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73章 說好相基到白頭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腳步向後一退,奈何夙司陰寸寸逼近,讓她連一點喘氣的功夫都沒有。

“住嘴!”戚芷染抬起胳膊用盡全力朝著他的肩膀劈去。

就在她的手將落下時,一雙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該死的!她竟然提不起一點力氣!

夙司陰咬住她的脖子,舌尖吸允著她的血,血從她的脖子上一點點流進他的嘴裏,許久,他抿了抿唇,站直了身子,鬆開了她的腰身。

“你的血,味道很不錯。”他邪魅一笑,朝著她露出陰邪的神色。

“這是你對我的懲罰麽?”戚芷染咬了咬唇瓣,挑眉看著對麵那個腹黑的男人。

戚芷染脖子上的血跡亮晶晶的,像是染了一層光華,無端讓人移不開視線,夙司陰眉頭微挑,玩味般的掃了一眼,舌尖輕輕擦過從薄唇。

見狀,戚芷染眼裏閃過一抹狠毒,厲聲道:“你究竟是誰?”

他扯了扯嗜血的薄唇:“你不覺得我們很有緣分麽?”

“緣分?”無端談什麽緣分?

誰和他這個老變、態有什麽緣分!

“是啊……”突然,他聲音一沉,腳步再次逼近,渾身透著一股不可掌控的王者氣息。

“從你第一次出現,本尊的銀麟龍被你搶了,第二次出現本尊的內丹被你搶了,第三次……本尊的契約靈獸,又被你搶了……”

他頓了頓,似乎在極力壓製著什麽,良久,他氣極反笑道:“你……很厲害啊。”

“……”

戚芷染臉色一黑,沉默一會兒後再次開口重複道:“你到底是誰?”

她的耐性快要被他磨光了。

“既然你這麽想知道,那本尊不妨告訴你……”說著,他將頭壓了過來,周圍的空氣好像瞬間因他而凝結。

他的頭倚在她耳邊,細微的呼吸中夾雜著幾分曖、昧,良久,他一字一句道:“本尊的名字……夙、司、陰。”

聞言,戚芷染猛地一僵。

夙司陰……

這個名字……好熟悉。

好像是……

她依稀在原主的記憶裏知曉,夙司陰是怎樣的一個人……

一個稱霸整個鬼域城的城主,一個獨領靈界的第一天神,一個法力無邊,修為深不可測,威震三大大陸,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男人,人人敬仰又畏懼的邪王夙司陰……

夙司陰!

夙司陰好像並沒有發現戚芷染眼底細微的異常,亦或是他早已對這種異常習以為常,他輕輕挑了挑唇,似笑非笑道:“以後,你的血就是本尊的內丹。”

這句話裏,沒有絲毫征求意見的意思,滿滿的都是陳述。

他這是在給她下命令,他在通知她!

戚芷染的怒意沒由來的被激起,她在他麵前好像麵前永遠處於弱勢那一方,這讓她嚴重感覺自己受到了挑釁。

“夙司陰,你以為,我會聽從於你?”她喋血的扯了扯唇,那笑容妖孽又不羈。美豔的像一株開的正盛的藍色妖姬,嬌、豔、欲、滴,又渾身帶刺。

“你可以不聽,可這奈何不了本尊分毫。”

“……”你就真的不欠揍?“既然你說我搶了你的東西,可我偏偏覺得,是它們本就屬於我,若是屬於你的,任誰也搶不去。”她現在隻想盡快和這個老變、態劃清界限,因為她覺得像他這麽優秀到變、態,又腹黑到心機的男人,接

觸久了是會搶盡她的風頭的……

夙司陰冷笑一聲,麵容上卻沒有絲毫笑意:“你這個死女人的邏輯……還真是特別。”

“……”戚芷染臉色一沉:“我有名字,我不叫死女人。”

“哦。”他鳳眸一眯:“你的意思是,想要本尊親口問你叫什麽名字?”

“……”噗……他到底哪裏來的自信!又在哪裏學的這麽自戀!!戚芷染差點噴出一口老血,她定定的對視著對麵那雙陰晴不定的眸子,勾唇:“你想要的話,我可以把這隻小狐狸還給你。泥萌是還不了了,它已經和我的血液契約了,除非我死了,你興許會得到它的魂魄

。”

說罷,她瞟了一眼賴在夙司陰懷裏撒嬌的小狐狸。

“嗬……”他輕哼一聲,像是聽到了什麽笑話:“還?它本就是本尊的。”懷裏的小狐狸聽到這句話,哇的一聲就哭了,感動的稀裏嘩啦,揮著爪子在他的衣袍上擦著眼淚:“哇……夙夙,我好感動,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哇,夙夙,你終於說出了這句話,好霸道,好深情,我知

道你疼我疼的深沉……”

夙司陰:“……”行了行了快被你惡心吐了……

戚芷染:“……”畫風清奇……

“既然如此,沒有什麽事的話我先走了。”見他們一人一獸‘你儂我儂’,戚芷染連忙開口,說罷,匆匆轉過身去。

趕緊離開這個老變、態,自戀腹黑什麽的是會傳染的……

“本尊同意你走了麽?”夙司陰的聲音又一次從她身後冷冷傳來。

戚芷染沒有回頭,隻道:“還想要你的內丹?”這一次,她想好了,他若再糾纏,大不了她與他決一死戰。

她的脾氣也不是蓋的。

更何況是對付一個日後會搶盡她風頭的老變、態,咳咳……

正想著,突然,一股強勁的風駛了過來,緊接著,她被拉進了一個冰冷的懷抱裏。

“本尊的話還未說完……”他將頭附在她耳邊,聲音冰冷的不真實:“連你也是本尊的……”

“……”

“哇……夙夙!你怎麽可以這麽對我!我們說好一起相基到白頭,你卻轉身對別的女人表白,還是個死女人……”懷裏小狐狸不樂意了,又哭又嚎,可眼睛上卻沒有一點眼淚,反而還帶著幾分壞壞的笑意。

“閉嘴!”夙司陰氣的直打顫,牙關緊咬。

戚芷染:“……”相基到白頭,這是一種什麽樣的境界……

突然,抱住她的人手臂更用力了幾分,接著,他的唇又一次落在了她的脖子上:“你的味道……還不錯。”

“你放手!”戚芷染徹底被他逼急了,握住披星斬月劍的手猛地一抽。刷……
小說推薦