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第1272章 我們的孩子,被掉包了

時間:2020-04-07作者:秦湯湯


“皇後現在過世了,那麽內閣閣主的位置空著,夫人……”


“我還要加緊,不能等她簽好油價後,不然,這個內閣閣主的位置,恐怕也不是我的了。”蘭寧夫人沉重地說道,想了下。“我要去皇宮。”


*


皇宮


華錦榮剛起床,一下子,好像老了有十歲,頭發也花白了很多。


侍衛匯報道:“皇上,蘭寧夫人已經等候多時。”


華錦榮揮了揮手,身心更加疲憊。


他穿好了衣服,去了正殿大廳。


“皇上。”蘭寧夫人看似恭敬地喊道。


“賽君,我們多大了?”華錦榮問道。


蘭寧夫人頓了頓,這個名字,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聽到有人喊了。


她正視華錦榮。


華錦榮也有了很多的白頭發,麵色憔悴,眼袋是種的,黑眼圈也很深。


她又垂下了頭,“皇上,您今年五十五了,我今年四十六了。”


“四十六。”華錦榮重複著這個字數,記憶好像拉去了很遠。“你頭發白了多少年?你看起來像是七十多了。”


蘭寧夫人扯了扯嘴角,眼中流淌過傷痕,看向華錦榮。“皇上,你大概忘記了,我是一夜白頭。”


“為什麽不染一染呢?你還年輕的。”華錦榮不解。


“一開始,染的,後來,懶得染了,那些東西再好,也是有毒素,損傷大腦,再說了,年發白,看起來年紀大,更加成熟穩重,也容易讓人信任和欽佩,所以,索性就白著了,我又不想再嫁人了,看起來清爽幹淨就好了。”蘭寧夫人回道。


華錦榮定定地看著蘭寧,“賽君,你後悔嗎?”


“我不明白皇上是什麽意思?”蘭寧夫人微微擰起眉頭。


華錦榮苦笑,“算了,我昨天晚上想的太多,沒有睡好,現在還頭疼,也感覺沒什麽力氣,特別乏力。”


“請醫生來看過沒?”蘭寧夫人關心道。


“又不是大病,心病而已。”


“為什麽不按照原計劃走,你知道項上聿對你的威脅有多大,我原本想要用小優牽製住他,但是小優不是他的對手,也不是穆婉的對手。”蘭寧夫人不解地問道。


“賽君,不是我不想,是我不能,穆婉手上有她出軌的視頻,她還有我威脅他的錄音,項上聿的人早就把暗衛摸清楚了,即便我按照計劃走,但是,也不一定會成功,但是,一旦我動手了,我就沒有反悔的餘地,如果我不成功,他們就有理由推翻我。”華錦榮說道。


“你以為他現在就不推翻你了嗎?”


“隻要我不再犯錯,他們就沒有理由,等子嫻嫁給邢不霍,我就沒什麽好擔心了,慢慢混到老死,沒有功也沒有錯。”華錦榮眼神黯淡道。


黯淡到,裏麵沒有一點光澤,整個人頹廢。


“你想到了華子嫻,那你有沒有想到小優,小優也是你的女兒。”蘭寧有些激動地說道。


華錦榮靜靜地看著蘭寧夫人,眼中沒有一點波瀾。“賽君,我做過親子鑒定的,小優不是我的女兒。”


“什麽?”蘭寧很震驚,不可思議地看著華錦榮,“不可能,我隻和你在一起過。小優怎麽可能不是你的孩子。”


華錦榮依舊黯淡地看著蘭寧夫人,重複道:“我做過親子鑒定,做過三次,都顯示她不是我的女兒。”


“不可能。”蘭寧再次確定,也再次重複道:“我隻和你在一起過,小優怎麽可能不是你的孩子,我痛了十幾個小時才生下的孩子。”


蘭寧夫人說道這裏,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什麽,看向華錦榮。


當年,她離家出走,碰到同樣在外麵飄蕩的華錦榮,兩個人都用的是化名。


華錦榮並不是太子,而是第二個兒子,對政治也不關心。


他們緣於一場美好的邂逅,無憂無慮,開開心心的,除了戀愛,就是戀愛,但是有一天,華錦榮突然消失了。


蘭寧夫人後來才知道,那是因為華錦榮的哥哥心髒病發死了,他回去繼承了太子的位置。


可是那個時候的蘭寧夫人不知道華錦榮成了太子,她也不知道華錦榮的真正名字。


她懷孕了,也不敢回去,在外麵剩下了孩子。


那個時候的她,很苦,也沒什麽錢,就去了一個私人的黒醫院。


當時和她在一個病房裏的,還有一個女人,女人長得很標誌,性格柔和,看的舒服,他們說過幾句話。


她先生孩子,但是太痛,昏厥了過去,等醒過來的時候,躺在了床上。


那個女人也生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麽,一直抱著孩子哭泣。


那女人隻在醫院裏一天,就被人帶走了。


她被帶走的時候,看了眼她的孩子這邊。


當時她還在想的,是不是她的孩子留不住了,所以,才羨慕她的孩子還在身邊。


再後來,她在電視上看到皇帝是華錦榮的時候,很震驚。


她就帶著傅鑫優回來了,一步一步,成了現在的蘭寧夫人。


“我們的孩子,被掉包了。”蘭寧夫人說道。


“什麽?”華錦榮鎖著蘭寧夫人。


蘭寧夫人也像是被雷劈了一樣,腦子裏出現了短暫的空白,隨後,懊惱,憎恨,煩躁,火大,各種情緒交雜著,讓她的情緒極具的膨脹,血壓快速的增高,憤恨地說道:“那個女人,換了我們的孩子。”


“什麽那個女人,誰,誰換了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又是誰?”華錦榮不解地問道。


“我要去查,我的孩子……”蘭寧夫人眼睛發紅。


那個女人走的時候,那種楚楚可憐的眼神看她這邊,她懷疑,那個女人的孩子留不住,所以才換了她的孩子。


所以,很可能,她的女兒已經死了。


“我要去查。我一定要查,我要知道她是誰,她幹嘛了,我的孩子又被怎麽樣了。”蘭寧夫人激動地說道。


“賽君,你在說什麽,我聽不懂。”華錦榮問道。


蘭寧夫人瞪向華錦榮,委屈又不甘,“二十六年前,你就放棄了我和孩子,為了你的權威,如今,你又放棄了我和孩子,都是為了你的權位,你除了權位,還有什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