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第551章 為什麽會這樣?和好,可不可以

時間:2020-04-07作者:秦湯湯


沈亦衍看看一眼來電顯示,是白雅的,他深深的看著劉爽,眼中閃過憐惜,沉聲道:“怎麽了,我剛才手機有問題,沒有聽見。”


“我說怎麽沒有聲音,我的人已經去總統府了,大約八點到,你安排一下,不要讓劉爽知道。”白雅再說了一遍。


沈亦衍還在看著劉爽,看她垂著眼眸,若有所思的模樣,“知道了,先這樣,晚點再聯係。”


他掛掉了電話,坐到了劉爽的旁邊,握住了她的手。


劉爽下意識的抽出手,眼圈微微發紅。


每次,聽到白雅這個名字,或者看到白雅,聽到白雅的聲音,她都會想到媽媽死的那天,她真的無法原諒。


敵人和朋友做同一件事,朋友帶來的傷害是十倍還不止。


沈亦衍深吸了一口氣,“平心而論,白雅很關心你,當初她把你的行蹤告訴我,是因為她覺得我愛你,我可以給你幸福,你出事,她很內疚。”


劉爽扯了扯嘴角,“她每次都是這樣,什麽事情都不跟我說,就算關於我自己的事情也不和我說,偷偷的幫你,這樣是把我當作朋友還是把你當作朋友?


如果把我當作朋友,為什麽,不事先告訴我,了解下我的意願,我不覺得這是友情,更覺得,是掌控,她的這個人情……我不要。”


她說的堅決,眼中流淌著冷情。“現在的白雅已經不是過去的白雅了,過去的白雅一無所有,頂多算是有個體麵工作的普通人,但是現在顧淩擎死後,她擁有了顧淩擎的權勢,你也了解她的性格,她要做的事情,沒有人阻擋的了她。


而且,多留一個人保護你也是好的,你就當不知道,讓我來安排。”沈亦衍勸道。


“我不要,把手機給我。”劉爽朝著沈亦衍伸出手。


“小爽,別衝動,你應該考慮的是自己。”


“沈亦衍,你是希望開開心心的爽快生活五十年,還是希望痛苦的,憋屈的生活一百年?”劉爽有些氣惱的問道。


“一個人不可能一直開心五十年,也不可能一直痛苦一百年,這才是現實。”


劉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給是不給。”


“不要任性。”


“我這不是任性,接受她的好處,我覺得愧對我的母親,你不明白,你不給,算了,我自己找她去說。”劉爽朝著門口走去,


沈亦衍抱住她。


他其實明白的,劉爽怪白雅,同樣怪他,她隻是想要報仇,才不得已留在他身邊的。“我給你。”


劉爽睨向他。


“你要什麽,隻要不離開我,我都給你。”沈亦衍沉聲道,拿起桌子上的手機盒遞給她,“你的新手機。裏麵有我的手機號碼,也有白雅的。我幫你輸入進去的。”


劉爽定定的看著他。


他,是一個多精於算計的人啊,好像能夠掌握人心,預測未來。


劉爽搶過他手中的手機盒,把手機拿了出來,狐疑的問道:“你沒有在裏麵安裝監控什麽的吧?”


“你怕我監控到什麽?”沈亦衍反問道。


劉爽聽出他的弦外之音,擰眉,眼中不悅,“所以你是放了,對吧?”


“沒有。”沈亦衍深沉的說道,“以後我去哪裏,你去哪裏,我並不需要多此一舉。”


劉爽怎麽覺得不怎麽信他,“愛情,保持剛剛好的距離才會長久,天天膩在一起,死的快。”


她說完,也不看沈亦衍,他的表情,她不在乎,背過身,直接打電話給白雅。


“喂?”白雅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過來。


“我是劉爽,你和沈亦衍的通話我聽到了,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需要。”劉爽冷冰冰的說道。


“爽妞,你不知道留在沈亦衍身邊有多危險,那個要刺殺你的人,就在沈亦衍的身邊,你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回來覺得能報仇了嗎?我幫你,我現在有能力幫你。”白雅著急的說道。


“還記得,你和顧淩擎談戀愛的那會嗎?我很著急,我怕你出事,我擔心顧淩擎的身邊對付你,你怎麽對我的,你又是怎麽對我說的?嗯?”劉爽清冷的問道。


白雅抿著嘴唇,沒有說話。


“你逼我,你說,如果我告訴顧淩擎,以後就沒有我這個朋友了,你還因為這件事情,從我身邊消失了三年,你故意冷處理我們的友情。”劉爽想想過去,還挺難過的。


她當時該多沒心沒肺啊,該多健忘啊。


沒心沒肺,不記仇,活潑開朗,說到底,也是因為父母的保護。


她從小就長在一個和睦的家庭裏,有父母的疼愛,讓她遠離煩惱。


她居然會為了白雅離開和自己的父母反目成仇兩年。


最後父母不計前嫌,放棄一切跟她走,她卻害死自己的父母,害死了這個世界上最疼愛她的人。


她不能原諒白雅,不原諒沈亦衍,同樣,不原諒自己。


“那是我不想連累你。”白雅解釋道。劉爽眼睛紅紅的,“你不是學心理的嗎?我記得你以前說過,愛一個人,不是自以為是為他好而去做事,而是要做他想要你做的事情,我一想到你,想到和你有關的人,我就想起你是怎麽害死我媽媽的


,也想起我過去的愚蠢,你當初救過我,所以,我不想對付你,但,請你離開我的生活,因為,我永遠,不,原諒你。”


白雅覺得有把刀,直接刺進了她的心髒裏麵。


劉爽說她救了她,事實上,她才是劉爽救的,是劉爽犧牲親情,愛情救的。


她不奢求劉爽的原諒,隻想劉爽安全,以及幸福,哽咽的說道:“讓我幫你。”


“我再說一遍,我不需要,你所謂的幫,隻會讓我良心不安,隻會讓我愧對我父母,隻會讓我做噩夢,請,從我的生活消失。”劉爽堅決的說道。


白雅流著眼淚,什麽話都說不出口,眼睜睜的等著劉爽掛掉了電話。


她趴在書桌上哭了。


想起了她和劉爽那個時候在醫院裏一起扶持,想起了劉爽幫她對付蘇桀然,想起了劉爽用盡力氣的幫她,想起了他們之間相處的點點滴滴。


她好難過。“怎麽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