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超越狂暴升級第1858章 敢怒不敢言

時間:2021-01-10作者:五十七五七

而如果是這名少年所為。

那……

這到底是什麽手段?

為何能夠讓人莫名其妙的消失?

為何無聲無息?

這也太可怕了。

“你是誰。”

半空中,先前說話的一名白袍老者朝著唐易問道。

“之前我就介紹過了,我叫唐易,你們隻要知道這個就好,至於其他的,你們沒有資格知道。現在你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趕緊將你們門主以及高層全部叫出來見我,不然,後果自負。”唐易繼續咄咄逼人的威脅說道。

“你!”

半空中,說話的白袍老者被氣得臉色煞白,覺得唐易有些狂妄和囂張。

不過,雖然生氣,雖然覺得唐易狂妄,但是他也隻能生氣,不敢有任何的逾越,更不敢對唐易出手!

畢竟剛剛數千弟子活生生消失的那一幕,林長老活生生消失的那一幕,依舊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這麽多大活人,活生生的消失了,這也太可怕太恐怖了。

就這樣,一眾白袍長老敢怒不敢言,誰都不敢挑釁唐易,並且神色無比的猶豫,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請出門主大人。

而就在數十名白袍老者猶豫不知所措之際,隻見狄雲宗的深處再次傳來了破空之聲,一道金光以及數道光芒呼嘯而出,下一瞬來到了那數十名白袍老者的身前。

金光落下,化為了一名身穿金色長袍頭戴金冠的中年人以及幾名身穿黑袍一臉猙獰的青年。

金袍中年人和黑袍青年一行一到達,在場的白袍老者以及演武場的數萬弟子,頓時紛紛朝著金袍中年人行禮。

“見過門主。”

數萬人同時行禮,聲勢震天,聲浪滾滾而出,震撼天地。

金袍中年人揮了揮手,隨後神色一凝,朝著唐易所在的位置道“我乃地門門主秋程雲,你是何人,為何擅闖我門,又為何屠戮我門弟子?”

“你就是地門門主?”

唐易看了秋程雲一眼,說道“我今天來此,隻想知道一些事情,隻要你將事情的真相告知於我,那麽,今天我便放過你們地門,如若不然,今天我便讓你們地門屍橫遍野!”

即使是麵對地門門主,唐易也依舊在威脅。

聽到唐易的威脅,不管是地門門主秋程雲,還是站在秋程雲身後的黑袍,亦或者是之前那些白袍老者,全都紛紛皺眉,臉色的不悅展露於表。

就連數萬地門弟子,也全都是不爽的表情。

他們都沒想到,此時他們的門主都已經出場了,眼前這名少年,居然還敢大言不慚的開口威脅,實在是膽大包天。

當然,生氣歸生氣,憤怒歸憤怒,在場的地門弟子除了恨恨的盯著唐易,其他沒有多說半句,就連白袍老者,此刻都不再多言,將話事權交給門主,每個人都展現了良好的素質。

地門門主秋程雲看了唐易一眼,冷冷道“少年,你好大的口氣,這裏可是地門,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們地門,也不是你想屠戮就能屠戮的!”

“是嗎?”

唐易笑了。

“當然!”

地門門主秋程雲直視唐易,與唐易針鋒相對。

“嗬嗬。”

“那你看著。”

唐易冷笑了一聲,眼睛微微一動,朝著一個方向看去,而那個方向,圍著無數地門弟子。

霎時間。

“嗡!”

金光閃爍。

隻見唐易所看去的方向,無數地門弟子消失,僅是這麽一眨眼,瞬間就空出了一大片。

這一下,不知道消失了多少地門弟子!

這些地門弟子,在唐易的麵前,連瓜菜都不如,說消失就消失,無比的脆弱。

他們別說抵擋,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

別說反應,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消失了!

整個消失的過程,他們一無所知,就這樣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就這樣,演武場再次空出了一大片!

這次消失的人數比之前還要多!

至少上萬人!

原本密密麻麻人頭攢動的演武場,一瞬間變得空曠了許多。

看到這一幕,無數弟子再次爆退,驚恐不已。

每個人的表情,不再是憤怒,不再是不屑,而是驚恐,而是害怕!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距離唐易不過幾米,圍著唐易,恍若圍著一隻羔羊。

然而此時。

經過幾次震懾,經過唐易幾次滅絕性的打擊,他們已經害怕得退出了百米的距離!

與唐易拉開!

此刻。

他們隻敢遠遠的看著唐易,神色警惕,不敢產生任何一點攻擊的念頭!

甚至,他們雙腿發軟,握著武器的手都在顫抖。

如果不是地門的門主秋程雲還在,如果不是各大長老還在,恐怕這些弟子,已經嚇得倉惶而逃了。

也就是因為有著門主的震懾,加上他們良好的個人素質,這才沒有潰敗逃跑。

“大膽!”

看到唐易居然還敢動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滅殺了數萬名地門弟子,秋程雲爆喝了一聲,神色無比的憤怒。

當然,憤怒歸憤怒,地門的門主秋程雲並沒有敢朝著唐易暴起出手!

因為,他有些忌憚唐易的實力!

剛剛數千弟子消失,秋程雲完全看不出唐易是怎麽辦到的。

之前唐易第一次滅殺數千弟子的時候,秋程雲也感知過,雖然也沒感知到什麽,但當時畢竟距離較遠,自己也沒有身在現場,沒有看到數千弟子消失的那一幕,所以並不知道發生什麽事。

而此時,他是真真切切的看著數千弟子消失,這個感官,可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這一幕,可比之前的感知,要可怕許多。

如此可怕的手段,秋程雲自認為自己哪怕實力再提高十倍,也是無法做到的。

所以看到唐易如此手段,他雖然憤怒,但也是被震懾在了當場,一時間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鬼知道暴起出手,會不會像之前的弟子一樣,會不會像之前的地門聖使一樣突然消失不見?

這種手段無聲無息,沒有任何預兆,誰不畏懼?

哪怕他是地門門主,實力超群,那也是畏懼無比。

“你不是說這裏不是我該撒野的地方嗎?你不是說我不可能隨隨便便屠戮你們地門弟子嗎?現在我屠戮了,然後呢?你耐我何?”

看到地門門主吃癟憤怒的樣子,唐易笑盈盈的,一臉‘你不是說要打我啊,怎麽不來?’的欠揍表情,這表情,看得一眾地門子弟咬牙切齒,憤恨不已。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