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86章 後來的大風大浪都是他給的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丫頭!”

“阿染!”

耳邊的幾道聲音漸漸落了下去,落入深淵時,戚芷染竟感覺到了一陣困意,這困意好像來源於深淵下的寒氣,迷迷糊糊間,她一點點的閉上了眼睛。

……

再次睜開眼時,耳邊傳來涓涓的細流聲,戚芷染揉了揉發漲的腦袋,意識逐漸清醒時,她在腦海裏回想了一番,她記得,她是與戰風華一同跌下了深淵……

戰風華呢?該不會摔死了吧……

她掃了一眼四周的環境,這裏好像是一個山穀,四麵環山,鶯飛鳥鳴,四周生長著成片成片的火妖花,妖紅似火,灼灼其華。

可這是哪裏?

奇怪,從她進入狂狐之境後不久,她就感覺出周圍圍繞了一股莫名的寒氣,正是因為這股寒氣的出現,使泥萌和小狐狸都被封印在了她的空間戒指裏。

剛開始她還以為是它們兩個自己躲到血蓮戒空間裏吵架去了,可後來她才察覺出來,就是這股莫名的寒氣將它們封印了起來。

而此刻,她所在的地方寒氣更重,但這股寒氣又好像與平日裏那些寒氣不同,這股寒氣的背後好像是一股壓製了很久的熱氣!

她對這方麵很敏感,她不會猜錯的。

戚芷染撐著披星斬月劍站了起來,剛邁出第一腳,身後響起了一道不算陌生的男聲:“你醒了。”

聞言,她麵容一凝。

戚芷染微微側眸,掃了身後有些無措的男人一眼,冷冷道:“你一直在這?”看來他很早就醒了過來。

“嗯,你渴了吧,我給你準備一點水。”說著,他捧著一大葉子的清水,抬腳走到了戚芷染身前,神色淡淡,語氣淡淡,再也沒有往日的鋒芒與犀利。

望著他遞過來的那一葉子清水,戚芷染眼眸微垂,睫毛忽閃了一下:“不必。”

隻吐出兩個字,她抬腳繼續朝著前方走。

她應該盡快弄清她現在所在的地方,盡快找到通往狂狐之境的路,因為她的最終目的是到達赤焰峽穀,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真不想和戰風華多待一秒。

“喝吧。”他沉默了幾秒,再次開口聲音軟了幾分。

說罷,他又一次走到戚芷染麵前,將水遞給了她。

“我不喝。”她一口回絕道。

“水是無罪的吧?”他盯著她的眼睛,猶豫了一秒說道。

“……”

“所有你碰過的東西,我戚芷染都不想多看一眼。”她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說出了心中所想。

說完,她擦過他的肩,快速朝著前方走去。

未幾,身後再次傳來戰風華聽不出喜怒的聲音:“你就這麽恨我?”

聞言,戚芷染腳步一頓。

“恨你?我都懶得記住你。”良久,戚芷染譏笑一聲,那笑容滿滿的都是嘲諷與自嘲。

恨一個人最大的境界就是忘記他是誰,忘記他與自己的淵源和過節,忘記他的姓名,他是誰,他做什麽,直到忘掉一切,到最後,他的什麽都與自己無關。

聽了她的話,戰風華心口抽痛了一下,內心深處仿佛被針狠狠紮了一下。

他早該想到她會對他說出這番話,他以為他早就習慣了,可當他親耳聽到她的話時,他整顆心竟沒由來的難過,內心無數次的演習都敵不過一次真槍實戰的打擊。

“戚芷染,你別走……”在她快要走出他的範圍之內時,他加快腳步衝到她身前,展開雙臂擋住了她的去路。

“有事?”她的腳步戛然而止,冰冷的寒眸不慍不火的撞入他急迫的視線中。

既然他一直對她糾纏不放,那她不如靜下心來一次,把該說的話都和他說明白。

因為,被一條……癩皮狗纏著的感覺真不是太好!

“嗯,我有話對你說。”此時,這裏隻有他們兩個人,戰風華也不想再猶豫了,既然老天給他一次與她獨處的這個機會,那他今日一定要把話和她說清楚。

“嗯,你說。”戚芷染冷靜的看著他,麵容上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戚芷染……有件事我在心裏想了很久了。”戰風華凝視著她美麗動人的眼眸一字一句說道。

不知何時起,他看她的目光一點點變得柔和,不知何時起,他與她開口再也不會自稱本宮,不知何時起,她在他心裏的位置好像一點點高了起來,不知何時起,那一抹紫衣在他的腦海裏越來越揮之不去……

他不知道他究竟對她存在一種什麽樣的情愫,他隻知道,她每次忽略他,無視他,他都會非常難受……

入骨的難受。

“問。”簡單的一個字不帶任何情緒。

聽到她的回應,戰風華的目光裏多了幾分複雜的東西,他盯著她的臉,那張與他青梅竹馬一共長大又越來越驚豔的臉,刻骨銘心的說道:“當年不顧性命跳下冰湖救我的人是你吧。”

話語一出,戰風華自己都是一驚。

他本想詢問她這個問題的,可話語一脫出口竟變成了肯定句。

戚芷染輕哼一聲,沉默了良久,不動聲色道:“你不是都選擇相信了戚芷柔麽,幹嘛又來問我?”

話語一出,戚芷染眉頭一皺,這番話一說出口,怎麽聽上去好像她在吃醋??

她可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意識到自己說話方式容易惹人誤會,戚芷染連忙動唇想重新解釋一番,然而,戰風華卻一臉激動搶先她一步說道:“我現在選擇相信你!你說什麽我都會相信!隻要你說我就信!絲毫不會有懷疑!”音未落

,他雙手不受控製一般按住了她的肩膀,神色認真。

“……”額……

戚芷染眼皮一抽:“太子殿下,請你自重。”言罷,她掃了一眼他放在她肩頭上的雙手。

戰風華莫名一慌,反應過來後像是觸電一般將自己的手從她的肩頭拿開,猶豫了一會兒又道:“你就是當年救下我的女孩兒,對不對?”

他定定的看著她,臉上滿滿的都是期待。

天知道他此時此刻有多緊張,多激動,又……多擔憂。

“嗯。”許久,站在他身前的女孩兒扯了扯唇,隻丟下了一個字。

雖然隻是一個字,卻讓戰風華一顆心撲通撲通狂劇烈跳動了起來,他靜靜地看著她,想說什麽,可卻什麽都沒有說,亦或是他不敢說些什麽。

“阿染,對不起……是我負了你,是我當初沒有選擇相信你。”許久,他滿是懊悔的垂下了頭,此時的他,再無往日的高冷,竟卑微到了塵埃裏。她冷笑一聲,嗤之以鼻道:“沒有選擇相信我?……嗬,你何止沒有選擇相信我啊,你是連選擇都沒有選擇吧。”她隻記得,當初原主從冰湖中醒來後,戰風華就已經和戚芷柔站在了一起,再也沒有正眼看過

她一次。曾經說護她風雨無阻的人是他,可後來的大風大浪都是他給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