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95章 戚芷染你竟然敢弑父!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是坐著皇宮的轎子回府的。

當煉器爐鼎被皇室侍衛抬起月桂軒時,整個丞相府都轟動了。

“天啊……大小姐竟然是赤焰山脈之行最後的贏家!”

“太不可思議了!皇上竟然將上古神器送給了她!”

“她的風頭好像已經將天賦異稟的二小姐壓下去了!”

“還什麽天賦異稟啊,二小姐都那樣回來了……”

“……”

“……”

四周議論聲紛紛,這一次,再沒有人敢稱戚芷染為廢物了。皇室侍衛都走後,戚芷染再一次細細打量了煉器爐鼎一番,不得不承認,能擁有這件上古神器,戚芷染心情蠻不錯,以後煉器也方便了,若兒圍在煉器爐鼎旁打著轉,不斷的誇耀著這件寶貝的長處,在若

兒心裏小姐就是她的驕傲。

戚芷染本來打算直接將煉器爐鼎收入隨身空間戒指裏的,可戰雲天卻吩咐下屬親自將它抬到她的月桂軒,戚芷染瞬間明了戰雲天的想法,所謂殺雞儆猴就是這個道理。

當戚芷染正準備將煉器爐鼎收入自己的血蓮戒隨身空間內,這時,戚正民從匆匆趕了過來。

“阿染,怎麽樣了!”戚正民可是親眼看見那麽多侍衛抬著煉器爐鼎進了月桂軒,這就說明皇上對戚芷染的印象很好!如果有她求情的話,想必皇上會對戚家網開一麵,從輕發落。

“什麽怎麽樣了?”戚芷染故意反問道,他越慌張她就越不緊不慢。

戚正民臉色一沉,急的有些語無倫次:“你答應過我的現在想反悔嗎!家主玉佩都已經給了你,你……”

未等他說完,隻見戚芷染抬起一隻手臂來,將手裏象征著皇權的聖旨遞到戚正民眼前。

“這……這是……”戚正民腳步向後退了退,話語結結巴巴,眼珠轉也不轉的盯著戚芷染平靜的臉,卻始終沒有勇氣去接戚芷染手裏的聖旨。

“怎麽,聖旨到了,你想抗旨?”戚芷染胳膊抬著累,隨口道了句。

聞言,隻聽撲通一聲,戚正民跪在了地上,拜了拜:“臣接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落了許久,戚正民才一點點抬起頭來,此時額頭溢滿了薄汗。

他顫巍巍的接過戚芷染手中的聖旨,仿佛有千金沉重。

聖旨上寫著戰雲天瀟灑的字跡,戚正民懸著一顆心將每一個字都看的清清楚楚,直到看到‘赦免戚府上下百餘條人命無罪’時,他才狠狠地鬆了一口氣,然而……

這句話後麵的話卻像一顆炸彈一般轟然將他的心徹底炸毀……

赦免戚府上下百餘條人命無罪……戚芷柔除外,此女罪孽深重,賜此女絞刑,死後五馬分屍,屍骨丟出雲靈國,五日後行刑……

啪!

看到這裏,戚正民手中的聖旨終於掉在了地上,登時,他隻覺一陣頭昏眼花,心髒呼吸困難,渾身的力氣仿佛都被抽幹了一般,他精心培養了十多年的天才女兒如今竟落得這麽個下場……

造孽啊!造孽啊……

“老天爺啊,我戚正民到底是做錯了什麽,你要這麽懲罰我……”戚正民崩潰的抱住了頭,仰天長嘯,老淚縱橫。

戚芷染將聖旨拾起,吹了吹上麵沾染的浮灰,笑意詼諧:“這般對待聖物可是大不敬的行為,還希望‘爹’能認真將皇上後麵所說的話看完。”戚正民望著戚芷染笑裏藏刀的臉,莫名覺得可怕,他顫巍巍道:“是不是因為你容不下柔兒,所以柔兒才有今天!你到底是誰,我敢篤定你絕對不是我戚正民的女兒,你到底是何方妖孽!”說到最後,他悲

憤的怒吼道。

“我容不下戚芷柔?”戚芷染像是聽到了什麽笑話一般笑了,良久,笑意漸漸凍結成霜:“好像至始至終都是她容不下我吧……”

她冷到零度的眸子欲將他吞噬,話語間皆是無窮無盡的嘲諷,和無窮無盡的嗜殺。

“我隻答應幫你保住丞相府,並沒答應過幫你保住戚芷柔。所以,有現在的結局,你應該慶幸的……”她說的,的確是事實。

不知為何,戚正民竟然怕極了戚芷染此時的目光,他骨節泛白的手一點點接過戚芷染遞過來的聖旨,這一刻,他的腦子裏一片空白。

打開聖旨,再往下看下去,戚正民渾身所有的血色終於褪的一幹二淨……

聖旨上說,戚燁麟故意陷害太子殿下,導致太子殿下在狂狐之境跌下了深淵,陷害太子殿下之罪,本是死罪,念及丞相府多年為皇室做過很多功效,留戚燁麟一命,當日發配邊疆,終身不得回三大大陸……

“噗……”戚正民一口老血從胸腔內噴了出來,他終於承受不住這個事實,一身僵硬的老骨頭直挺挺的昏了過去,倒在了地上。

“沒有人情味的老東西,真是活該!”見到戚正民倒在了地方,小狐狸趁機在他身上踢了好幾腳。

泥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就你這力道,不痛不癢的,踢在人身上跟撓癢癢似的……唉,丟人現眼!”

“我樂意要你管!”

“誰稀罕管你!我又不是你的誰!要管找你那個爹管你!”

“你個爛蛇!你還敢和我提那個小癟犢子!!”

“哼!就提!”

戚芷染:“……”

“小姐,要派人將老爺扶回去嗎?”看到這一幕,若兒有些驚慌失措,不知該怎麽做。

戚芷染剛想說什麽,這時,隻聽外麵傳來一位丫鬟的驚呼聲:“啊……大少爺回來了!啊……大少爺你這一身傷是怎麽回事兒!”

接著,隻聽一陣陣乒乒乓乓的砸門聲和怒吼聲傳來,再接著,隻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點點向月桂軒靠近!

聞聲,戚芷染勾了勾喋血的唇,笑的妖惑眾生,目光有意無意在戚正民身上掃過,幽幽道:“扶他的人來了……”

若兒還未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兒,隻聽砰的一聲,房門被人狠狠地踢開。

一股陰風吹進來的同時,戚燁麟風風火火的邁進了屋子。

“戚芷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啊……爹!”原本一臉凶神惡煞的男人在見到倒在血泊中的戚正民後頓時一驚。“戚芷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弑父!”戚燁麟指著戚芷染的鼻子大聲謾罵道,他的聲音一落,不久後,月桂軒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