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三百五十九章 身不由己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兩年多以前,完顏部從草原上崛起,一統周邊各部,無人可擋,即便是同為大部的術虎和夾穀兩部聯合起來,也不是完顏部的對手。


而在半年之前,草原上的局麵忽然發生了改變。


術虎和夾穀兩部莫名的崛起,不僅擁有了充足的糧食,還有了足以抵抗完顏部的兵器,他們籠絡了其他的中小部族,生生的遏製住了完顏部崛起的勢頭。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局麵,便是因為陳楚兩國在背後扶持術虎和夾穀兩部,賣給他們平日裏不會在草原出售的鹽鐵兵器,他們的目的,便是引起草原內鬥,阻止肅慎一族的統一。


而想出這個計謀,使得他們完顏部從一無可擋變的生存維艱的罪魁禍首,就站在她的麵前。


唐寧目光望向對麵,對麵的女子雙拳緊握,銀牙緊咬,一副氣勢洶洶興師問罪的樣子,像是要將他整個吞下去一樣。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並不是陳國人,但他的家在陳國,家人朋友都在陳國,所以他的立場也在陳國。


完顏嫣是草原上的小野馬,生在完顏部,她的立場在草原,在完顏部,這也無可厚非。


兩人隻是所處的位置不同而已,沒有對錯。


唐寧看著她,問道:“所以你又要殺了我?”


“你是草原人,我是陳國人,我們各自都有自己的立場。”他走到外麵,向侍衛借了一把刀,走進來遞給她,說道:“我給你一次機會,我們公平的打一場,生死不論,贏了的人才有資格談對與錯,敢不敢?”


完顏嫣接過刀,唐寧走到院子裏,說道:“來吧。”


完顏嫣嬌斥一聲,整個人便衝了過來。


她揮刀狠狠的向唐寧劈來,用的卻是刀背。


唐寧沒有拿武器,身體側開,抬腳踢在她的手腕上,她手上的長刀便飛了出去,唐寧伸指點在她雪白的頸間,說道:“你輸了。”


“我不是你的對手。”完顏嫣閉上眼睛,說道:“你殺了我吧。”


唐寧收回手指,搖了搖頭,說道:“你們這些人啊,整天把打打殺殺掛在嘴上,有什麽好的,睜開眼睛多看看,世界其實很美好……”


他緩步走出院門,完顏嫣才睜開眼睛。


她緩緩蹲下,雙手環膝,將頭埋在膝間。


唐寧一個人在驛站的廚房中忙碌,廚房裏有他昨天晚上就泡上的黃豆,現在已經全都泡發了。


留一個敵人在身邊,的確不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可她又不是尋常的敵人,不能隨隨便便的就打殺了。


一來她是人質,還有重要的作用,二來兩人的敵對隻是因為不同的立場,拋開立場不談,她不過是一個心思簡單的小姑娘。


他不是第一次做豆腐腦,輕車熟路,當趙蔓看著眼前的豆腐花時,吃驚道:“你從哪裏買來的?”


唐寧將碗放下,說道:“剛做的,趁熱吃吧。”


趙蔓喜滋滋的問道:“你做的?”


唐寧點了點頭,說道:“從老板娘那裏買來的秘方,你嚐嚐味道一樣不一樣。”


趙蔓嚐了一小口,說道:“比上次的還好吃……”


唐寧端出來的時候,已經嚐過了,要說他的手藝比那賣豆腐花的老板娘還好,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也還可以,趙蔓的話,讓他覺得這一次沒有白費心思。


走回自己院子的時候,看到完顏嫣坐在石桌旁發呆,唐寧將碗放在桌上,進了自己的房間。


完顏嫣低頭看了看碗裏的豆腐花,許久才拿起勺子,嚐了一小口,然後就變成大口大口,似乎這碗裏的不是豆腐花,而是某個讓她恨得牙癢癢的家夥……


……


遼州官員為使團準備的洗塵宴在刺史府舉行,趙蔓作為公主,身份敏感,不用出席,他們主要招待的是以唐寧為首的陳國使團。


陸騰以保證公主的安全為由,拒絕了宴會的邀請,其他官員則全都出席到場。


落座之後,遼州刺史看了看唐寧,詫異道:“據本官所知,貴國應該還有一位副使,怎麽沒有見到?”


唐寧遺憾的說道:“何大人在路途中出了一點兒小意外,到時候會直接去京都的。”


遼州刺史並未多問,笑著說道:“動筷吧,唐大人嚐嚐我楚國的菜肴,合不合你的胃口。”


陳楚兩國一南一北,飲食文化是有些差異,但唐寧上輩子便是土生土生的北方人,說起來,反而更加習慣楚國的飲食風俗。


這一點,他從李天瀾那裏已經得到了確認,他們兩個人除了性格契合之外,能吃到同一個鍋裏也是他們能成為好朋友的重要原因。


席間,遼州刺史忽然看向他,問道:“貴國此次派遣使臣來此,是還想要替貴國皇子求娶長寧郡主吧?”


唐寧夾了口菜,說道:“今日便好好吃飯,不談公事。”


遼州刺史笑了笑,說道:“唐大人說的是,吃菜,吃菜……”


這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遼州官員對他們的態度,好到了極點,甚至還要超出一路上遇到的陳國官員。


到底是外來的和尚好念經,陳楚兩國都是禮儀之邦,如今國力相當,無論是哪國使臣出訪另一國,都會得到尊重與優待。


晚宴在愉快的氣氛中開始,又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


遼州刺史和眾官員送他們出刺史府,拱手道:“唐大人和諸位大人慢走。”


目送他們離開,遼州刺史的臉上的笑容才逐漸平靜下來。


一名官員站在他的身後,小聲道:“陳國平陽公主嫁給太子,陳國自然也會傾向太子,這對於王爺大大不利,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將平陽公主安全的護送到京都嗎?”


遼州刺史看著他,淡然的說道:“你剛才的話,要是被王爺聽到,就隻能去前方抵抗草原人了。”


遼州司馬看著他,平靜道:“就算是王爺在此,此話我也要說,太子無能,若是陛下傳位給他,王爺和陛下好不容易治理好的楚國,便會徹底的毀在他的手裏,到時候,我等還有容身之處嗎?”


“跟在王爺身邊這麽久,你還不明白王爺的心思?”遼州刺史看了看他,問道:“若是王爺真有稱帝之心,你我會被發配到這裏嗎?”


遼州司馬笑了笑,說道:“人生在世,身不由己,太子不僅無能,心胸也極其狹隘,他若上位,一定不會放過王爺,就算是王爺沒有稱帝之心,難道便會任由太子宰割?”


遼州刺史沉吟了片刻,才歎了口氣,說道:“聽說,陛下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


遼州司馬看著他,說道:“朝中如你我一樣的,還有很多人,很多人都在等,做好準備吧,那一天快要來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