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劍尊第2193章 俯首拜我

時間:2019-10-15作者:墨白


“這是……”


“道宮令牌!?”


那乾龍導師原本的臉色還是很不屑,但是在那淩煙令出現的霎那,卻還是驚詫的瞠目結舌。


甚至,渾身都開始打著擺子了。


沒辦法,這不能怪乾龍導師激動。


淩煙令,乃是第四道宮的象征,自從淩煙聖地分裂成為四個道宮之後,第四個神秘的道宮,就和淩煙令一起消失了。


誰能想到,千年之後,比之那仙藏令還要高貴的淩煙令,竟然在道宮生死存亡之際,現世了!


而且,還是出現在了一個在兩年前,就出走道宮的淩天手中!


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淩煙令在此,我以第四臥龍道宮的名義,要進入禦雷殿,你可有異議?”


淩天高舉淩煙令,看向那擋在殿門之前的乾龍。


“沒,沒有!”


乾龍臉色一變,雖然不願,但淩天手握淩煙令,他根本當不下。


“哼哼!”


風七夕等人冷哼一聲,跟著淩天羅魘,一同進了禦雷殿。


第二次來到這裏,淩天的心境,變化還是相當大的。


兩年前,他在禦雷殿內,被二皇子侮辱,禦雷之主,視若無睹。


更是刁難於他,沒有開啟仙藏峰。


為了自尊,淩天毅然出走道宮。


如今,他手持淩煙令歸來,身懷臥龍道宮頂級傳承,位尊道宮之主。


此情此景,不禁讓淩天唏噓。


七人步入禦雷大殿,此時,大殿之中,強者不少。


而且一路上,戰甲兵士林立,一個個身著厚重戰甲,目光剛毅,渾身上下,更是彌漫著濃重的血腥氣。


可見,這些士兵,都是從大戰廝殺中走出來,是大軍中的精銳。


遠遠的,淩天便能看到,在大殿之內的正中央,端坐著一位中年武將。


其頭盔已經卸下,但身上那青色的重甲,卻是格外惹人矚目。


重甲青光湧動,盡顯荒古氣息,胸膛之前,雕刻著一頭猛虎頭顱,很是猙獰。


這為武將的修為雖然隻有四階仙王境界,但此時,卻是端坐在大殿主位之上,那禦雷道宮之主,卻是和其他道宮之主,坐在下手,


可見,這武將的地位之尊貴。


而殿內兩側,一邊是頂盔冠甲,血氣彌漫的武將。


另一側,則是三大道宮的導師,和後輩天驕。


屈神遊王琛等人,赫然在列。


當羅魘和淩天七人走進大殿的時候,那屈神遊正站在殿中央,陳述自己的戰略見解。


而忽然的眾人,當即便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包括那大將軍屈擎。


“哦!?嗬嗬,這不是羅家的那丫頭麽,我記得,羅魘你不是在兩年前,就離開道宮了麽,如今,怎麽又回來了!?”


屈擎看向羅魘,驚詫道。


而屈神遊等人,也都回身望來。


看到那在修為上,根本不再自己之下的羅魘,屈神遊的瞳孔,便是猛然一縮!


要知道,兩年的時間,他可是消化了在仙藏峰內得來的所有傳承!


修為進步之神速,遠超道宮內的所有天驕,但如今,卻是沒能將羅魘落下!?


這簡直讓他接受不了。


不僅如此,他的目光平移,看到了,那個讓他兩年來,都無法釋懷的身影。


“淩天!”


消失了兩年的淩天,竟然又回來了!


兩年前,他屈神遊天之驕子,貴胄無雙,本以為能成為道宮第一,帶給屈家無限榮耀。


但在道宮新生典禮之上,卻是被淩天,幾乎是碾壓一般的虐敗。


而那一戰,也成了屈神遊揮之不去的陰霾。


之後,他雖然進了仙藏峰,順利的通過考驗,得到了頂級傳承。


戰力,更是一日千裏。


但他,從未有一天,真正開心過。


一切,都是因為,他敗給了淩天!


至於那王琛等人,看到淩天歸來,就更加的驚詫了,甚至,隱隱有些畏懼。


當年淩天將他們打成了死狗,真的是有些怕淩天。


但是轉念一想,那一戰已經過去了兩年了,他們拜師在道宮,修為進境極大,而淩天出走道宮,兩年的時間,足以讓他失去所有優勢了。


畢竟,淩天的修為看起來,也沒有多高。


其他道宮的導師們,看到淩天,也都一臉的不可肆意,不明白,淩天此番回來,是要幹什麽!?


“淩天,此禦雷殿,乃是我等商議軍機大事之地,非軍中和道宮弟子,禁止入內,你是如何進來的!?滾出去!”


屈神風一聲大喝。


如今,屈神風,已經是頂級仙君,他早就看不上淩天了。


他要給弟弟屈神遊,出一口氣。


“嗬嗬,我的確不是道宮弟子。”


“但我,是道宮之主!”


淩天一聲冷哼。


周身銀光閃耀,爆發出,遠超二階仙王的戰力。


“道宮之主?!”


但是,淩天此言落地,片刻之後,便是引起哄堂大笑。


即便是三大道宮之主,和大將軍屈擎,也不禁笑出了聲音。


“這位天驕是何人!?戰力不錯,但腦子是不是不好,你是道宮之主!?哪個道宮!?”


“如今,我楚國的三大道宮之主,盡皆在列,難道,你是來擾亂我等議事的麽!?”


屈擎搖頭。


禦雷道宮之主也歎息道,“淩天,我知道,兩年前,你出走道宮,對你的打擊很大,無妨,如果你願意,我禦雷道宮,可以網開一麵,收你為,記名弟子!”


“嗬嗬,哪個道宮!?記名弟子!?”


“禦雷之主,難道,我淩煙令在手,還有假麽!?‘


淩天將手中的令牌再度高舉,那令牌閃耀的光芒,立刻綻放在大殿之內。


“淩煙令在此,我淩天,就是第四臥龍道宮的新宮主!”


“聖地之下,淩煙為尊,爾等道宮之人,還不來拜!?”


淩天的聲音滾滾如雷,震蕩在大殿之中。


而那禦雷道宮眾人,看到淩天手中的令牌霎那,便險些,從座位上掉下來。


嘴巴張大的,價值可以吞下一枚雞蛋了。


“淩煙為尊,淩煙令!”


過了好半晌,那禦雷之主這才緩過神來,當即便站起身,“淩煙令,怎麽會在你的手中!?”


“淩煙令在此,拜我!”


但淩天卻隻是冷喝。


聖地曾經有令,四大道宮,都已淩煙令為尊。


持淩煙令者,道宮之人,見之必拜。


這,是鐵律!


見狀,那禦雷之主雖然心中極度不甘,甚至渾身都在顫抖。


但還是陰沉著臉,朝著淩天,微微躬身俯首。


“我等,見過臥龍宮主!”


禦雷之主屈服了,其他兩大道宮之主,也隻能給淩天行禮。


“你們!?”


“不是道宮弟子!?”


淩天又看向那屈家一脈。


“淩天,你!”


屈神遊咬牙切齒,但淩煙令在淩天手中,最後,他也隻能躬身。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