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劍尊第2332章 天之女 子衿

時間:2019-11-13作者:墨白


“國,國器?”


一旁的柳易峰聽了,眼中也盡是驚訝之色。


難道,這個所謂的淩天宮主,真的這麽強麽。


可以煉製國器?


這怎麽可能?


他出雲仙國雖然不過是一個小國,但仙國之內,煉器一道盛行,是人族中,少有的煉器仙國,而且還傳承著上古流傳下來的獨特煉器之法,他也接觸了很多後輩天驕中的頂級煉器師,類似這赤焐或者張程,他也都認識,但是,即便是他們,都絕對沒有可能,在現如今的仙火和境界之下,去煉製國器。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國器非同小可,並不是說,能夠煉製足夠極品的頂級仙王器,就可以去嚐試國器。


相比頂級仙王器,國器幾乎是升華一般的存在,對煉器材料,武器魂魄,以及煉器仙火和煉器技藝的方方麵麵,要求都是極高的。


據他所知,貌似天驕後輩之中,隻聽說聖地七部之一的,火部的聖地仙君杜燦,在不久前嚐試煉製了國器,在之前,他失敗了很多次,之後才成功。


為此,聖地還大加賞賜了火部的聖地仙君,甚至還驚動了都城皇宮內的禦用煉器下來指點。


總之,在仙王之前,有仙君能夠煉製國器不假,那絕對是鳳毛菱角。


“嗬嗬,如果是真的,那之前在道宮所出現的四階仙王,國器煉器師,應該就是淩天自己吧?”


想到這裏,劉昭兒忽然在心中嘀咕一聲。


可笑,道宮的人,都還以為,是重樓來人呢。


廣場之上,三位煉器師都在安靜的煉器之中,赤焐和張程雖然已經被淩天接連的舉動驚詫的心中受傷,但心性還算是堅定。


但是廣場之外,圍觀的人,卻是越來越多。


從原來的的一千多人,暴漲到了三千多,甚至人流還在源源不斷的匯聚而來。


甚至,在聚寶商行的前殿商場內,都已經沒有多少顧客了。


而這些武者為了的,自然就是一睹通天靈寶的風采。


在朝歌城內,已經很久不曾有通天靈寶這般至寶出現了,就更不要說,這次通天靈寶現世,是用來煉器!


“還真是有意思,用通天靈寶煉器,你說他是在嘩眾取寵,還是就是如此?”


人群中,有幾個群落,尤為惹人矚目。


此時,在墨淵身前,一位玄衣女子,紅唇輕啟,道。


此女極美,而且氣質之絕佳,甚至不在那劉昭兒之下,他的玄衣雖然看起來很是樸素,但是卻隱隱湧動著強橫的仙光,仙光之內,時不時的,還有上古玄鳥盤旋。


雖然說朝歌城內,各地天驕,甚至皇子和公主都是極多,美女更是如雲,但此女,有問鼎之姿。


周圍,很多武者,甚至各個仙國皇子見了此女,眼中無不透著敬畏和傾慕之色。


此女,就是以絕頂武道天賦,聞名朝歌的天女,子衿。


天女,天之女,是旁人給她的封號。


無人質疑。


天族而來的女子,絕天之姿,無與倫比。


“嗬嗬,他不是嘩眾取寵,可能,是因為手裏最差的鼎爐,都是通天靈寶吧。如果不是想要煉製那種兵器,他甚至,應該都用不著鼎爐。”


子衿身後,那墨淵忽然輕笑一聲。


“哦?最差的鼎爐是通天靈寶?師兄,你不會在說笑吧?”


那子衿訝然,旋即便挑眉,“不對,師兄,聽你這語氣,怎麽如此肯定,你,認識此人?”


“額,有麽?我,不認識他吧?”


墨淵一怔,撓撓頭。


“不對,你別騙我,你一說謊就撓頭!”


那子衿根本不信,忽然眼睛一亮,“師父說讓你這次和我來楚國,是有任務在身的,難不成,就是為了此人而來吧?”


“師父那等存在都要在意的人,這個家夥,究竟是什麽身份?”


子衿看向那在廣場之上,淡定自若煉器,銀發飛舞的身影,忽然才發現,這個家夥,無論氣質還是相貌,是真的好啊!


“哎,小師妹,之前師父就總誇你聰明,想要瞞你,還真是難,沒錯,這個師父說了,必要的時候,可以告訴你。”


“這次你師兄我下山,就是為了此人而來,至於我和此人的關係,嗬嗬,我們數百年前,哦不,也不能這麽說,總之,我們很久很久之前,就認識了。”


那墨淵終於承認了。


“很久之前就認識,在我之前?”


那子衿挑眉。


“當然。”


“我們是在下界認識的,當時,還是師父親自接引。”


墨淵點頭。


“什麽!?你的意思是,這家夥也是飛升武者?”


“能讓師父如此重視,不惜在上下兩界都要照顧麽?”


“師父還從來都沒有對我如此過呢,難道,這家夥的天分,比我還強?”


子衿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黛眉緊緊蹙著。


不過,那墨淵似笑非笑,貌似算是默認了。


“真的被我強?和大師兄比呢?”


子衿還是不甘心。


“大師兄?”墨淵蹙眉,“不好說,大師兄甚是非凡,若是帝血覺醒,的確同輩無敵之姿,但……但到時候,貌似也不是此人的對手。”


“你評價倒是夠高的,大師兄是何等存在?他若是入世,如何橫掃七大仙州的所有萬族天驕!”


“不說大師兄,我們書院的二師姐三師兄下山,也足以碾壓人族現在所有天驕吧?”


“這個淩天,可行?”


子衿撇撇嘴,自尊心好像受到了打擊。


“你不信也沒辦法,總之你記住,大師兄是在書院門前跪了七七四十九天,才被師父收入門下的,而師父在下界隱世七七四千九百年,在上屆天族昆侖山建立書院七七四百九十年,都是為了一個人,就是他。”


“你不用嫉妒,我都沒有說什麽呢。”


墨淵聳聳肩,正色道。


“這……”


子衿的目光閃爍,又看向廣場上的那道身影,不知道在想什麽。


“還有,我告訴你,你最好少打此人的主意,他的紅顏知己很多,如今也都陸續從下界飛升上來了。每一個,現在都是了不得存在。”


墨淵不忘提醒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