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84章 他要她死,要她死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微微扯了扯唇,沒有說什麽,卻是動身從包袱裏將昨天得到的魔晶拿了出來。

旁人見此情景,也一一將自己打到的魔晶拿了出來,為唯獨有一人根本沒有要拿出魔晶的意思。

“戚燁麟!你怎麽回事兒!”見戚燁麟一臉閑適的站在原地,琉狸紫當場質問道。

戚燁麟攤了攤手,表情淡然又帶著幾分不屑,冷哼道:“你們幾個竟然信她一個廢物!我可不信!”

“哦,你不信?嗬!”琉狸紫抿了抿唇,腦袋一歪,繼續說道:“那你是有更好的辦法過這萬丈深淵嘍?”

聞言,戚燁麟神色有些閃躲,為了掩蓋自己的心虛提高聲音吼道:“我是沒有什麽更好的辦法,但我也絕對不會相信這個廢物!”

戚燁麟的實力在眾多人中算是比較弱的,昨天他幾乎拚盡了全力才打到那麽幾個魔晶,現下,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將魔晶上交的!

“廢物?阿染可比你們這些自稱天才的人厲害多了!你到底有沒有點團隊意識,你到底交不交出魔晶來!”琉狸紫懶得和他廢話,他若再不交,她不介意與他打一架。

“不交!”戚燁麟一口咬定。

“好!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罷,琉狸紫抬起了手掌心正欲催動靈力向他襲擊。

“算了,何必強人所難,他好不容易打到那麽幾個魔晶就讓他自己留著吧,反正這些也夠用。”戚芷染一語道破了戚燁麟的心思,音落,她泛著笑意的目光閃過幾抹濃重的嘲諷。

“你!……你個廢物胡說八道什麽呢!”無端被戳中心思,戚燁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惱羞成怒到了極點。

“難道我說的不對麽?你好像隻打死了幾個小野怪,就你打到的那幾個魔晶,說實話……真不頂什麽用!”音落,她嘴角的笑意更深。

戚燁麟拳頭握得死死地,臉色慘白:“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琉狸紫猖獗一笑:“我還當戚大公子是舍不得自己的寶貝啊,原來是怕丟人啊!哈哈,既然阿染都這麽說了,那你的那幾個‘寶貝’可一定要收好哦!”

“你們兩個……”

“我門兩個怎麽了?我們兩個很好啊!等下我們將鐵索橋做好了,你最好別上橋!”琉狸紫絲毫不懼怕他,他越凶殘,她越挑釁。正應了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群人裏沒有煉器師,戚芷染雖在空間戒指的牆壁上看到過煉器的秘訣,可她沒有煉器爐鼎也無法真正煉器,但現在人多,每個人也都有那麽幾分實力,若是每個人的靈力疊加,製作一架鐵索橋也不成問

題。

所有人都圍在了那堆魔晶旁,一一朝著魔晶灌輸靈力,不久後一架鐵索橋便做成了。

“阿染!你竟然是綠階中級靈者!”琉狸紫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戚芷染,眼底劃過一抹難以遮掩的震驚,笑容也越來越明顯。

她的阿染分明就是個天才嘛!這群混蛋竟然說她是廢材!眼睛瞎!

“丫頭,我就說嘛,你怎麽可能是廢物。”凰北陌妖惑眾生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滿意的笑,他早就料到她絕非那麽簡單。

周圍人的目光全部投在了戚芷染身上,任誰都沒有想到一個臭名遠揚多年的廢物會是一個綠階中級靈者!

這群人中沒有一個人的靈階能勝過她。

這已經不是讓人驚訝的事了,而是讓人恐懼……

“你怎麽會是綠階中級靈者!”戰風華幾步走到戚芷染身前,差一點兒沒控製住情緒握住她的雙肩。

“呦,太子殿下這是後悔退婚了?”琉狸紫譏笑一聲,將戰風華眉宇間的變化全部盡收眼底,音落,在場的人紛紛變了臉色。

誰都知道,當初是戰風華親手退了婚,而如今,他這麽激動又是何意呢?

聞言,戰風華廣袖下的雙手一顫,鳳眸有些不自然的四處掃了掃,良久,他抬起頭專注的望向戚芷染,認認真真道:“你真的能修煉?”

他記得,那次戚芷柔對他說,戚芷染是服用了假藥身體才會出現有靈力的假象,可如今……

剛剛製作鐵索橋時,若不是戚芷染最後發出的那一道極強的靈力,這鐵索橋根本不可能做成……

她……真的不是一個廢物?

“太子殿下還是管好自己的事情要緊,我的事就不用你憂心了。”戚芷染不冷不熱的回應道,一雙瀲灩的美目看都未看他。

“我……”戰風華一噎,想說什麽卻住了口。

他站在她身前靜靜地看著她,看著她那張絕美的容顏,看著她清冷淡漠的神色,看著她那雙絲毫容不下他的眼睛……

他的內心深處好像被什麽東西猛地蟄了一下,刺痛,良久的刺痛……

“阿染,我們快行動吧!”說罷,琉狸紫將鐵索一端遞給了凰北陌,自己拿著另外一端。

凰北陌運用靈力將鐵索的一端綁在了五十米外的一棵百年古樹上,隨之接過琉狸紫手裏的鐵索綁在了附近的樹幹上。

“鐵索橋可能會有些抖,大家上去之後都要小心點兒。”凰北陌說完,看向戚芷染,又特意叮囑了她一遍:“丫頭,你小心點兒。如果害怕的話,我可以背你。”

“……”

戚芷染白了他一眼:“背我?你是想我倆一起掉下去嘛……”

“嘿嘿,丫頭倒是想的周全……”某男摸了摸腦袋。

“對於這種挑戰生命的技術活,希望你以後不要想到我。”戚芷染語重心長的告誡了一聲,上橋前還不忘拍了拍凰北陌的肩膀。

“……”某男石化風中……

鐵索橋搭好了之後,旁人陸陸續續上了橋,這橋抖的厲害,每個人踩在上麵都要用靈力掌控平衡以免發生危險。

戚芷染上了橋之後,戚燁麟也隨之灰溜溜的踩在了鐵索橋上,兩人僅隔不到一米的距離,此時橋上也隻剩下他們兩個人沒有過來。

“哼!真是個自私自利、貪生怕死、又愛占便宜的孬種!”看到戚燁麟的行動後,早已走到深淵對岸的琉狸紫忍不住謾罵道。

戚燁麟本就一身怒火,此刻見戚芷染距離他的位置很近,心中無端生出一股可怕的念頭……

夾雜著汗水的拳頭攥的越來越緊,這是他唯一解決掉這個廢物的機會,豁出去了……

這個念頭塵埃落定後,他睜著猩紅的眼睛,步子加快,伸出手朝著前方那抹紫衣身影猛地推了一把……“去死吧,廢物!”他要她死,要她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