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劍尊第1934章 大軍傾巢而出

時間:2019-11-14作者:墨白


禦風乘雲而起的淩天,直接飛躍了第二層劍台。


很快,便是飛升到了和楚驚風齊平的位置。


“淩天,你要做什麽?”


楚驚風忽然睜開眼睛,旋即起身看過來。


“難道,昨天你還不服,想要再來一次麽?’


“告訴你,這次我絕對不會有半分保留!”


楚驚風將那驚郢劍握在手中。


怒視著飛起來的淩天。


不過,淩天卻這是在楚驚風身上,淡淡掃過。


從始至終,都沒有想要回應。


就這樣,淩天在楚驚風越發瞪大的目光之下,繼續飛升,那方向,竟然是奔著第四層劍台而去!


這家夥,瘋了不成!


饒是楚驚風,此時此刻,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未曾想到,淩天是奔著第四層劍台而來。


但是,第四層劍台之上的劍道威壓,他楚驚風在之前已經領略過了。


其上的劍道威壓,絕對可以堪比最初級的劍界肆虐!


他楚驚風雖然可以勉強承受,但實在痛苦,而且那對於淬煉劍道意誌,益處也並不是很大!


“淩天,你要謹慎一些,在這問劍峰,並不是越高越好,適合你的才行!”


厲雲瀾低呼一聲。


“這淩天,絕對是瘋了!”


“沒錯,他一心想要力壓楚學長。”


“但是,就算是他能承受第四層劍台的劍道威壓,自己的劍道天賦也會被侵蝕的。”


“自取滅亡!”


問劍峰下,又很多學院的老師,也在看著。


但見到淩天此舉,都是搖頭。


不過,當淩天穩穩飛臨到三千八百丈高的第四層劍台上,而後穩穩的盤膝而坐之時,下方的驚呼和嘲笑之聲,便都漸漸的沉寂下來。


從這淩天如此安定的狀態上看去,那裏有承受不住的樣子?


要知道,方才楚驚風麵前飛上第四層劍台之時,可是渾身顫栗,連盤膝而坐,都是做不到的。


“唉!人比人,氣死人。”


厲雲瀾看著那漸漸般劍意風暴籠罩的身影,也是無奈搖了搖頭,轉身便禦劍離去了。


淩天在劍道意誌上的強橫,讓厲雲瀾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即便是那楚驚風,都沒有給她這種感覺。


如今,她唯一的優勢,便是那修為了。


既然沒有辦法在劍道天賦上超越淩天,那麽就隻能希望,早一步成就天仙修為了!


而楚驚風看著那淩天端坐在第四層劍台之上,甚至從始至終,都沒有再睜開眼看自己,那心中的屈辱,簡直猶如驚濤海浪一般,席卷著他。


“可惡!”


“淩天,你給我等著!”


楚驚風喝罵一聲,便是再度盤膝坐了下來。


想要不被淩天壓上一頭,那麽就隻能用最短的時間,徹底凝成劍界了。


而在第四層劍台之上,淩天體內的十萬劍影,已經全部祭出在體外。


環繞在他的周身,瘋狂的那那問劍峰內席卷而來的劍道威壓相抗衡著。


在這方劍台之上,淩天終於是領略到了什麽是真正的劍界之恐怖。


雖然淩天在那驚鴻學院的考核中,借助左仙芝的琴音之術,施展了劍界之力。


但是,淩天自己,還未真正獨自施展過。


十萬劍影到底能不能凝成堪比劍界的劍道意誌,終於是在今天這第四層劍台上,得到了驗證。


就這樣,淩天在第四層劍台之上,一坐便是七天。


利用問劍峰的劍道威壓,淩天不斷的打磨著自己體內的十萬劍影。


而每七天之後,淩天便會從問劍峰之上退下,回到宅院。


而後利用重樓令牌,回到重樓之內,和那幀弦師太,學習琴技。


在這期間,整個南華城,仿佛徹底平靜了下來。


但是,其內的暗潮洶湧,卻是不為外人所知的。


驚鴻學院考核,層出不窮的劍道天才,讓其他三大學院,和各大家族勢力,都是倍感壓力。


回去之後,便是紛紛組織門下的生員,或是閉關衝擊天仙,或是進入密境,淬煉武技和領域之力


亦或是各方尋找門路,製作更為極品的兵刃和戰甲。


總之,三個月時間,所有天驕,所有的家族和學院,都在為聖戰爭分多秒的準備著。


而在距離聖戰開啟的最後一個月,沉寂已久的南華城,開始掀起一陣陣風浪。


首先再度震驚南華的,便是各大學院頂尖天驕的修為突破。


龍虎學院小金龍魏閻,左驍,南華城第一才子,白鷺學院的第一新生白宇,以及奇天學院的上官容音和驚鴻學院的厲雲瀾,都是先後度過天仙之劫,成功步入天仙之境。


一個月內,接連有六位天驕步入天仙之境,甚至轟動了其他聖城。


加上之前的楚驚風,南華一成七位天仙後輩,將會爭奪最後的聖子和聖女,是南華城曆史上,從未有過的。


甚至有人說,這次南華城天驕,將會徹底摘掉十大聖城末尾的帽子。


而在這期間,還有另外一件大事,那就是城主府左宗仁,在聖戰前的半個月,突然調集大軍出城,而且與之同行的,還是四大學院的院長,包括閉關之中的沈浪,都給驚動了。


據說那次行軍,僅僅是天仙五重境界以上的強者,就出動了十五人之多,幾乎是傾巢而動了。


大軍在七天之後,就回返了,但是帶回來的人族武者,卻是折損了三分之一還多。


甚至戰力最強的城主左宗仁以及沈浪,都是身負重傷,其他天仙強者,也沒有一個是安然無恙的。


但這一次行軍所為何事,所有人都是守口如瓶,沒有透露半句,這讓所有人都是大為驚奇。


畢竟還有七天,就是南華城所謂的聖戰了,在這節骨眼上爆發大戰,怕是沒有那麽簡單。


而淩天,也自然觀察到了這一反常的情況。


但是,左宗仁沒有來找他,他也沒有機會去問。


這一天,在六重樓上,幀弦看著淩天撫琴。


“停吧。”


忽然,幀弦將淩天叫住。


“師父。”


淩天起身,發現那幀弦站在重樓的窗前,看著遠方昏暗的天際。


“淩天,從今天起,你我之間,再無師徒關係。”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