻,直腸子的傻白甜裝一次就夠了,次數多了就是真傻了,皇帝喜歡傻一點的,可不喜歡真傻子。


蕭玨看向他,問道:“那你到底是怎麽想的?”


詩詩和酒兒已經將切好的菜端過來了,唐寧拿起筷子,說道:“變吃邊說……”


唐府,火鍋咕嘟咕嘟的冒著熱氣,唐寧和蕭玨圍在火鍋前商議著事情,劉家,劉老夫人六十大壽,歌舞升平,賓主盡歡,一片歡慶。


與此同時,京中某處府邸。


內院一處房間,一名婦人雙手叉腰,看著祠部郎中劉進,怒道:“劉侍郎的母親六十大壽,你人不去也就算了,連賀禮都不送,你讓人家劉侍郎心裏怎麽想,你還想當禮部司郎中,我看你這個祠部郎中都快做到頭了……”


“你閉嘴!”劉進瞪了她一眼,“你個婦道人家懂什麽,我告訴你,到底是誰做到頭還不一定呢……”


“你讓我閉嘴,你讓我閉嘴!”婦人勃然大怒,抓著劉進的頭發,大哭道:“你當初娶我的時候怎麽不讓我閉嘴,我給你生孩子的時候你怎麽不讓我閉嘴……”


頭發被用力抓扯,劉進疼得齜牙咧嘴,倒吸口氣,說道:“你別胡鬧,我和你說正事呢,劉侍郎這次把那個人得罪死了,怕是蹦躂不了多久,我要是和他走得近,說不定會受牽連,到時候你可怎麽辦,我這也是為你著想……”


“這日子過不成了,過不成了……”婦人根本不聽他解釋,一邊抓著他的頭發,一邊哭哭啼啼,手上卻是沒有放鬆絲毫力氣。


“你居然讓我閉嘴……”


“還說我是婦道人家……”


“姓劉的,反了天了你,老娘和你拚了!”


……


禮部。


劉侍郎的母親昨日六十大壽,就連尚書大人都親自登門,送上賀禮,昨日劉家賓客滿座,賀禮堆積如山,禮部的官吏們一早就在議論這件事情。


劉進滿麵頹然,一瘸一拐的走進禮部衙門。


門口處,與他一同進來的膳部郎中轉頭看了看他,見他鼻青臉腫的狼狽樣子,驚詫道:“劉大人,你這是怎麽了?”


劉進揮了揮手,說道:“昨天晚上走夜路,不小心摔了。”


膳部郎中看著他,一臉不信,他臉上的傷怎麽看都不像是摔的,更像是被人打的。


“你這是什麽表情,你不信我?”劉進見他的表情,怒道:“我告訴你,我的傷就是昨天晚上走夜路摔的,我要是騙你我就死老婆!”


“好了好了我信了。”膳部郎中無奈的擺了擺手,劉大人既然發了這麽重的毒誓,他就算是不信也得信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