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能留下來嗎?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其實唐寧給兵部的策劃書寫的很詳細了,按部就班的進行就行,沒有什麽事情要處理的。


但人總是要休息的,折騰了三天,他需要睡一個單純的覺來養精蓄銳。


他在兵部的值房裏坐到晚上,看了看空蕩蕩的值房,開始想念他書房的那張床。


這個時候,他忽然想到了蕭玨。


好兄弟關鍵時刻就是用來睡的,兵部的桌椅太硬,不如晚上去蕭府找蕭玨湊合湊合。


唐寧出了兵部,走到蕭府門口,正好看到蕭玨和陸雅走出來。


蕭玨看了看他,問道:“咦,你怎麽過來了,有事?”


唐寧看了看他們,問道:“你們這是……”


蕭玨道:“出去走走,你要一起嗎?”


“不了。”唐寧揮了揮手,說道:“我就是路過而已,你們玩……”


他差點忘了,蕭玨現在已經不是單身狗了,他們兩個人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大晚上出去壓馬路增加感情,說不定還要親親抱抱舉高高什麽的,他難道站在一旁看著?


做人要有逼數,唐寧可不像蕭玨那麽沒眼色,揮了揮手,大步走開。


宵禁時間還不到,但臘月的晚上還是有些冷的,街道上行人不多,唐寧站在街頭,竟不知何以為家。


他告訴她們晚上在兵部加班,家是不能回了,縣衙更不能去,紅袖閣也不安全,想來想去,隻想到一個地方。


……


天然居。


“她果然效忠了皇帝。”名為白錦的老嫗將一封信箋放下,冷冷道:“十幾年了,她還是沒有改掉到處認主人的臭毛病!”


蘇媚歪著頭,靠在床欄上,捂嘴打了一個哈欠,慵懶道:“你們這麽多年的師姐妹情,她總不會借此來打擊你,有什麽好擔心的……”


“她敢!”老嫗臉上露出一絲厲色,說道:“她的身份若是暴露,同樣是死路一條,況且,陳皇狡猾如狐,多半是對她的毒蠱之術感興趣,你以為那老狐狸會真的信任她?”


老嫗站起身,說道:“讓人多盯著她,要是有什麽異動,立刻稟告。”


蘇媚心不在焉的應道:“知道了。”


老嫗轉身走出房門的時候,腳步一頓,之後又抬腳離開。


蘇媚脫了外衣,問道:“小桃,洗澡水準備好了沒有?”


唐寧走進來,說道:“剛才進來的時候沒看到小桃,不知道她去哪裏了。”


“你來了啊……”蘇媚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卻也絲毫不在意,走到桌前,幫他倒了一杯茶水,問道:“這麽晚了,怎麽有空過來?”


唐寧抿了口茶,又從桌上捏了一塊糕點,咬了一口,這才解釋道:“剛才在兵部忙了一會,回來的時候路過這裏,順便進來看看。”


他瞥到蘇媚的桌上有一張賠率表,上麵還用筆圈出了幾個,拿起來看了看之後,問道:“你也賭這個?”


蘇媚瞥了他一眼,“有錢賺為什麽不賺?”


唐寧此刻也意識到,以她們的情報搜集能力,對於十六衛的實力一定有一個精準的判斷,這些賭局,根本就是為她們送錢的。


但凡事無絕對,正是因為有了這些過於相信自己判斷的人,他和唐夭夭才有錢賺。


唐寧看了看她圈出來的,搖頭道:“甲組之中,你賭左羽衛和銀琦衛出線?”


蘇媚看著他,問道:“難道你有什麽更好的建議?”


唐寧建議道:“我還是更加看好驍騎衛,這次十六衛大比,你賭他們,虧不了。”


蘇媚看了看,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麽,問道:“你就不怕我押幾十萬兩銀子,讓你沒銀子賺了?”


想要靠賭大賺,隻能賭大冷門,驍騎衛是一個大冷門,別人都買羽林衛,就他買驍騎衛,驍騎衛的賠率自然高,相當於買羽林衛贏那些人的錢都被他賺了。


賠率其實並不是根據兩者的實力定的,而是根據兩方下注的資金,如果有大筆的資金進場,莊家一定會調整賠率,蘇媚要是押幾十萬兩在驍騎衛身上,驍騎衛的賠率必定會走低,唐寧也要少賺一大筆。


他看著蘇媚,說道:“誰讓我們是一家人呢,有錢當然要一起賺,不過……”


“不過什麽?”


唐寧叮囑她道:“不過這件事情你不能告訴唐夭夭……”


十六衛大比是他和唐夭夭一起策劃的,嚴格上來說,他現在的行為屬於泄露商業機密,要是讓唐夭夭知道他將之泄露給了蘇媚,就算是壁咚她都求不來她的原諒。


蘇媚看著他,問道:“你很怕她嗎?”


唐寧解釋道:“主要是打不過……”


小桃從外麵跑進來,身後跟著幾名丫鬟,懷裏抱著一桶桶熱水,說道:“小姐,熱水準備好了……”


唐寧晚上出來的時候沒有吃什麽東西,拿著她桌上的糕點充饑。


蘇媚脫了鞋襪,赤足站在地板上,看著他道:“我要洗澡了。”


唐寧捏了一塊糕點,塞進嘴裏,含糊道:“去吧。”


蘇媚看了看房間裏麵的浴桶,再次看向他,問道:“你要一起嗎?”


唐寧怔了怔,險些被糕點噎住,好不容易才咽下去,看著她,震驚道:“這,恐怕不好吧……”


蘇媚沒好氣道:“知道不好還不出去!”


唐寧這才反應過來,急忙站起身,大步向門外走去,走到一半,又折返回來,將桌上剩下的糕點帶走,順便將門帶上。


他坐在廊下有光的地方,小桃坐在他的旁邊,隨時準備進去幫蘇媚添水。


唐寧偏過頭看著她,問道:“小桃,你今年多大了?”


小桃想了想,說道:“十六。”


自從他上次回來送了她很多胭脂和香料之後,她對唐寧就客氣多了。


閑著無聊,唐寧隨口問道:“你和你家小姐是怎麽認識的?”


小桃望著夜空,隨口說道:“我小時候,爹娘不要我了,是小姐把我撿回來的。”


唐寧看著她,難怪蘇媚那麽慣著她,原來她們兩個有著相同的命運。


他歎了口氣,原以為她是因為太過勞累的原因導致精神衰弱,難以入眠,逐漸了解她之後才發現,怕是因為童年的事情對她產生了太大的心裏陰影,到現在還沒有消除。


女人洗澡總是特別麻煩,唐寧在外麵足足等了她大半個時辰。


蘇媚在房中擦拭著頭發,看到唐寧進來,詫異道:“這麽晚,外麵都已經宵禁了,你怎麽還不走?”


唐寧表情有些尷尬,看著她,問道:“今天晚上,我能留下嗎?”


蘇媚手中的毛巾險些掉在地上,聲線中帶著一絲慌亂,問道:“什……什麽?”


“別誤會。”唐寧立刻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你能不能在這裏幫我找一間廂房。”


她睡了自己那麽多次,他隻不過是想在她這裏留宿一晚,應該不算過分吧?


如果沒有空房間的話,她和小桃擠一擠也行。


蘇媚看了看他,臉上的慌亂消失,也並沒有多問,走到床邊,順手將一件紫色的肚兜塞進被子裏,說道:“不用那麽麻煩,你今天晚上就睡在這裏吧。”


想不到她居然將自己的房間讓給他,唐寧心中頗為感動,走到床邊,脫掉鞋襪爬上床,說道:“謝了。”


他坐在床上,看著蘇媚走到門口關上門,又從櫃子裏取了一床新被子,直接上了床,向後縮了縮,問道:“你幹什麽?”


“睡覺啊。”蘇媚掩嘴打了一個哈欠,說道:“緊張什麽,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唐寧還以為她要和小桃擠一擠,沒想到她居然想和他擠,雖然就像她說的那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這可是他主動的第一次……


他看了蘇媚一眼,鑽進被子裏,右手隨意的一抓,抓出一樣東西,隨手將之拖出來,詫異道:“什麽東西?”


“誰讓你亂摸了!”蘇媚一把從他手中奪過肚兜,說道:“你睡外麵這床被子!”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