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劍尊第1133章 要麽死,要麽跪地求饒

時間:2019-10-15作者:墨白


秦邵陽等人見此,也是氣勢大陣,尋找著鬥王廝殺。


畢竟鬥王的鬥晶,才是最為珍貴的。


“雙蛟震!”


秦邵陽手中雙鐧落下,帶起兩道蛟龍之影,直接將一個一階鬥王轟的鎧甲崩裂。秦邵陽得勢不饒,直接追上那從空中墜落的鬥王,幾個呼吸之間,落下數十次鐧震,將那鬥王直接轟殺在空中。


“哈哈哈,鬥王,不過如此!”


秦邵陽此時雖然還未進階法相,但是經過淩天的給的兵刃和靈珠,如今距離法相境界,也不過是一線之隔。


戰力,也可以匹敵尋常元神了。


“人族螻蟻,休得猖狂,去死吧!”


不過,就在秦邵陽將那一階鬥王的鬥晶抓在手中之時,一道黑紫色的身影,卻是到了他身後。


一拳轟出,在秦邵陽避之不及下,直接將其轟落天空。


噗!


秦邵陽一口鮮血噴出,卻是受傷不輕。


“馬的!”


秦邵陽趴在地上,胸前的戰甲都被轟裂了,在千鈞一發之際,要不是他回身用雙鐧擋了一下,這一拳可能要了他的命了。


抬頭望去,秦邵陽發現那竟然是一個頭頂刻畫著兩道紫紋的鬥王,赫然是二階!


難怪有這般強橫的戰力。


“可惡!”


但是沒有一拳將秦邵陽轟爆,當即卻是大怒,飛掠而下,掏出一把戰斧,便是劈斬而來。


“傷我弟弟,死!”


然而,就在那鬥王勢在必殺之時,一道清冷的喝聲,卻是響起。


隻見秦明月渾身沐浴月色華光,手擎著月影凝光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秦邵陽頭頂,一劍斬下,掀起無邊月色劍勢。


“女人!?愚蠢!”


那二階鬥王冷笑,舉起戰斧迎上。


哢喳!


不過,讓匈族震驚的是,那秦明月看起輕描淡寫的一劍,卻是直接將那二階鬥王的戰斧斬成兩截,而且劍勢不減,將那鬥王,淩空斬殺成了兩段!


一劍斬殺二階鬥王,秦明月的強橫,已經足以橫掃所有二階鬥王了。


見到秦明月如此強勢,陸沉和步非煙也是不忍落後,殺得那身前二階鬥王連連後退,根本不是對手。


一時間,看著那鬥王一個個人族狙殺,匈族之中,有三階鬥王終於忍不了出手了。


他們從大軍後方,化作一道道紫色的流光飛來,竟然有三個之多!


而且氣勢之上,都要比鮮卑的那兩個三階鬥王要強橫。


三個鬥王的目標,也極為明確,那就是戰群中的秦明月三人。


他們也都是看了出來,這些人,是人族大軍中的戰力頂尖的存在。


若是能將其擊殺,那麽人族大軍,也就不攻自破了。


以他們三階鬥王的戰力,滅殺這等人族後輩強者,不會出現什麽意外。


不過,就在那三個鬥王越過淩天裂在地上的獄炎棍時。


懸停在戰群之上,一直未曾有過動作的淩天豁然睜開雙眼。


“哼!”


一橫冷哼,淩天渾身火紅真元溶洞,猶如火神戰將一般,身影一震,下一刻,便是直接到了其中一道紫光之前,一拳轟出。


噗!


遊龍拳,龍影凝聚,直接貫穿那三階鬥王。


而後,淩天左手深處,囚龍手凝成,直接將左邊的那個飛掠之中的鬥王捏在手中,猛然用力,便直接捏的粉碎。


還剩下最後一個三階鬥王,不過,他看到淩天竟然如此可怕,一個照麵,便是滅殺了兩個三階鬥王,當即也是大驚失色,放棄了追殺秦明月,轉身便逃。


“嗬嗬,想跑?”


“我說過,過我獄炎棍之匈族,死!


話音落下,淩天右手一揮,那地上的獄炎棍便猛然暴起,猶如箭矢一般,精致爆射向那三階鬥王.


“不,不!”


那鬥王驚恐不已,將速度飆升到了極限,但終究沒有逃過獄炎棍。


噗的一聲炸響。


那三階鬥王,便是被獄炎棍,直接轟爆。


至此,不過是幾個呼吸之間,三個殺出來的三階鬥王,便是都死在了淩天手上。


一時間,淩天的強大和恐怖,讓下方所有匈族都是一震。


甚至連戰力,都被迫下降了許多。


這,便是統兵大將的威懾力。


“羌頡王,出來受死!”


淩天擎棍,朝著那奉天城方向,一聲大喝。


淩天的話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鋒芒和狂傲。


陣前叫陣羌頡王麽?


羌頡王是何等強者?


那是八部族排名第五的羌頡王者,四階鬥王,是後四部族中,戰力最為強橫的存在。


曾經不是沒有人挑戰羌頡王,可下場無一例外,全都慘死!


四階鬥王,已經是元神境界中期大成存在,就算是冀州侯,也絕對不是對手。


羌頡王,在冀州武者眼中幾乎就是沒法戰勝的存在,在每個人的心中都烙下無法抹除的恐懼陰影。


然而現在,淩天竟然要直接挑戰羌頡王了?


一時間,那所有匈族,都是憤怒起來。


羌頡王,是他們神靈一般的存在,豈能任由人族這般褻瀆。


“嗬嗬,可笑,殺了我們幾個三階鬥王,你就以為,有實力挑戰我王上了麽?”


“鮮卑王真是個廢物,連你們這些小小人族後輩都奈何不得。”


“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何底氣,敢褻瀆我族至高無上的羌頡王!”


然而這時,方才那匈族大軍中釋放號令的聲音,便是再次在大軍中響起。


這聲音之中,帶著殺意。


冷冽的殺意和威壓,陡然升起。


讓交戰之中的人族大軍武者,眼中閃過抹驚恐之色,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好幾步。


下一刻,一道龐大的紫色怪鳥,出現在大軍之上,片刻後,怪鳥化成一個身著黑紫戰甲的匈族強者,與淩天遙遙對立。


這強者頭頂之上,有著三道深深的紫色紋路,赫然又是一個三階鬥王。


隻不過,這個鬥王無論在體量還是威壓上,都遠比剛才那三個鬥王要強橫的多。


甚至,比之前淩天滅掉的鮮卑王,還要強上一線。


而這,並不是淩天在方才遇到的那個強大的四階鬥王!


此時,這鬥王一雙紫眸,冰冷的雙目死死盯著淩天,仿佛像是一條毒蛇,眸光之中充滿暴戾和凶險:“小子,我乃羌頡二王完顏烈,自從我進入冀州之後,沒有人族是我的對手,除了那冀州侯幸存一命外,其他人,都死在了我的刀下。”


轟!


話音一頓,那完顏烈直接爆發一股渾厚凶悍的火焰威壓,滾滾而至,如山呼海嘯般壓了下來。


“而你,也不會例外”


嘩!


完顏烈嘴角微翹,一股煞氣,滾滾而出。


此刻,誰都看得出來,完顏烈是真的怒了。


他踏上冀州之後,還從未有人在其麵前如此狂妄,尤其還是個看起來如此年輕的人族後輩。


這更是無容忍。


“嗬嗬,是麽?”


不過,淩天卻是驀然一笑。


眼眸低垂,根本沒有去看那完顏烈。


似乎,隻有羌頡王,才配讓他直視。


“巧了,自從我淩天踏入之後,就沒有遇到一個能打的匈族鬥王。”


“你也一樣,要麽死,要麽像狗一樣,跪下求饒!”


淩天嘴角噙著冷笑,笑容中,帶著一股徹骨的冰冷殺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