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一百二十三章 紅袖閣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早在幾個月前,方小胖的大伯就曾經說過,等他到了京師,一定要去方府通知一聲。


方鴻是靈州州試主考,他到了京師之後,不去方府拜訪,於情於理都有些說不過去。


另外,李天瀾那裏,也應該通知一聲,不過他暫時還不知道楚國使臣的落腳之地,而且他剛到京師,便去拜訪楚國使臣,若是被有心人注意到,未免有些不太好。


方府唐寧打算等到元宵過了之後再去,至於李天瀾那裏,還是先放上一放,臨行前唐妖精的“忠言”還在他的耳邊回響,誰知道她在京師有沒有什麽耳目,抵京第二天就去見她的眼中釘李天瀾,可比沾花惹草要嚴重多了。


唐寧暗自搖頭,作為正宮的小意都沒有說什麽,半個正宮的小如也沒有說不準認識什麽亂七八糟的女人,她一個偏……,一個鄰居,管的未免也太多了。


他將路上蒸出來的最後一壇酒給了老乞丐,走出房間,向樓下走去,昨天他們抵京已經很晚了,隻是隨便找了一處客棧,交了一天的住宿費用。


這裏的環境還不錯,他打算再續住半個月。


樓下櫃台處,那夥計看著他,說道:“客官,真不好意思,你們昨晚隻訂了一天,早上又沒有過來打聲招呼,那幾個房間,剛才已經被人預定了。”


雖然搬東西有些麻煩,但這的確是他的疏忽,唐寧想了想,說道:“那就換成其他的房間吧。”


那夥計看著他,再次搖頭說道:“對不起客官,本店今天已經客滿了。”


這家客棧客滿了,他們隻好另尋他處。


好在老乞丐的全部行李就是一個酒葫蘆,彭琛除了他的那把刀之外,就隻有幾件換洗衣服,唐寧自己的東西也不多,很快就收拾好,退了房間,走出客棧。


京師乃是都城,人流量巨大,來自四麵八方的人都在這裏匯聚,供人留宿的客棧自然也是不少,沒有多久,就又看到一個。


彭琛走進去,片刻後又走出來,搖了搖頭,說道:“客滿了。”


上元是一年中最為熱鬧的節日,又正值科舉之年,各地學子都聚集在京師,客棧房間緊張也是常事,但他們走遍了好幾條街,所有的客棧都是客滿,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尤其是親眼看到,剛剛告訴他們客滿的一家客棧,短時間內,已經有數名客人入住進去。


老乞丐抱著酒葫蘆,抿了口酒,咂咂嘴道:“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


唐寧望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低聲道:“這麽快嗎?”


彭琛看了看他,臉色沉下來,說道:“我去問他們!”


“不用了。”唐寧揮了揮手,說道:“走吧,我們去別的地方。”


說罷,他便轉過身,折返回去。


彭琛背著包袱,跟在他的身後。


老乞丐將酒葫蘆重新塞上,回頭向某個方向望了一眼,才悠哉悠哉的跟了上去。


在他的視線盡頭,某處酒樓雅間,一位年輕人的視線從窗邊收回來。


他看了一眼下方的街道,又望向雅間內小口喝酒的青年,問道:“二少,那人得罪過你嗎?”


青年左手摟著一位嬌俏女子,飲了杯酒,俯身吻上了那女子,將口中酒渡了過去,看著那女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酡紅,這才重新端起酒杯,說道:“這你就不用管了,總之,不要讓他舒舒服服的留在京師就行了。”


年輕人想了想,看著他問道:“二少的意思是?”


青年的手在那女子身上遊走,淡淡道:“注意分寸,不要鬧出人命。”


年輕人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我明白了。”


……


京師街頭。


老乞丐抬頭看了看一處豪華閣樓的牌匾,目光又看向唐寧,問道:“你確定我們要住在這裏?”


看著牌匾上鎏金的“紅袖閣”三個大字,唐寧也有些始料未及。


他知道唐家在京師也有生意,但是沒想到,唐財主看起來濃眉大眼,憨厚老實的,在京師居然做的是青樓生意。


他確定唐夭夭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要不然她不會給他這麽一塊牌子的同時,還提醒他不要在外麵沾花惹草。


或者她的意思是,不要在外麵沾花惹草,她們家青樓裏麵的姑娘,可以隨便的深入交流?


不管怎麽樣,他們在京師的街頭走了好幾個時辰,也隻看到了這一個有唐家明顯標記的地方,唐寧搖了搖頭,說道:“進去看看吧。”


他踏進這處閣樓,目光望向裏麵的時候,有一瞬間,感覺像是踏進了另一個世界。


耳邊有悅耳的絲竹聲環繞,大堂正中的一處高台上,有數名身段妖嬈的女子正在隨著樂聲翩然起舞,每一個動作,都符合樂聲的韻律,一眼看去,給人以極致的美感。


她們衣服都穿的十分單薄,薄紗一般的衣服之下,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時而露出肚臍,或是一小段光潔的肌膚……


咕咚。


唐寧注意到,彭琛小聲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身體微微彎下一個弧度。


老乞丐將那酒葫蘆甩在身後,很沒有風度的在襠下掏了掏,轉頭看著唐寧,認真的說道:“我們就住這裏吧。”


閣樓內的客人不多,除了上方的舞女之外,隻有寥寥十餘人的樣子,從衣著打扮上來看,各個都非富即貴。


和他們相比起來,唐寧三人尤其是老乞丐,則顯得有些太過另類。


一名掌櫃模樣的男子從裏麵走過來,用詫異的目光看了三人一眼,目光最終停留在唐寧身上,笑著說道:“公子,請出示玉牌。”


唐寧看了看他,問道:“玉牌?”


這掌櫃點了點頭,說道:“隻有擁有本閣贈予的玉牌,才能進入本閣。”


他看了看唐寧幾人,客氣道:“本閣不是青樓,也不是客棧,公子若是想要住店或是尋歡,煩請出門左轉。”


唐寧抬起頭,再次看了看閣樓一根柱子上的標識,從懷裏摸出一塊木牌,說道:“我沒有玉牌,木牌行不行?”


這裏的標識和唐妖精給他那塊牌子上的標識是一樣的,但人家要的是玉牌,他手裏的這塊牌子,不知道有沒有用?


那掌櫃看著他手中的木牌,身體一震,立刻問道:“公子,這牌子,可否拿給小人一觀?”


唐寧隨手將木牌遞給他。


那掌櫃拿著這木牌,翻來覆去的看了一會,又將之遞給他,說道:“公子稍等,我馬上就回來。”


他一路小跑的繞過高台,跑向後方,很快又跑出來,再次從唐寧手中接過那塊木牌,與他手中的另一塊對在了一起。


兩塊木牌邊緣處的花紋嚴絲合縫,合起來,與閣中柱子上的花紋絲毫不差。


那掌櫃將木牌遞給唐寧,躬身恭敬道:“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談不上什麽吩咐。”唐寧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們這裏有沒有住的地方?”


那掌櫃沒有任何猶豫的點了點頭,恭敬道:“公子請隨我來。”


他領著唐寧三人走到高台之前,唐寧才發現,這高台是從中間的樓梯延伸出來的,兩邊還有階梯,可以上到二樓。


“公子請隨我上樓。”


唐寧和他走上樓的時候,剛剛踏上台階,身後便有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站住!”一名年輕人走上前,看著那掌櫃,問道:“你們紅袖閣的二樓不是不允許客人上去嗎,這是什麽意思?”


那掌櫃看著他,解釋道:“小公爺,這位公子是我們紅袖閣的貴客……”


“貴客?”那年輕人聞言怔了怔,隨後便大怒道:“他是你們的貴客,我就不是你們的貴客了!”


不等掌櫃回答,他便大步的踏上台階,指了指台上起舞的女子,惱怒道:“說什麽二樓是姑娘們的閨閣,不允許外人踏入,原來都是糊弄人的,連我都敢糊弄,我告訴你,本小公爺今天不僅要上去,還要她們陪我,一個不夠,我要十個!”


“嗬嗬……”他話音剛落,耳邊便傳來了一道笑聲。


年輕人猛地回過頭,指著老乞丐,怒道:“你笑什麽!”


老乞丐看著他,臉上露出嘲諷之色,說道:“童子雞一個,裝什麽花叢老手?”


年輕人怔了怔,臉色瞬間就變的血紅,指著他,顫聲道:“你,你可不要血口噴人!”


“看你的麵相就知道你腎不好。”老乞丐看著他,搖了搖頭,問道:“年輕人,早上……起不來吧?”


年輕人身體一顫,臉色由紅轉白再轉紅……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