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劍尊第1100章 開拔

時間:2019-10-15作者:墨白


一時間,鬥誌全無,就好像,那匈族是不可戰勝一般。


“大將軍,為何我們要馳援小雁關?固守冀南不行麽?”


刑飛揚道。


“唇亡齒寒,小雁關地勢凶險,易守難攻,而是平遙之北最後一道屏障,若是失守,匈族便可長驅直入,一馬平川,屆時,平遙更守不住。”


這時,淩天坐在那裏,忍不住淡淡道。


他隻是下意識的開口,卻忘了場合。


“嗬嗬,你一個鄉野武者,懂的什麽叫唇亡齒寒?大將軍還未說話,哪有你說話的份?”


刑飛揚臉色一紅,低聲喝道。


淩天抿抿嘴,搖頭沒有再說。


鍾離也蹙眉看了淩天一眼,“小雁關不過是一個關隘,算不上什麽最後一道屏障,馳援小雁關也是因為冀北大軍連連求援,我們不得不出兵馳援。”


“所以,軍令不可違,我們二十萬大軍領命馳援便是了。”


崇奉蹙眉道:“那讓我們何時出兵?”


“今天晚上,即刻出兵!”鍾離淡淡道。


“什麽?今天晚上?這也太著急了吧?”刑飛揚起身驚詫不已。


“兵貴神速,大將軍讓我等五日內趕到小雁關,我們本可以用四天時間趕到。”


鍾離神秘不已,把玩著腰間劍柄道:“但是,我覺得必須要讓一支先鋒先行,搶在我們大軍趕到之前,抵達小雁關,這一場硬仗,我鍾離必須要勝過那伍雲召,所以,我想派一個將軍,統領先鋒。”


“哦,大將軍的意思,是今天晚上,讓兩萬新兵先行前往小雁關,隨後我們再出發?”崇奉鬆了一口氣。


“沒錯。”


“那,派誰去?”刑飛揚咳了一聲,靠坐在大椅上。


目光,卻是不去看鍾離。


其他將軍,也都是閉口不言,雙眼觀鼻。


誰都知道,這兩萬先鋒,和送死沒有什麽區別。


誰知道雁山境內是什麽戰況。


兩萬人,可能連水花,都掀不起來。


“有沒有將軍主動請纓的?若是沒有,那我就自行安排了。”


鍾離看過去,目光卻是停留在了淩天身上。


其他人沒有說話,鍾離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揚,“霍將軍,就由你,率領兩萬大軍,作為先鋒,先行馳援小雁關,如何?”


“大將軍,這不妥吧?霍將軍如今身受重傷,他應該養傷,怎能做先鋒,即刻出兵?”


易中天起身驚道。


“易中天,你坐下!現在還不輪不著你說話!”


刑飛揚大喝一聲,隨後看向淩天;“嗬嗬,霍乃是我們新軍將軍中,戰力最高的,這先鋒之責,非他莫屬!”


“末將也覺得,霍將軍,是最合適的人選。”


崇奉眼睛一轉,也附和道。


“你們!”


易中天眼睛瞪的很大,咬牙切齒。


這群人,也太不要臉了。


“嗬嗬,既然大將軍如此信任,那好,末將領命便是!”


不料,淩天卻是忽然起身,直接領命了。


這倒是,讓其他人,始料未及。


這明顯是針對他。


“霍兄,你瘋了不成?”易中天蹙眉,看向那鍾離,“大將軍,讓霍兄養傷,我帶兩萬新軍作先鋒!”


“易中天,坐下,我是你的將軍,這裏,沒有你說話的資格!”


淩天起身,拱手看向那鍾離,“霍去病願做先鋒,馳援小雁關!”


“嗬嗬,好,霍將軍氣概,讓鍾某佩服,既然這樣,你即刻點兵,準備拔營出發吧!”


鍾離起身,負手笑道。


“是!”


淩天轉身,給易中天一個眼色,兩人便出了大帳。


刑飛揚等人對視一眼,都是禁不住冷笑。


“大將軍,我們這次,究竟要不要和匈族廝殺?”崇奉忽然問道。


“廝殺?你能打得過匈族戰將?”


鍾離反問,崇奉啞口無言。


“現在,還不到時候,出兵馳援,也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想要殺敵立功?”


鍾離搖頭,“你們想多了。”


“那霍去病的兩萬新兵...”


“是有人要他死罷了。”


.....


“他們想讓你送死啊霍兄,你是不是傻了,這你也敢領命?”


出了中軍大營,易中天拉住淩天,急出火了。


“不然呢,我說過,我不死,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與其唯唯諾諾,貪生怕死,還不如直接領命做先鋒,反正,我不懼便是。”


“你,難道怕死?怕死,你可以留下。”


淩天搖搖頭。


“你說什麽?我怕死?我易中天可不怕死,不就是匈族麽,我早就想更他們殺一場了。就是你的傷,我很擔心。”


易中天看著淩天臉色慘白的樣子,憂心忡忡道。


“我,不用擔心我。”


“我會讓他們大失所望的。你等著殺敵便是了。”


淩天回身,拍了拍易中天的肩膀,身上的虛弱氣息,頃刻間一掃而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他的眼前。


“霍兄...你...你沒事了?”


.....


新軍營地。


淩天的兩萬大軍,就駐紮在答應邊緣。


他站在營地前,看著這一群毫無鬥誌,甚至看向自己,都有些目帶怨恨的目光,也是無奈搖頭。


這些人,幫不上什麽忙。


整個冀南的大軍,太爛了。


可惜了這兩萬多金身武者。


“諸位,我知道你們心中有怨,分到了我霍去病的帳下。”


“今天,我們作為先鋒,四天後,就能抵達小雁關。在旁人眼中,我們必死無疑。”


“但是,你們要相信我,相信我霍去病,你要你們對我言聽計從,令行禁止。”


“我就保證你們,會平安無恙的,安然凱旋。”


淩天拄著長槍喝道。


聲音,傳遍大營。


兵士們麵麵相覷,雖然心中不信,但也安定了不少,似乎,淩天的聲音,自帶著一股戰意。


讓人心中,隱隱沸騰。


“嗤,真是可笑,他霍去病,哪來的自信?凱旋?”


遠處,伍雲召和鍾離還有趙文卓站在一起,看著淩天率領大軍,衝天而去,不僅恥笑一聲道。


“井底之蛙罷了,等他們見到了匈族,也就任由宰割了。走吧,喝酒去,四天後,你等著收屍便是了。”


趙文卓聳聳肩。


....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