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劍尊第1548章 退宗

時間:2019-12-05作者:墨白


但淩天最後,還是沒有再舉起龍淵劍。


劍斬黎丹萍,那是汙了龍淵。


抬手,四指並攏。


這次,淩天想要嚐試一下四指純陽的威力。


火種之力融入淩天的手臂,在手指上的竅穴之中噴湧而出,凝成的漩渦,瘋狂的吸收著淩天體內散仙元氣。


威波震蕩,最後凝成一道赤紅無比的巨大手指,顯化在戰台之上。


恐怖的熱流,猶如火山爆發一般席卷,在此刻,甚至映紅了島上蒼穹。


如此殺招的強橫,可以之前的尋常準仙術,強橫大多了。


在純陽指出現的霎那間,便是讓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等準仙術之法,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當淩天大手點下,那手指在氣旋的推動之中爆射而出,震顫著整個島嶼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是豁然站起,驚詫的瞠目結舌。


這一指如此恐怖,怕是那黎丹萍,根本接不下!


“不好!”


丹閣之主一聲驚呼,來不及出手,那純陽指便是已經橫渡虛空,點落在了黎丹萍的劍光之上。


哢嚓!


出乎之前所有人的意料,黎丹萍全力的一劍不但沒有傷到淩天,反而是被淩天四根手指,便將那一劍給震的粉碎!


這之間的差距,也實在是大了些。


“嘶,這是什麽鬼武技?!”


“而且淩天的元氣實在是太強大了,這等波動,簡直比之散仙後期,也絕不遜色!”


“沒錯,那陳劍嘯被劍陣困住,那麽這黎丹萍……”


眾人目瞪口呆,都明白,那黎丹萍,怕是接不下淩天的一招!


“什麽!”


而那被純陽指鎖定的黎丹萍,看著那掠來的四根手指,也傻眼了。


嘭!


但是下一刻,純陽指便無情的將那黎丹萍直接吞沒。


巨大的火指無情的橫推,最後點落在地上,轟碎融化了無數山峰,這才沉寂下來。


而等那火焰和煙塵散盡,眾人這才赫然發現,那巨大而焦黑的深坑之中,丹閣之主黎丹萍狼狽不已的癱在中央。


其身上,一尊鼎爐懸浮,散發著虛弱的光芒。


黎丹萍敗了!


而淩天做到這一點,隻用了一招而已。


“強,真是強的可怕,這丹閣之主身上懸浮的鼎爐,應該是她的玄寶丹霞鼎,如果不是這鼎爐,怕是就算她有散仙中期巔峰的修為,也要廢在淩天的這一指頭之上!”


“沒錯,兩大閣主同時出手,竟然讓一個後輩給安排了。”


看著那巨坑之中衣衫襤褸渾身焦黑的黎丹萍,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靈氣。


“嘭!”


而另一方,用了全力一劍將劍陣斬裂一道縫隙而出的陳劍嘯,渾身衣衫也都破碎掉了,鬢發散亂的他也可以用狼狽來形容。


但是當他看到黎丹萍淒慘的樣子,還是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唰!”


淩天躍出戰台,提著劍,閃爍到黎丹萍的上方,臉上冷峻,沒有絲毫的表情。


看那樣子,竟然像是要將黎丹萍直接擊殺。


“淩天,住手,你不能殺了丹閣之主!”


道閣之主在高台上一聲驚呼,就要飛臨下來。


其他閣主也全都圍了過來。


就算是他們也不恥黎丹萍的作為,但其畢竟是一個之主,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自己宗門的一個後輩所殺,不然九霄顏麵全無。


“淩天,你切勿不要衝動,不然你將萬劫不複!”


陳劍嘯穿著粗氣,提著劍道。


淩天橫眼看向他,神念一動,那百道劍影,便是震顫而動。


陳劍嘯頓時心中一驚,猛然回身,但是那劍陣卻是擦過他的身側,瞬間回到了淩天身周,環繞著其徐徐旋轉。


“我可以不殺她。”


“但是,此人在規矩之外,顛倒黑白,還妄圖殺我。”


“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


“今日,我便斷你一臂,讓你長個教訓,如果還敢動我,或者是我淩天的人,你必死無疑!”


“不但是你,就算是你整個黎家,我也絕不放過!”


淩天的臉抽搐著,讓一眾散仙,都感覺此時的淩天,真的不像是一個宗門後輩,而更像是一個曆經江湖的一宗之首。


聲音落下,淩天手中龍淵劍一震,一道劍光,便是直接斬下。


啊!


昏迷之中的黎丹萍是被疼醒的。


但是當她看到自己的手臂已然和身體分裂,鮮血噴湧的肩膀,已然空空落落時,整個人都傻掉了。


“我的手,我的手!”


雖然散仙的肉身可以重塑,但是淩天龍淵劍上的劍意何其恐怖,雖不說其手臂永遠也長不出,但是一段時間之內想要複原,是絕對不可能了。


如此,斷了一臂的黎丹萍將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以獨臂示人。


這,簡直比殺了她,還要恐怖。


而且,她作為丹師,沒了手臂,還如何煉丹?


這讓她丹閣之主的臉,往哪裏放?


“淩天,我,我要殺了你!”


“我要你死!”


黎丹萍整個臉都陡然變的猙獰恐怖到了極點,她在坑中身子狂震,想要起身,但淩天的威壓卻是將她死死的按在地上,就是無法動彈一絲。


“長老會!你們都是瞎子麽,這淩天簡直欺師滅祖,斷我手臂,還不將其打殺!”


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掙脫淩天的鎮壓,黎丹萍又是看向高台之上的一眾散仙,歇斯底裏。


不過,散仙們卻是麵麵相覷,一時間,竟然什麽都不敢說。


淩天的強大,已經足以和陳劍嘯相提並論,這讓他們如何抉擇?


為了一個黎丹萍,得罪淩天?


這孰輕孰重?


“你們!你們怎麽能這樣?平日裏,你們長老會拿了我丹閣多少恩惠?如今卻是都不幫我?!”


黎丹萍看著那群人無動於衷,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


整個紅霄島之上,所有人都在看著,如果今天就這麽任由淩天橫行,那她不如自己了斷了。


“你們就算是不將其打殺,也要懲治這淩天的逆上之罪,將其驅逐出宗門!”


黎丹萍不甘心的嘶吼著。


“如若不然,你們長老會的威嚴,將蕩然無存,成為登仙台的笑柄!”


“如果你們不作為,我黎丹萍就退出宗門!”


長老會的一眾散仙,臉色的難色,越發的凝重起來。


“丹萍,你少說兩句,淩天的事,我們從長商議,如今,不是說這個事的時候。”


道閣之主臉色漸冷。


林宵也哧哼一聲,“笑了,你自己無視宗門規矩想要殺我器閣弟子,如今被虐成這個樣子,倒是先撒起潑來,要丟人,也是你黎丹萍丟人,關我們宗門什麽事?!”


“嗬嗬,不用長老會製裁我!”


不過,淩天卻是收起渾身劍陣和威壓,淩空而起,環視整個島嶼,而後看向那高台之上的所有散仙。


“我淩天本就是九霄雲海閣的記名弟子,有來去自由的權利。”


“如今,九霄雲海閣已經沒有什麽值得我淩天繼續留下來。”


“所以,不用你們為難。”


“從今天起,我淩天,退出九霄雲海閣!”


說罷,淩天直接撕下了肩膀上的九霄器閣標誌,火種升騰,便是將其焚燒成灰燼。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