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如意小郎君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不吉

時間:2019-11-27作者:榮小榮


陳皇的決定並不出唐寧的預料,隻是比他預想的要早一些。


陳皇對唐家不滿,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這兩年,唐家在他的打壓之下,在朝中的影響力大不如前,依照陳皇的性格,對這些舉足輕重的大家族,不會過分的獎賞,也不會過分的打壓,打一棒子給一個甜棗,唐家被打了這麽多棒,也是時候該給個棗安撫安撫了。


很不幸的是,趙蔓再次成為了這顆甜棗。


雖然她的確很甜,但已經名棗有主,別人誰都不能吃,連看一眼都不行。


吃過飯後,唐寧攬著她,問道:“是不是很難過?”


“你說對父皇嗎?”趙蔓抬頭看著他,隨後便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在父皇眼中,我首先是公主,然後才是她的女兒,古來皇帝不都是這樣嗎?”


這句話有點以偏概全,其實皇帝之中,也有少數重情重義的,但陳皇顯然屬於大多數,以唐寧對他的了解,他最在乎的,絕不是哪位皇子或者公主,他最在乎的,隻有他自己。


為了達到他的目的,沒有什麽是不能犧牲的。


唐寧輕輕拍了拍趙蔓的肩膀,說道:“別擔心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我沒有擔心。”趙蔓抬頭看著他,笑吟吟的說道:“因為我知道,我還有你。”


不能保護自己老婆的男人不算是男人,但這次和以前不一樣,這樁婚事是陳皇樂於促進的,就像是之前送她去楚國和親一樣,至少不能明麵上違背陳皇的意思。


是否順陳皇的意,是此事與劉風事件根本上的不同之處,所采取的方法自然也不一樣。


今日便是上元,從清早開始,京師的街道上,就已經人滿為患了。


一天之前,平陽公主即將許配唐家大公子的消息,就已經傳了出去,最先得知的自然是權貴圈子,這些家族雖然不以娶公主為榮,但陛下賜婚也不會是一時腦熱,唐家在朝堂上萎靡沉寂了兩年,這或許就是他們重新崛起的征兆。


京師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一天時間,足以讓這個消息在京師傳開。


平陽公主當初遠嫁楚國之時,就在京師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後來楚國政變,送親使團無功而返,百姓們時而還會談及這位苦命的公主,最初也都是抱著祝福的心態。


唐寧在午時左右出了家門,來到某處鬧市口的時候,蹲在街角的一名乞丐立刻站了起來。


唐寧向他的碗裏扔了一塊碎銀子,從他手裏接過一封信箋。


京師的各條街道,酒樓妓院,某些需要重點關注的官員豪族門口,都有丐幫弟子日常盯梢。


從蘇媚那裏得到幫助的次數多了,他就越發明白情報的重要性。


他可能沒有蘇媚那麽神通廣大,在京中的權貴官員府邸都有眼線,但蘇媚手下的人肯定沒有他手下的人那麽閑,能從早到晚蹲在別人家牆根底下盯著還不引人注意。


唐家自然是他的重點關注對象,唐家那幾位什麽時辰去了什麽地方,停留了多久,丐幫每天都有詳細記錄,幫中的核心弟子,從兩年前開始,就被任平生逼著讀書認字,不積極進取提升自己的,就隻能在底層混個溫飽。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早晚都盯著他,哪怕是他的風評甚好,也能發現一些別人不知道的。


比如唐璟心情不佳的時候,就會去青樓發泄,據傳他還有一些特殊的愛好,京中各大青樓,沒有幾個妓子能夠消受得了。


這些小道消息自然不能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報紙上,但百姓向來都是一傳十十傳百,唐寧並沒有讓人大張旗鼓的宣揚這件事情,這隻是他對陳皇的一次試探,試試他還有沒有作為父親的一點良知。


禦書房內。


陳皇翻閱了幾封奏章,揉了揉手腕,問道:“今日是元宵了吧?”


魏間站在他身後,出聲道:“回陛下,今兒個就是元宵。”


“京師每年也就今天熱鬧,可惜啊,朕是看不到了。”元宵之夜,宮中還有祭典,陳皇搖了搖頭,重新拿起一封奏章,看了看之後,眉頭皺起來,喃喃道:“唐璟……,他竟有如此不堪的一麵……”


他沉思片刻,不知在想些什麽,片刻之後,將手中的奏章合上,扔在一邊,再也不提了。


禦書房外,廣場之上,一名官員匆匆的向禦書房走來,卻在中途被人攔住。


他抬頭看著前方數人,目光移至前方一人身上時,立刻躬身道:“太史令參見惠妃娘娘。”


唐惠妃看著他,問道:“陛下剛剛休息,你找陛下何事?”


太史令恭敬道:“回娘娘的話,陛下昨日命人將平陽公主和唐璟的八字送了過來,太史局已經推算過,正要向陛下匯報。”


唐惠妃看著他,問道:“他們二人從小青梅竹馬,八字一定也很合吧?”


太史令張了張嘴,尷尬道:“回娘娘,太史局推算了幾遍,發現公主和唐公子八字不合,命格相衝……”


唐惠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本宮早就讓人算過,平陽公主和唐璟八字極合,乃是難得的良配,你們太史局,是不是算錯了?”


“娘娘說笑了,太史局怎麽可能……”太史令看著唐惠妃,見她表情冷漠,心中咯噔一下,立刻便明白過來。


平陽公主和唐璟的婚事,可沒有表麵上看起來那麽簡單,這其中牽扯到唐家,牽扯到唐惠妃,牽扯到端王,無數人都盼著這樁親事能夠做成,太史局若是實話實說,豈不是將這些人都得罪死了?


這其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太史令能夠得罪的。


他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說道:“可能,可能真是太史局算錯了。”


唐惠妃的目光望向他,開口道:“既然算錯了,便帶回去重新算幾遍吧,什麽時候算準了,算對了,再來交給陛下。”


太史令躬了躬身,說道:“下官遵命。”


唐惠妃看了他一眼,轉身離去。


太史令站在廣場上,臉上露出猶豫之色,心中更是猶豫不決。


太史局的結果不會有錯,不如實稟報便是欺君,到時候,就算是用誤算的理由搪塞,也難逃懲罰。


可若是如實稟報,怕是懲罰會來的更早,畢竟唐家沉寂兩年,這次是重新走入眾人視線的機會,他們豈可放過?


如果因為太史局攪了局,他們豈會放過自己?


太史令斟酌再三,終於咬了咬牙,轉身向來時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遍低聲喃喃:“八字相衝,命理不合,大不吉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